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铃木园子情不自禁的又要怀疑人生了。

她不用管家族的事,老公在异世界按部就班的给孩子浇水施肥,再过七个月,白胖的继承人就该来就来了——坐着全国最大的私人办公室,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六点才下班,她还能干啥呢?

猛烈的暖风催着突然被拉开的窗户吹进室内,园子抬手压住乱飞的头发,侧头一看,穿着运动服的夜斗正单脚点地的撑在窗框上。

灿烂的阳光从他背后照来,逆光下依旧蓝盈盈的眼睛耀眼异常,他腰上别着一把短剑,左手端着个花里胡哨的纸盒子。

“果仁拼盘的巧克力甜甜圈,要不要?”

铃木园子眼睛一亮。

“要!”

吃甜甜圈又花了半个小时。

铃木园子盘腿坐在窗前,嘬着手指头感叹:“好像没有刚出锅的好吃啊……”

夜斗就坐在窗框上,全然不惧背后就是几百米的高空,听到这话歪了歪头,“想吃热的?”

“那就翘班好了!”

守护神君往后一倒,像是要直直下落,消失在窗边:“反正园子也没事做,我们一起去逛美食街好啦!”

铃木园子:“好呀!”

她反手扔下了披拂在外的话里羽织,踩着木屐就跳上了窗框,几乎是挨着夜斗的下一秒,就嗖的一声也跳出了窗外。

从几百米高度落差跟不存在一样,她贴着风一路往北漂,落地的时候还在偏僻小巷的马路牙子上,磕了磕险些脱交木屐。

遥遥的,能闻到一股甜甜圈店逸散出的奶香味。

已经蹲在了店里排好队的夜斗隔着老远冲她招手:“这里哦~”

“哦!”

铃木陛下整理了下过长的袖子,转头便顺着小巷慢慢往街角走。

在拐过下一个弯之前,她整个后背像是被什么东西刮了一下——以灵觉来形容大概是这样,但具体到现实,应该是有个什么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园子纠正了一下说法:应该是有个什么人一直在盯着她死看!

莫不是刺杀的?

园子心说就她现在这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样子,居然还有人想不开来刺杀她吗?

心里这样想着,下意识抬了下脚,原本就松松的木屐直直飞了出去,精准的从拐弯处砸倒了一个貌似正在围观商店街橱窗的人。

她全然不在意隔壁老板娘的震惊脸,单脚跳着挪到橱窗前,手指毫不客气的直接戳到了那人半抬起的脑袋上。

“从实招来吧,”她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威慑力,“你跟着我是想干什么?”

“谁跟着你了!”

那男孩揉着被砸到的肩膀,声音小几乎听不到:“只是多看了你一眼而已……”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sw.dzhhyy.com  o3v.dzhhyy.com  rayhy.dzhhyy.com  5uo.dzhhyy.com  g16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