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学士听说皇三子聪明颖悟,举一反三还觉得大概是吹嘘之词,等到他们自个上课之后,就发现,这还真不是吹的。尤其这一位,不是什么死读书的,总能够问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反应稍微差一点的,都要被问得狼狈不堪了。

比较难得的是,皇三子平常言语之间,也有一股子仁心所在,这也是舒云的潜移默化。

几经转世,舒云的内心深处依旧带着第一个世界的烙印,那个人道大昌的时代,没有帝王将相,有的只是民生经济的时代,少女时候学过的那些原本觉得厌烦的理论,放到这些世界,那就是屠龙之技,哪怕舒云当年学那些,为的只是学分,是奖学金,但是不能不承认,几次穿越,给她带来帮助的,除了满肚子的科学知识,还有就是那个时代十多年的教育培养出来的思想和人格。

她可以安然享受那些下人的伺候,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就比这些人如何高贵,在某个层面,大家都是平等的,不因为分工和阶级有所不同。所以,她始终对此存有敬畏之心,即便手掌大权,也依旧敬畏生命,敬畏这些黎民百姓。

在舒云的影响下,司徒宪自有一种“四海穷困,天禄永终”的责任感,在这些学士心中,这就是仁心。

大凡新朝开辟的前面几十年,因为陈腐的阶层被扫清之后,新生的那些阶级正处在勃勃向上的阶段,因此,大家都还是有理想,有志气的人,吏治还算清明,不至于腐化到那个地步,因此,对于一个明显有仁心,有气度的嫡皇子,大家都是非常高兴的。学问什么的其实都是虚的,对于一个皇帝来说,心胸气魄才是真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一个个学士在教导起司徒宪来,就非常上心了,对外也都是溢美之词,朝堂上头已经有了册封太子,早定国本的言辞。

一开始的时候,司徒旻对此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自个心爱的儿子别人也觉得很好,那么,这自然是一件好事,可是等到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越来越多的人说起来,司徒旻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了,朕还没死呢,朕才是国本,什么太子不太子的,有这个必要吗?

这般的想法,顿时让司徒旻对司徒宪没那么喜欢了,对于册立太子的事情,也是能拖就拖,不再提起,然后呢,对于喜欢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的司徒宽,就表现出了一些宽容出来。顺便,司徒旻也没耽误了宠幸后宫。

婉嫔在新进的嫔妃之中一向受宠,司徒旻一开始纳她进宫就是为了分化勋贵的,大家都是国公府的,干什么缮国公就得跟着镇国公呢?所以,对婉嫔,不过是出于什么目的,一直并未让婉嫔避孕。

在这样的情况下,婉嫔有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婉嫔这边有孕,司徒旻就直接提了婉嫔的待遇,让她提前享受妃的待遇,等到之后若是生了皇子,就直接晋位。

顿时,贤妃愈发生出了危机感,比起皇后来说,其实婉嫔才是她最直接的敌人,贤妃一向不是什么能沉得住气的,偏偏在宫里头,你用度上头奢侈一些,言语间有些不敬没人管,但是真的要是作死到对皇嗣下手,只要被抓到,那就不可饶恕。

所以,任凭贤妃如何懊恼,如何焦急,婉嫔的肚子还是一天天鼓了起来,据说,给婉嫔把脉的那个太医私底下言之凿凿,这一胎十有八九是个皇子。如此一来,如同司徒旻所料,原本有些倾向于镇国公府的勋贵顿时都缩了回去,甚至一些人家也开始琢磨着将自家女儿送进宫了,毕竟,支持别人家的外孙,哪有扶持自家外孙来得靠谱呢!就算是不为了皇位,将来有个外孙做王爷,总归能对自家有些照顾的!

