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看着陶靖,微微一笑道:“不会,我知道现在宗门里有人针对我,但是那个人不是周凤鸣师兄,要是周凤鸣师兄真的针对我,就不会请陶师兄你来了,陶师兄在周师兄那里的地位,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陶靖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愣了一下,接着他有些好奇的看着赵海道:“田海师弟对于宗门里的事情,好像是十分的熟悉啊,这可真的是太难得了,师弟进入宗门好像只有一年多吧?竟然对宗门的事情这么熟悉?这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赵海微微一笑道:“师兄太客气了,我可是散修出身,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收集一些情报,就像是宗门里一样,现在总是有人针对我,要是我不防着点,在不收集一些情报,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陶靖点了点头,接着他看着赵海道:“田海师兄能这么说,我到是很高兴,田海师兄也知道童争明义上是周师兄的人,但是自从他投入到了沙长老的门下之后,就已经不在算是周师兄的人了,这到不是说,周师兄与沙长老有什么矛盾,周师兄与沙长老没有什么矛盾。而是童争。童争他投入到了沙长老门下之后。对周师兄就不像以前那么尊敬了,甚至还刻意的与周师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既然这么做了,周师兄自然也没有必要当他是自己人,这是周师兄门下所有人都知道的。”

赵海点了点头,同时心里也是长出了口气,他还真的怕周凤鸣也针对他,要是周凤鸣也针对他的话。那他到是不太好办了,一个宗门里,同时有一个实权长老和一个核心弟子成为你的敌人,那你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陶靖看着赵海,沉声道:“听说师弟你刚刚去了炼器堂那里,那里可是沙长老的地盘,师弟你的胆子可是够大的。”

赵海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就是想去看看,在沙长老的地盘上,他会如何的对我。要真的说起来,童争不过是他的一个记名弟子罢了。我还真的不知道,沙长老竟然会这么的喜欢他,今天要不是我机灵的话,怕是就回不来了。”

陶靖显然还不知道赵海在炼器堂那里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怎么?沙长老难道还真的难在炼器堂那里对你动手不成?”

赵海微微一笑,随后拿出了一块玉简,接着他直往就往玉简里输入了一丝的灵气,随后玉简上就出现了一段影像。

对于这个玉简,陶靖还是十分熟悉的,无非就是一个留影玉简罢了,没有什么出奇的,但是很快画面里的内容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画面是以赵海的视角来记录的,自然记录了赵海进入到炼器堂,一直到往出走的全过程,不过赵海威胁那两个的画面却没有记录。

当陶靖看到那两人直接就让赵海去左面的楼里时,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马上就明白,那两个人为什么那么说了,很显然,那两个人是想直接让赵海进入到左面的楼里,而左面的楼,毒龙宗所有内门弟子全都知道,那里是库房,是不能随便乱进的,要是没有炼器堂的弟子领着进入那里,那可是重罪,被打死都活该。

而那两个弟子却没有让赵海进主楼,而是直接就让他进库房,这摆明是想要坑赵海,一直到他看到赵海转身往出走,没有进入到库房里,他这才长出了口气。

等到赵海把留影放完之后,陶靖这才长出了口气,不过随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他冷哼了一声道:“沙长老真是太过份了,他真的当炼器堂是他家的了,你可是去领自己的宗门奖励的,在这个时候,他还敢这么干,他太过份了。”

赵海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陶靖,陶靖看了赵海一眼,沉声道:“不知道田海师弟有能不能把这块留影玉简给我,虽然说周师兄与沙长老没有什么矛盾,但是这件事情,周师兄也不会不管,不知道田量弟你意下如何?”

