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舜的声音还没发出来。

就被另外一张手掌直接捂了回去。

凌舜原本是想说些什么,这么一来,愣是化成了暧昧不明的呜咽声。

唯一能做的就是摇头,试图摆脱桎梏。

“哥哥考虑好解释一下了吗?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搬出去?”江殊再三重复道。

语气已经很不善了。

随时处于爆.发的边缘。

凌舜尽可能的透着指缝呼吸。

偶尔抬眼,无意对视上炽.热的目光,也是瞬间就缩回来。

太吓人了。

紧接着,凌舜感觉到停留在喉结上的那只手顿了一下。

挤开高领的衣服。

在锁骨的方寸上驻足。

“我说了,十分钟之内,会让哥哥乖乖开口。”

锁骨上指腹的触感,倏地变成了指甲划过的感觉。

不疼,但感觉绝对是清晰的。

有点像细微的电流,但比那些更具有威慑力。

“再不好好解释,待会儿就不是这么不痛不痒的了。”

凌舜虽然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但直觉上……预感不好。

“住在学校,方便一些……”没等锁骨上的那只手再次用力,赶忙回答道,“可以在学校上完晚自习直接休息,回家太远了。”

因为被捂着嘴,声音有些沉闷。

听起来比平时更柔和了不少。

“真的吗?”

“嗯。”凌舜发出一声闷哼,表示确认。

紧接着,身前的禁锢解除了。

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的姿势却是一点都没改变。

这个距离……

凌舜倏地想起来,不久之前,半梦半醒之间的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gqjub.dzhhyy.com

o38np.dzhhyy.com  7xgwe.dzhhyy.com  nbq.dzhhyy.com  xe5v.dzhhyy.com  3y6b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