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玉斌早就站在门口等的憔悴,看到凌二两口子终于出来了,长松了一口气。

等俩口子上车后,他开车往拍摄场地去。

千亩地桃花满头,凌二烦躁的拍打下头上的桃枝,这叫拍婚纱?

没有气势磅礴的海景,搞梦幻的森系或者古典文艺他也能接受啊!

站在桃花地里拍算什么?

花个十几万,就拍这么个玩意?

这就是所谓全国最好的婚拍团队?

他当场就想踹上蒋玉斌两脚,奈何蒋玉斌也委屈啊,这确实是全国最好的啊!

最好的摄影师,最好的摄影场地,最好的化妆师,最好的摄影器材!

全都是一流的。

最后凌二也才明白过来,此刻的婚纱摄影还没同国际接轨,还是乡村结合部的杀马特审美。

他好好的光头,不是挺好看的嘛.....

为毛要给他戴假发,顶个烫头,瞬间成熟了十来岁。

总之,他很绝望.....

不过看着一脸欣喜,各种摆姿势的媳妇,他不能不能做那个恶人来扫媳妇的兴致,还得强颜欢笑。

只能等过几年再拍了,年龄大了不怕,颜值不够,ps来凑,打个灯光,做个滤镜,磨磨皮,盛世美颜可以从十七岁延长到七十岁,照样青春洋溢。

婚纱照一直拍到下午,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四点钟。

大门紧锁,凌二朝口袋一摸,没带钥匙。

陈维维也跟着尴尬,她的钥匙是和电瓶车钥匙挂在一起的,没骑电瓶车,自然就没有房门钥匙。

凌二又转回身去大姐的超市拿钥匙。

“大哥。”正在门口水池子里洗拖把的姜琳招呼道。

“嗯,老五在吗?”对于这个勤快伶俐、有上进心的小姑娘,凌二很是喜欢。

再看看只比她小几岁的老五,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呢。”姜琳道。

老五跟在已经会跑动的洪传承身后在超市打圈子,超市的货架上到处是东西,孩子是个小捣蛋鬼,见着什么扔什么,老五得提前防着,孩子祸害了,大姐回头还得训她。

自己有委屈都没地方说!

有客人来结账,她又腾腾的跑到柜台去结账。

她是被大姐逼着给学的。

大姐说明天还要教她做饭.....

她说她不想学,大姐说女孩子得会做饭。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2kvf.dzhhyy.com  o4n7w.dzhhyy.com  6u5uu.dzhhyy.com  jwy7x.dzhhyy.com  u07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