李清照楞了少顷后眼睛一亮,对张子文笑着点头道:“对的对的,该是绿肥红瘦。你……”

吴清璇略倾过身子,凑近道:“他就是那个桀骜不驯,喜好诈骗勒索,才华横溢,满肚子歪理邪说的人。”

李清照眼睛又闪过一道神采,一副闻名已久的样子看着,“你就是虎头文?”

张子文只得点头。

李清照看了吴清璇一眼,随即又好奇的道:“缘何想到绿肥红瘦?”

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是帮你想的。我知道你受了吴小娘子影响,心疼你的花,所以你应该对昨夜那场风雨怨念奇大,你便用了些夸大手法,想强加风雨摧花的罪名,便用了花落。”

“但今早我看了我的花,没你说的夸张。这点睛之句也不是你的风格,所以当然应是绿肥红瘦。”

听张子文说到这里,李清照和吴清璇面面相视,像是几许无奈又觉得惊艳的那种情绪。

“清璇觉得应是绿肥红瘦吗?”李清照好奇的问道。

吴清璇歪着脑壳想了想,点头道,“的确该是绿肥红瘦,足以说明此番你相当糊涂,被昨晚的风雨气坏了,便丢了灵气。”

李清照想了想喃喃道:“你果然是一双冷眼看世人……”又看着张子文好奇的道,“你真会满腔热血酬知音吗?”

不等回答,李清照又有些俏皮的神态笑道:“此句中,知音和知己哪个更好?我想和你针对此‘推敲推敲,到底是推还是敲’。”

言罢,她主动离开了吴清璇,坐了过来。

要是四大才子在就好了,到底是推还是敲他们任何一个都能轻易有答案,只有李清照这个灵气活现的文青拿不定主意。

“你说啊,知己和知音哪个适合?”李清照眨了眨眼睛催促。

张子文想想道,“除非你是李清照,否则不配和我讨论这问题。”

李清照却说道:“李清照死掉了。”

张子文道:“李清照这样的名气和人,你竟然直接说她死了。这话在这时代只有李清照本人能说。”

李清照忍住了浅浅的笑容,“好吧算你机灵,那我便做一次李清照,了解一下你那被吴清璇都绝口夸赞的歪理邪说手法。讲真的,昨日你和吴清璇的对答,真的惊到我了。”

张子文道:“昨日之勇不提也罢,关于文学,我对‘虽然和但是’这结构最是有研究,于是我建议:直接说结论。”

李清照难免傻眼:“为啥?”

张子文道:“因为你只要和足够多的人对过话后就能发现,在‘但是’这词出现前全尼玛是废话,一点也不影响结论。”

李清照回头看了吴清璇一眼。

吴清璇微微点头道,“他像是……说的真有些道理。”

李清照却道,“你们两个真是一派胡言!”

如此导致张子文和吴清璇的脸都同时有些黑。

“愿闻其详?”张子文微微躬身。

李清照偏着脑壳想想说道,“修辞修辞,是让你稍微修饰一下,有点礼貌,‘虽然’虽然是废话,却属于修辞范畴。”

张子文眨了眨眼:“麻烦举个例子。”

李清照俏皮的一笑,“有一秀才,满脑袋龌蹉心思,但他害羞,怕被人看破,便把龌蹉想法隐藏在心底,终其一生不敢付诸行动。这像是伪君子,但你告诉我,他算好人还是坏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vtgya.dzhhyy.com

uu5.dzhhyy.com  vod5x.dzhhyy.com  uxlng.dzhhyy.com  aq1.dzhhyy.com  rqd0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