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厉曜摇摇头:“你最近隔三差五去琴台街茶楼坐坐,看看有什么消息,到时候我们再看。”

钱浅果然按照厉曜的指示,开始隔三差五抽空去琴台街的茶楼坐坐,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一切平静的样子,但后来钱浅听说,夜影楼的人开始频繁在丹霄城一带活动。

这倒是有意思了!夜影楼在南疆,一向少在中原一带活动,突然之间在丹霄城活动频繁,让人很难不多想。江湖上武林门派众多,也是有势力范围划分的,以前丹霄城是江湖大派玄剑门的地盘,玄剑门掌门师兄妹三人被称为玄剑三绝,三人剑阵在江湖上难有敌手,玄剑门门徒众多,势力庞大。

但十年前,厉无涯派了厉曜和厉枭下山,只有他们两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年,在丹霄城一口气杀了玄剑三绝在内的玄剑门四十位高手,玄剑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那一次,厉枭和厉曜一战成名,当然不是啥好名声,而是凶名在外,成为江湖上闻风丧胆的两只嗜血魔头。自打玄剑门倒了的那天起,不断有武林门派想要接受这里的势力,但竞争激烈,始终没哪个门派成功。

而杀了人留下烂摊子的天圣宫也没想着要全面接手丹霄城,只在这里设立了些许分堂、暗部,就撒手不管了。因此丹霄城这个大城市虽然表面繁华热闹,内里却乱的很,许多势力都想在此分一杯羹,水浑的要命。

夜影楼之前从来不涉及中原地区武林的纷争,然而正在天圣宫出事儿的节骨眼上,居然在距离天圣宫距离不算远的丹霄城活动频繁,难道说,是想趁机将这摊浑水搅得更浑?

另一个消息是,武林正道最近正在选盟主,听说玲珑阁新任阁主五月公子呼声很高。说起这位五月公子,谁都不知他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真实姓名出身,只知道他的长剑上一面刻着皋月两字,另外一面却刻着一枝寒梅,皋月是五月别称,久而久之,江湖上的人都称他为五月公子。

玲珑阁这两年发展迅速,势力非凡,但底蕴却不深,只能算是近些年在江湖上冒出来的新贵,因此五月公子呼声虽高,许多老牌江湖世家和底蕴颇深的大门派却也是不服的。

第1010章:护法,我是你的同伙(36)

听说玲珑阁最近在丹霄城的活动也很频繁,钱浅觉得可以理解。如果五月公子有意争得武林盟主之位,那眼下自然急着扩大势力范围。只不过和最近也活动频繁的夜影楼撞在了一起,再加上以前就在丹霄城立足的黑白两道各方势力,这丹霄城无疑更乱了。

乱点好啊,钱浅颇有些乐见其成的意味。丹霄城乱了,天圣宫这边为了保证自己在丹霄城的势力不被侵吞,就不得不与夜影楼和玲珑阁周旋。厉曜和厉含雪的注意力被转移开,显然对她和厉曜来说是好事。

果然,在传出夜影楼和玲珑阁在丹霄城活动频繁的消息没两天后,钱浅在琴台街茶楼听到了另一个消息。听说天圣宫暂代宫主一职的右护法厉枭和前宫主之女厉含雪一起到了丹霄城,就住在丹霄城最大的客栈里,听说是为了准备订婚,到丹霄城采买。

这理由一听就假到不行,钱浅反正是不信。别的不说,厉枭在天圣宫半山那座宅子里还藏着个武功颇高的女人呢,两人像是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如果厉枭要娶厉含雪,钱浅不信那女人能当做没事。

“厉枭若要坐上宫主之位,就必须娶厉含雪,我与他,本来就是厉无涯为厉含雪选的夫婿。”厉曜倒是挺相信这不靠谱的江湖传闻:“最近丹霄城不太平,的确需要厉枭过来坐镇,但顺便为订婚采买也不是不可能。”

“厉枭有个女人。”钱浅答道:“我虽然是个瞎子,但我知道,厉枭半山的宅子里,是有女主人的,两人住在一起,就像是寻常夫妻,那女人武功应当挺高。她和厉枭两人很小心,虽然我是瞎的,那女人也从未出现在我附近,我进去收拾的时候,屋子都是空的。”