过了十月,天气就开始冷了起来。其他人还好,慈宁宫那边,太后之前病了一场之后,身体愈发不如从前了,入秋之后就已经穿了夹袄,早早就用上了手炉。宫里头倒是不缺那点子炭,但是太后如今这个身体,是真的让人觉得忧心。

天气寒冷,让太后的精神也开始不济起来,以前的时候,舒云带着妃嫔过来请安,她还会出面,跟她儿子的这些后宫说说话,听听她们的讨好奉承,就在春天的时候,她还能被一帮嫔妃包围着打打牌,看看戏什么的,而如今呢,她大多数时候,只想着找个地方躺着,坐着。御医倒是说了,她可以散散步,但是,太后如今压根不想动弹。

某种意义上来说,太后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正常情况下,像是太后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来说,追求长生才是主流,但问题是,太后如今这个身体情况,再多的山珍海味也不能随便吃,经常吃的是可以补气养生的药膳,问题是药膳就是药膳,药味总是少不了的,甚至想要用其他的调味压住药材的味道都不行,因为太后如今不能吃口味太重的东西,这也让她胃口也变得糟糕起来,看到那些饭菜,就不想吃。

至于什么锦衣华服,这些对于太后来说更没什么好说的,她算是个寡妇了,就算是穿得再好看,难道还有人欣赏吗?而且太鲜亮也不像话啊!首饰什么的也是一样,首饰盒里头一大堆,看起来光辉灿烂,但是呢,她头发脱落了很多,就算是用上义髻那又如何,首饰稍微多一点,头皮扯得生疼,然后梳子一梳,又是大把往下掉,还压得脖子疼。

如今也不能大喜大悲,可以说,人生压根就没什么乐趣可言了,等到天冷起来,更是让她感觉骨头都冻得疼,在这样的情况下,太后想要长寿,那才叫奇怪呢,这不是活着受罪嘛!因此,太后如今这心态也非常消极,固然不会去寻死,却也没多少求生的意思。

御医私底下告诉司徒旻,若是太后一直这般,只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对于自己的生母,司徒旻的确是孝顺的,但是这个时候,压根不是孝顺不孝顺能够解决的,太后自个觉得了无生趣,对人间也没什么所谓的挂念之情,因此,她对于死亡的态度简直是非常泰然自若的,这也让司徒旻根本无从着手,病急乱投医之下,竟是直接跟舒云说道:“如今宣儿也开始懂事一些了,又一向天真可爱,要不,就送到母后那里吧!有个孩子在,母后也能开心一些!”

对于让长辈带孩子这种事情,舒云自然没什么好拒绝的,横竖离得又不远,天天都能看见,但问题是,太后如今自个都精神不济,还让她看孩子?舒云瞧着司徒旻的眼神简直想要打开他脑壳看看里头是不是都是水。

舒云这般想着,只得说道:“宣儿如今虽说大一点了,但是也还是闹腾得话,稍有不顺心的事情,就是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母后那边喜欢清静,会不会打扰母后?”

司徒旻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要不,梓童你明儿个带着宣儿去母后那里试试看?要是母后觉得烦了,还带回来!”

舒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虽说这事到最后,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还得自己背锅,但是要是真的什么都不做,背锅的还是自己,所以,干脆就试试看吧!

很明显,太后虽说喜欢孙辈,但是她的身体状况,还真是承受不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喜欢大喊大叫的孩子在身边跑来跑去的,所以,不过就是带着司徒宣在慈宁宫坐了一会儿,舒云就看出了太后已经有些累了,当下便起身带着孩子告辞了,回头就告诉司徒旻,这事不靠谱。

司徒旻也是无计可施了,恨不得彩衣娱亲,只是最终也是无可奈何。太后的身体愈发虚弱下去,最终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

太后自己倒是对此处之泰然,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她这辈子,落魄过,也辉煌过,经历过的事情多了,如今,儿子都已经是皇帝了,还有什么值得牵挂的呢!

不过,儿子这些日子里的作为,却也让太后发现,司徒旻一直以来走得太顺了,性格里头还是有一些不成熟的成分,但是到了司徒旻这个地位,敢跟司徒旻说的,也只有太后了。太后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毕竟,她也不擅长这个。先帝是个有着大胸怀,大气魄的人,虽说对于妻妾并没有多少爱情,但是,他却有着很重的责任心,这也导致了其实太后的皇后生涯其实过得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

而司徒旻的教育很小的时候就被先帝接手了,这也让太后在这上头也没什么经验,只得跟司徒旻言道,司徒宪是个好孩子,大靖朝的传统就是立嫡,如今司徒宪年纪也不算小了,也不是什么庸碌的,早点定下国本,也免得其他妃嫔和皇子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bu.dzhhyy.com  aoseu.dzhhyy.com  1ti.dzhhyy.com  c3d.dzhhyy.com  d79v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