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大宇宙的风格到处都凸显着革命斗志,这得换换,来玩嘛,搞得那么苦大仇深剑拔弩张干嘛?人家是来装逼享受的,不是来接受革命再教育忆苦思甜的!

餐厅那一块梁一飞已经让鲍晓芸把包厢名字都改了,舞厅的包房设计,也是如此,搞一些什么罗马风格、巴黎、爱琴海风格之类的出来。

说实话,梁一飞不喜欢这些假高大上,可当前的暴发户喜欢,这就够了。

“另外,每个包厢安空调。”梁一飞说。

“老板,这个投资可就大了啊!”刘旺柱吃惊说。

点唱机、包厢装修、配套设备什么的,都是大把花钱。

“钱你不用担心,不过嘛……”梁一飞笑了笑:“我说了,要有特点,不是有内涵,什么装修材料啊,配套设备啊,都买最便宜的,你去和施工部聊,怎么最便宜,他们知道。至于点唱机嘛……我上次去沪市,好像看到一种小型的,比我们大厅的点唱机功能要少,也没那么音效配套设置,专门就是用在包厢里的,那种要便宜不少钱,估计一半就能拿下。”梁一飞说。

“哦哦哦,好,我立刻去找。”刘旺柱真没想到,梁一飞连这种高科技都懂。

“另外,每个包房,贴上禁毒禁赌禁黄的标志,一定要在醒目的位置,尤其是毒,包厢门口留一个透明的窗户,服务员如果发现,立刻汇报。”梁一飞说。

刘旺柱知道这里面的严重性,不敢怠慢,重重记上了一笔。

“包房先这样,我们随时沟通。”梁一飞又开始说刘旺柱的第二个建议。

增加歌手和表演。

舞厅里有个大舞台,当初梁一飞就是站在上面给全体员工讲话的,之前营业,上面会有歌手、乐队唱歌,或者进行表演,不过重头戏还是舞池里顾客跳舞。

现在三陪没了,增加一些表演项目,免得场面太‘干’。

刘旺柱想请一些省里市里的著名艺术家、歌唱家来助阵,他在省市文工团也认识人,可以请文工团下面的各种表演队前来‘走穴’。

中规中矩的一个提议,梁一飞好奇问:“省里?咱们省有哪些知名歌手啊?”

刘旺柱连续报了七八个名字:某个音乐学校的美声老师、省文工团的某女高音、市里某艺术家、电视台某节目的主唱、某个在民间有一定知名度的乐队……等等。

梁一飞听得云山雾罩。

这些名字,他一个都没听说过。

“老刘啊,你是内行,当然是知道这些人的,可像我这样的土老板、小老百姓,哪里听说过这些艺术家?他们水平也许是高,可你就是把他们请来了,老百姓也未必知道吧?”

“那……”刘旺柱为难的说:“要不,我再拖拖关系,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忙找到更有名的?”

梁一飞想了想,说:”你这个表演的思路是对的,可是,最初开业,要找,就要找真正的大腕……““

想了想,问:“你觉得,崔建怎么样?”

“崔建?!”刘旺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这位是谁?咱们省有这个艺术家吗?不过也就愣了两三秒之后,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什么?崔建!”

摇滚音乐,在20年后已经走向了没落,除了一个‘支撑起华语乐坛半壁江山’的汪老师还在专心致志的做娱乐节目、假模假式的搞搞摇滚之外,几乎已经无人问津,当年的一线大咖普遍沦为三四线边缘人员。

但是在当前,摇滚乐,是中国最火的音乐,足以和港台音乐抗衡!

作为摇滚之王,崔建在国内的热度,丝毫不弱于今年香江才评选出的四大天王,在接地气方面,更有过之!

“老刘你激动什么,崔建不够格啊?”梁一飞明知故问,笑道。

“那当然够格,就算上春晚舞台,他也是这个!”刘旺柱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才说:“老板,就怕这个人,不好请吧?”

请当然是不好请的,今年五月,崔建才在五台山体育馆举办了一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为希望工程筹款,座无虚席,之后已经公布出来,还即将在全国几个大城市,举报巡演,以年底首都工体作为结尾。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ogymc.dzhhyy.com

sr3.dzhhyy.com  t9g8.dzhhyy.com  cll.dzhhyy.com  36j3.dzhhyy.com  t9o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