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天鳄军也得全部陪葬!”九幽针锋相对的冷声道。

方毅笑着拦住还要出声的徐霸,而是将目光看向牧尘,道:“你很聪明,应该也看得清楚眼下的形势,你能够将九幽卫凝炼出战意之灵,的确是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不过你们九幽卫人数毕竟不占优势,真要开战的话,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

话到此处,方毅手指指了指这片天地间那些聚集在此的各方势力,笑道:“而这些人中,隐藏了多少财狼你也清楚,真到了那一步,对我们都没好处。”

“所以,眼下最好的收场局面,那便是将军队之战变成个人之战……”

牧尘望着微笑中的方毅,也是笑了笑,道:“说得倒是冠冕堂皇,不过我从你的眼中看见了杀意……我想,你应该是突然间对我有了杀心吧?”

方毅双目微微的眯了眯,牧尘的话,显然是说中了他心中所想,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将牧尘放在同等级的层次上,但自从见到牧尘竟然能够将九幽卫凝炼出战意后,他不得不改变了这种看法,因为他开始真正的感觉到了牧尘的潜力以及所带来的威胁。

如果任由他继续成长下去的话,那么那时候的牧尘,必然会成为他们神阁的大敌。

而这种敌人,必须在其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其抹杀。

“若是你不敢接战的话,我想我应该也能理解。”方毅淡淡的道:“毕竟你是新人,能够在这个时候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殊为难得,这一点连我也得佩服。”

“你这激将法可算不得高明。”牧尘笑道。

方毅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他总算是领教到了牧尘的难缠,这个少年,看似年龄不大,但心智却是极为的敏锐成熟,仿佛丝毫没有年轻人该有的争强好胜,这种油盐不进的模样,让得方毅也是有些发闷。

“不过……”不过就在方毅眉头皱起时,牧尘则是笑眯眯的道:“你如果真想要邀战我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而且很简单……”

“五百颗陨落源丹。”牧尘伸出五根手指,笑眯眯的晃了晃。

原本天地间有些紧绷的气氛,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一下,甚至就连方毅这般人物,面庞上的神情都是出现了瞬息的呆滞……

谁都没想到,牧尘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近乎勒索般的话来,而且勒索的理由,还是如此的让人哭笑不得。

“五百陨落源丹?”徐霸听到这话,同样是怒极反笑起来,他阴森森的盯着牧尘,讥讽的道:“小子,你以为你这小命值五百陨落源丹?”

开玩笑,五百陨落源丹几乎是他们如今手中所有的斩获,而且这还是因为他们实在运气不错,率先寻到了几座遗迹,这才辛苦提炼而出,而眼下这牧尘仅仅只是出手一次,就需要五百陨落源丹,他以为他是谁?!

“值不值倒不是你说了算。”

牧尘依然笑眯眯的望着面色有些僵硬的方毅,他伸出手掌,道:“方毅兄,如果你真这么想杀了我的话,这个付出,我觉得应该不高,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法子行不通的话……”

话到此处,牧尘脸庞上的笑容顷刻间收敛了下去,黑色眸子中,猛然有着寒光以及杀伐之意涌了出来:“那我们还是直接两军对垒吧,看看你们这天鳄军,究竟能不能让我九幽卫付出惨重代价?!”

牧尘的声音中,突然间杀意弥漫,竟是令得天地间温度都是降低了许多,而他的这番变脸,也是令得无数强者都是微微一惊,这才开始察觉到,这个看上去平时温和的少年,似乎那骨子之中,同样是有着猛虎潜伏。

一旦触及到了他的根本,他的温和,也将会被锋锐的冷厉所取代。

徐霸面色一变,就欲勃然大怒,但一旁的方毅却是再度将其阻拦了下来,后者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牧尘,缓缓的道:“牧尘,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吗?有些东西,就算在你身上,你也带不走。”

“五百,一颗不少,给就打,不给就开战。”牧尘微笑着摆了摆手掌,那副模样,倒是将那徐霸气得脸皮都是忍不住一阵抽搐,仿佛恨不得将前者给撕了一般。

一旁的九幽忍不住的扑哧轻笑,旋即她没好气的白了牧尘一眼,显然是被这家伙把一场好好的挑战搞成这种似乎给钱才动手的气氛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方毅盯着牧尘,他那眼中的寒意也是在迅速的叠加,不过最终他没有发怒,反而是平静的一笑,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依你吧。”

“徐山主,麻烦一下了。”方毅视线转向徐霸。

徐霸面庞抽搐了一下,显然是感到极为的肉痛,毕竟五百颗陨落源丹几乎算是现在他们全部的所得了,如果给了出去,那岂不是就白忙活了。

“他们走不掉的。”方毅缓缓的道。

听到方毅这么说,徐霸最终只能一咬牙,袖袍一挥,五百颗陨落源丹顿时呼啸而出,最后在天地间那无数道眼红的目光中射向牧尘。


xfw0.dzhhyy.com  3wlvr.dzhhyy.com  wca.dzhhyy.com  y9jrn.dzhhyy.com  vb7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ldtf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