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鹤草没有想到的是,那三朵小花在结出果实之后,也要送给小鹤草一颗种子,而且还是感恩种,这真的是让小鹤草感到十分的意外

但是这些种子他又不能不收,最后小鹤草只好收下了那三颗感恩种,而胡远听到小鹤草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愣住了,最后却只能是暗暗的叹了口气,羡慕小鹤草的好远

很多的植师能得到一颗感恩种就很不错了,而小鹤草却得到了四颗,这真的是太让人羡慕了,要知道虽然那三朵小花也是小鹤草从小照顾大的,但是每一株植物的脾气都不一样,有很多的植师,就算是照顾了那些植物一辈子,也得不到一颗感恩种,而小鹤草这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得到了两颗,这真的是太让胡远感到吃惊了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这一年的时间,小鹤草每隔几个月的时候,都会跟胡家的人出去进行一次义诊,他的医术也在不停的提高着,现在就算是他没有自然能量,他在诊断人的病情时,也不太会出错了,只有一些疑难杂症,他还有可能出错,一般的毛铂都不在话下了

其实这主要就是因为,他把胡爱的医书全都记下来的原因,胡家的医书到现在已经是越存越多了,而胡家的人,可没有小鹤草这样的学习能量,她们根本就不可能在十岁之前,就把胡家的医术全都学会,而十岁之后,她们就可以使用自然能量了,在使用自然能量给人看病之后,就会对自然能量产生一种依赖感,对于不用自然能量就诊断医术的方法,自然是看的更轻了

小鹤草的情况实在是太特别了,要是看小鹤草的身体,他早就可以学自然能量了,但是胡远却一直没敢教他自然能量,不是怕别的,就是怕会损失到他的魂物,在魂界这里,一个的人魂物,人有他自己能伤到,别人是碰不到他们的魂物的,也伤不到他们的魂物,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胡远才不敢教小鹤草自然能量,他怕小鹤草的魂物会受不了,要是真的让小鹤草的魂物留下了什么暗伤的话,那他会风疚一辈子的

这两年多的时间,小鹤草一直没有回家,每天他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一直在跟着胡远修练,两年多的时间,小鹤草虽然还是不满十岁,但是看上去身上的稚气却是少了很多,显得更加的沉稳了

胡远坐在木屋里,看到刚刚洗过脸,回到了木屋里的小鹤草,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等小鹤草给他行过礼后,胡远才开口道:“鹤草艾你来这里随着为师已经两年了,你现在也愉快要十岁了,为师觉得,应该教你修练自然能量了”

一听胡远这么说,小鹤草一愣,随后就是一阵的激动,他早就想要学习自然能量了,但是胡远却跟他说的很清楚,他还鞋魂物还没有长成,要是这个时候他学习自然能量的话,可能会伤到他的魂物,那他一辈子都不能成为一个植师了,所以小鹤草也不敢随便的去学习自然能量,甚至他还一直控制自己,不要让自己随意的去感应自然能量

现在胡远终于要教他自然能量了,小鹤草自然是激动万分,学会了知然能量,就代表你有资格成为一成正式的植师了,这可绝对是好事儿

小鹤草连忙对胡远道:“多谢师父”

胡远摆了摆手道:“先别急着谢我,我没有说马上就教你,你离开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的时间,你一直在这里随我学习,都没有回过农,为师决定了,给你一段假期,你回家,等你从家里回来,师父马上就教你自然能量的修练方法,你看好不好?”

一听胡远这么说,小鹤草的鼻子不由得一酸,确实,他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回过家了,他现在已经只有九岁多,不到十岁,在怎么说都还只是一个孩子,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家,对于小鹤草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虽然说胡远对他很好,就算是对待自己的孙子一样,但是胡远毕竟只是他的师父,并不是他的父亲,所以小鹤草还是很想家的

这两年的时间,小鹤草一直很忙,忙的他想家的时间都很少,因为他十分的清楚,现在自己的实力还很弱,非常的弱,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会本事,为了学会本事,他只能不回家现在他就要学习自然能量,就要成为一位真正的植师了,在这个时候,回家,跟家里说一声,也是应该的