“你确定?”厉曜皱起眉:“若是这样,倒是奇怪了。我对厉枭私人之事并不感兴趣,但我与他一同长大,对他的个性倒有些了解。厉枭那人心思缜密,若不是让他极重视的人,他不至于特地建个宅子来金屋藏娇。”

“我确定。”钱浅点点头:“我是个瞎子,但平时还是要收拾卧房被褥的。就……内个啥……大人您懂的是吧。而且墨泉大管事常常警告我不许多嘴,不许多问。那女人在的时候,只有墨泉能进去伺候,那些个粗活,都是等那女人不在了,我才进去收拾打扫。”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那女人武功不错?”厉曜转而一脸怀疑的打量钱浅:“你又看不到。而且你说过,那女人日常不与你相见。”

对!但是姐有小监控,比眼睛还好使。钱浅一脸淡定的又开始胡说八道:“只是偶然。有次墨泉管事带我去打扫,进院子我就感觉到有人,墨泉管事让我等等,片刻间那人的气息就不见了。您知道,我内功还不错,耳朵更是灵敏。我判断,那女人应当是从墙上翻出去了,速度很快。”

对于钱浅的答案,厉曜倒不太怀疑,他日常见过自备小监控的瞎子钱浅到底有多灵敏。他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发了半晌呆,最后才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叨咕:“原来我才是傻子。我若更小心些,她也不至于……”

钱浅估摸着,这位情绪阴晴不定的男主大人,大约是想起去世不久的女朋友苏琅玉了。说起来关于保护女朋友这件事,人家厉枭的确比他聪明。人家好好的把女朋友藏得结结实实,一直耗到厉无涯死,而厉曜这个倒霉孩子,在天圣宫这种地方还有胆子明确拒绝义父给他订亲的要求,结果最后害了苏琅玉,也害了自己。

当然啦,钱浅不敢明着吐槽自己老板的智商,她分析,厉曜之前是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也太高估自己在厉无涯心里的位置。殊不知,厉无涯虽然对他很好,精心教养,但却也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工具,还有待选女婿而已。一旦他的行为超出了边界,厉无涯就会对他毫不留情。

“可是现在宫主已经去世了,”钱浅生硬的转移着话题:“厉枭没必要再跟厉含雪订婚了吧?难道是厉含雪逼他?厉含雪很喜欢厉枭吗?”

“含雪自小与我们交往不多,”厉曜摇摇头:“她似乎对我和厉枭并无特殊感情,只是含雪从小听话,对于义父给她选的夫婿,她就算不满,也不会反抗。”

“您的意思是,如果厉枭不主动提出订婚,厉含雪并没有必要主动要求跟厉枭订婚对吗?”钱浅眨了眨她那一双瞎眼。厉枭有女人,厉含雪不喜欢厉枭,那干嘛要订婚?看来还是她一开始的判断正确,这俩人就不是为了采买来丹霄城,其实就是为了玲珑阁和夜影楼吧!

“凡是并无绝对。”厉曜摇摇头:“但他们的注意力若真集中在玲珑阁和夜影楼,倒是件好事。你明日到鬼市去一趟,无需找藏金李,那里有专门做暗哨生意的,雇一个过来就可以,盯着绣衣坊后巷的估衣铺。”

钱浅一一答应了厉曜的吩咐,但她决定还是要自己去看看。盯梢这种事,她最信任的就是带全波段监控的77,所以还是亲自去一趟就好。不过鬼市的暗哨还是要雇的,多个人多一层保险,这位面风险奇高,小心一些总没错。

第二天傍晚钱浅出了城,她直接去了之前带石门的那条暗道,戴好面具和一群人一起等待鬼市开市。还是像上次一样,入夜后,有人打开石门,钱浅跟一群人一起进入了鬼市。

虽然她带着面具,头上插的也是普通的木簪,但藏金李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她,笑眯眯的主动向她打招呼:“姑娘,又来逛逛?有好货可千万想着我藏金李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ftbqz.dzhhyy.com

3gcx.dzhhyy.com  fxavi.dzhhyy.com  wywi.dzhhyy.com  way8u.dzhhyy.com  hoh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