赵海看着陶靖,陶靖的这个要求,到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马上就想通了,附陶靖管他要这个留影玉简,无非是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周凤鸣并不像陶靖说的那样,与沙天河没有矛盾,而且他们有矛盾,所以周凤鸣要这人玉简过去,就是为了对付沙天河的,这种可能是存在的,虽然陶靖多次说周凤鸣与沙天河没有矛盾,但是这话有几分可信度,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第二种可能就是,周凤鸣与沙天河是真的没有矛盾,甚至他们可能不是一伙的,陶靖之所以来他这里,对他示好,然后管他要这个留影,就是为了毁掉他手里的证据,要知道这个投影,沙天河也应该是十分忌惮的,因为赵海要是真的把这个投影送上去的话,那毒龙宗怕是也会收拾他的,毕竟这可不是小事儿,在炼器堂里陷害一位内门弟子,这件事情绝对不算是小事儿。

而陶靖来这里对他示好,也可能是在演戏,把这个证据拿走之后,赵海就没有办法指控沙天河了,到时候他们自然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对付赵海了,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六章 脑洞大开

陶靖也一脸平静的看着赵海,他这么看赵海,就是想要看看赵海会一会把那块玉简给他,因为这关系到赵海对他的态度。◆

陶靖一直是十分高傲的,周凤鸣是毒龙宗里排史前三的核心弟子,在毒龙宗里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就像是像沙天河这样的长老,他也不怕,也正是因为这样,身为周凤鸣放在内门这里管理内门门弟子的陶靖,他也是十分高傲的,在他看来像赵海这样的一个新晋内门弟子,又得罪了沙天河,只要他一释放一些善意,那赵海还不得马上就帖上来啊,所以他是在用这件事情做一个试探,看看赵海对他的态度到底如何。

赵海看着陶靖,最后他决定,把这块玉简给陶靖,因为这块玉简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他要是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弄出几块来,他之所以要把玉简给陶靖,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看看陶靖到底是想如何。

赵海看得出来,陶靖好像对他没有太大的敌意,但是他现在还不敢肯定,所以他要试探一下陶靖,如是陶靖真的对他没有任何敌意的话,得到了玉简之后,不但不会对付他,还会护着他,那样的话,他就等于是在毒龙宗这里。有了一张护身符了。一个核心弟子有多大的能力。赵海可是十分清楚的。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所以赵海觉得,这个险还是值得冒的,一想到这里,赵海就把手里的玉简递给了陶靖道:“陶师兄需要,那就给陶师兄好了,师兄可一定要为我出了这口恶气啊。”

陶靖一看到赵海递过来的玉简,脸上不由得一喜。随后他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接过了玉简,接着他点了点头道:“好,师弟放心,我保证给你出这口恶气,还有师弟,你最近不要出门,以免给沙长老可称之机,我过两天会在来见你,到时候在跟你细说。”说完陶靖站了起来。赵海也连忙站了起来,把陶靖送到了外面。两人见过礼之后,陶靖就离开了赵海的院子。

等到陶靖一离开,赵海就回到了客厅时,这时铁蛇还站在客厅里,赵海沉声道:“铁蛇,你知道关于沙天河与周凤鸣的事情吗?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好不好?”

铁蛇沉声道:“少爷,沙天河长老,就没有跟人关系好过,可以说整个毒龙宗里,除了他的一些门人之外,他就没有跟谁的关系好过,不过听说他与一但太上长老有一些关系,但是那位太上长老,听说已经坐化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帮我注意一下宗门里的风吹草动,但是还是要记住我的那句话,不要让人发现你正在打听什么,这些给你,拿去用吧。”一边说着赵海一边丢给了铁蛇一个空间袋。

铁蛇接过了空间袋,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堆的晶石,而且全都是二等晶石,足有几百颗,这到是让铁蛇一愣,铁蛇拿着那个袋子,有些不解的对赵海道:“大人,这是?”

赵海微微一笑道:“你与其它人接触,也是要有一些花销的,这些就是给你用的,你随便花,没了在管我要,你修练用的丹药什么的,我都给你装备好了,你自己拿着用就是了,我最近在闭关一段时间,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铁蛇应了一声,赵海摆了摆手,他这才退了下去,等他退下去之后,赵海这才拿出自己得到的术法之毒看了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7q8.dzhhyy.com  1s0i.dzhhyy.com  6w6j.dzhhyy.com  d5bi.dzhhyy.com  xh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