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锦呈悄无声息的跟上去,趁着夜色深重,伸手上去揉了揉乔郁的腰,显然是注意到刚刚乔岭撞他的那一下了。

乔郁不动声色的往他那边挪了些,让陆锦呈帮他揉了两下,然后轻轻勾了勾他的手指头。

乔郁跟着乔岭一起进了乔府府邸,这院子在南街偏僻巷子里,南街富甲显贵众多,乔家这小院子挤在巷子尽头,丝毫不够起眼,但要是跟现在的乔家小院比起来,就要宽敞雅致的多,分了左右两院,左院是主家院子,分了四间房,右院则是下人房柴房和厨房,除了前院左右两院外,后院还有不小的地方,建了花圃和池塘,池塘中间还架了一小方假山和一座凉亭,虽然不算特别大,但建的倒也还算雅致。

这院子先前不知道被谁买去,想来应该是买来住的,住了不过大半年,也不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总之又被陆锦呈买了回来,这么些日子陆锦呈应该是仔细重新布置过一遍,里里外外的东西一应俱全,连后院池塘里的游鱼都能趁着月光看的清楚,正仰着脸浮出水面吐着泡泡,看到有人走近,赶紧躲进了假山下面,不肯出来了。

陆锦呈刻意给两人留出空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此刻只有他们两人,提着灯将这不大的院子挨个转了一遍,乔岭在前面走着,乔郁在后面跟着。

这地方对乔岭和乔笙意义重大,乔郁虽然对这院子可有可无,但真看到了的时候还是觉得他应该是属于这个地方的,只是在里面逛一逛,也能让他生出一种说不上来的归属感。

这会儿两人沉默的绕着院子转了一圈儿,一时谁也没有说话,乔岭静悄悄的走在前面,半晌乔郁突然听到他吸了吸鼻子,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声戳穿,他能够理解乔岭站在这个地方的心情,这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不仅仅意味着家,还意味着依靠,后来乔家没落,乔岭父母双亡,他们不得已搬离这个地方不但没有了家,乔岭也同时失去了依靠。

走的时候虽然暗暗在心底告诉过自己总有一天会回来,但心里却知道,一切都是未知,他可能会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所以现在再一次站在这个地方,乔岭心里有多酸涩,乔郁都能想象的到。

他沉默的站在乔岭身后,直到他那边没有半点声音了,才走上前去将乔岭搂进怀里,轻轻摸着乔岭的头说道:“别担心,一切都过去了,你看,这个院子已经回来了,以后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乔岭瓮声瓮气的点点头,反手将乔郁抱紧了些。

这个院子是陆锦呈买下来的,虽然是作为生辰礼物送给乔郁,但却仍旧显得十分贵重,先不谈陆锦呈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就是只谈金钱,也是乔郁如今无论如何也还不起的债务,不过乔郁却照旧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个礼物,因为这个礼物不但是乔郁自己想要,还是乔岭也十分想要的东西。

况且乔郁不仅仅在这份礼物上看到了钱,还看到的陆锦呈的心。

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东西,这样的东西还不完欠着也无妨,他可以用真心慢慢还,还一辈子也没关系。

乔郁陪着乔岭一起故地重游,将这个地方好好看了一遍后,才又回了房里,屋里掌着灯,陆锦呈倚榻而坐,面前摆了一碗长寿面,面旁边还放了一个小小的食盒。

乔郁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食盒,猛地想起来里面还装着自己的蛋糕,说道:“我都没想起来,你居然一起带过来了,还以为会落在家里呢。”

陆锦呈放下手里的书,将食盒打开,端出里面小小的蛋糕来。

“我看你如此用心的摆放了样子,就一起带过来了。”

乔郁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上面摆了个端端正正的心,早上做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儿当着乔岭的面再端出来,居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赶紧说道:“对啊,专门做来吃的,快切了吃吧。”

他虽然做了蛋糕,但却并不打算点蜡烛唱生日歌按照现代吃法来吃这个蛋糕,毕竟这会儿找不到蜡烛不说,他也没法教大家唱生日歌啊。

陆锦呈闻言却笑道:“乔儿这摆法难得一见,我甚是喜欢,有些舍不得吃呢。”

乔郁见他眼神幽深,嘴角微翘,就知道这人又在故意撩他,索性坦然些坐到陆锦呈面前,坐下去以后才发现自己那凳子上垫了软垫,又抬头看了陆锦呈一眼,说道:“那你问问小岭,他要是没意见,你就留着自己收藏起来吧。”

乔岭还没看清那蛋糕上摆了什么样子,见陆锦呈喜欢,哪儿会有什么意见,陆锦呈倒是笑道:“那还是吃到肚子里更好一些。”

三七送上刀来分了蛋糕,除了陆锦呈乔郁乔岭每人一块外,还给三七陈匆赵康三人一人留了一块给大家尝鲜。

乔郁自己先尝了一口,他第一次用这种烤炉烤戚风,蛋糕胚不如烤箱烤出来的绵软,但也是蛋奶香十足,裹了浓郁清甜的草莓酱,一口下去甜而不腻,虽然粗糙些,但也十分好吃。

最上面的樱桃,陆锦呈切的时候耍了玄机,一整颗樱桃心,除了乔岭分到一半之外,剩下的一半都进了他的盘子,吃的时候不但看着红艳艳的樱桃,还要抬头来看着乔郁,像是说乔郁秀色可餐似的,将一盘果酱戚风蛋糕吃了个干净。

乔岭也将自己那份蛋糕吃的干干净净,然后擦了手认认真真的将长寿面放到乔郁面前。

“哥哥,吃面。”

央国喜米,但生辰那日是一定要吃面的,不但要吃面,还要吃一根从都到尾都不断的长寿面,穷人家的孩子就是一碗白水酱油面,最多卧个鸡蛋。而乔郁面前的这碗长寿面,汤底用牛骨熬就,汤汁清澈,面条雪白,烫上几颗白菜,撒上一撮碧绿的葱丝,顺便再煮个又圆又漂亮的荷包蛋一起放在碗里,面条粗细均匀一根到头,象征安康长寿。

陆锦呈将目光也一起落在乔郁身上,看他用筷子将面条挑起来后,与乔岭一起说道:“要一口吃下,不能断。”


5y9e.dzhhyy.com  l50gt.dzhhyy.com  9uomn.dzhhyy.com  jwyx.dzhhyy.com  99d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ngyl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