一想到自己的爷爷nainai,爸爸妈妈,小鹤草的心都飞了,他恨不得现在就能飞回到树根村,那个生他养他的地方(未完待续

第六十六章 重回聚云

坐在胡家的船上,小鹤草虽然是一身普通的绿衣,但是船上的人对他的态度却是完全的不同了,所有船工都知道,小鹤草是胡远的弟子,胡家在胡家是什么地方,这些船工太清楚了,他们可全都是胡家的家生子,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船工对小鹤草的态度,那可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要说起来这条船上的船长,那也是小鹤草的熟悉,不是别人,正是胡全,胡全现在依然是胡家的船长,他开着的依然是胡家的那条客船,而现在这条船上没有别人,只有小鹤草一个人,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小鹤草在胡家的地位。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事实上胡家的这条船上不只是小鹤草一个人,还有一个胡家的人,此人正是胡新。

胡新是胡家旁支的一个少年,在小鹤草刚刚进入到胡家的时候就见过他,那个时候他还在把守去往山谷那里的两棵擎天树中,城堡里面的那一棵,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叫胡海的少年,两人当时不是在家族的任务。

现在胡新已经出师,算是胡家正式的战斗植师了,这一次他也是领了家族的任务,而他的家族任务只有一样,就是在暗中保护小鹤草。

小鹤草胡新是知道的,当初胡仙儿是如此的重视小鹤草,而且后来小鹤草还成为了胡远的弟子,虽然现在小鹤草好像是还没有学习自然能量,但是胡新却知道,那并不是胡远不想教。而是为了小鹤草的安全着想。所以没有教。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小鹤草在胡远心里的地位,以小鹤草现在的地位,就算是胡新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所以胡新自然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家族让他暗中保护小鹤草,他就不敢出现在小鹤草的视线范围之内。

小鹤草虽然感觉到船里还有一个人,但是他并没有多想。这毕竟是胡家的客船,专门就是给胡家的一些核心成员做的,里面还有人也属正常。

小鹤草上了船之后,跟去胡家的时候一样,每天都在船舱里看,要不就在船舱下面的修练一段时间,他随身带着一把木刀,这把木刀是胡远送给他的,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普通的木刀,但是实际上。这把木刀却是用万年的铁桦木制做而成的,不但坚比精钢。而且十分的沉重,小鹤草近一年来,都是在用这把刀在炼刀,虽然这把刀不长,但是却跟普通的钢刀没有什么区别,而这把刀外表可是十分有欺骗性的。

小鹤草在船上修练刀法的时候,胡新也是注意过的,当他看到小鹤草的刀法时,他真的是有些吃惊。小鹤草的刀法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十分的精妙,但是他用的却是十分的纯熟,能把基础刀法练到这种境界的人,他还真的没有见过。

经过刀法之后,小鹤草又练习了一段时间拳脚,拳脚功夫小鹤草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练的到也是有模有样。

一路前行,从凌山城到聚云城,要十五天左右,这一次小鹤草回家,可是逆流而上,所以用的时间还要更长一点。

而且胡家这条船可不是一般的船,船下有水轮,这水轮是经过设计的,只要在船舱底下摇动一个把手,船就可以前行,之前他们送小鹤草去胡家的时候,就遇到过刘营的攻击,当时就动用过这个水轮,不过那时只是为了让船稳定下来,这一次却是要让船前行才行。

逆流而上的船,除了要控制好风向之外,船上一定要有自己的动力才行,有很多的船,上面是带有大桨的,而像胡家这样手摇的水轮船,在整个大船上都是不多见的,属于比较高级的一种内陆船。

胡家的这种手摇水轮船,是由很多的齿轮组合而成的,在摇动的时候,并不需要用太大的力气,一个人要是一刻不停的摇的话,就算是一般也不会感觉到有多累,而船上也不可能让一个人一直摇,在加上这水轮是在水里,十分的隐蔽不说,船的速度也十分的,所以这船虽然是逆流而上,全是速度却并不是很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9hmy.dzhhyy.com  x33.dzhhyy.com  qly0a.dzhhyy.com  tknf.dzhhyy.com  5lx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