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的螭焱正垂着头盯着火堆发呆,脸上带着几分忧虑。他担忧的事实在是太多,比如玄玉。进扶疏鸿影境之后,螭焱早就发现,玄玉的实力似乎大不如前,应敌时似乎总是慢了半拍,虽然这样的情况正在慢慢在好转,但他还是担心,担心玄玉是否在哪里受了伤,怕他们担忧,所以才隐忍不说。

螭焱担忧的第二桩事,则是扶疏鸿影境的妖王骨。拥有一世记忆的他当然清楚,梼杌的确是由妖王骨而生。但梼杌究竟何时生,他却是毫无头绪,就连毁去妖王骨的方式,他也是在看守魔域之门几百年的岁月里,无聊翻典籍查到的,是否有用并无把握。他和明炴他们一样,一进扶疏鸿影境就能感觉到,这里有很厉害的东西,但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清。

正因如此,螭焱才更加担心,在他经历过的那次魔域之战中,几百修士和妖族联合在一起,苦战四天四夜才将梼杌诛灭,战斗中陨落的妖和修士不计其数,那几乎是用命堆出来的胜利。

绝对不能再落到那样的境地!螭焱抬起头,望着远处黑黝黝一片的秘境深处。这一次,他们一定要掌握主动权,决不能让上古四凶再一次站到魔族一边。

螭焱身旁的慕秋水,这几天一直情绪不高,尤其是进了秘境之后。玄靖对付低等妖物,下手狠厉毫不留情,她都看在眼里,她想问,却又不敢开口。那一天玄玉和玄靖的争执她都看在眼里,让她更不敢在玄靖面前提起与妖相关的话题。她抬起眼看了一眼在火堆旁闭眼打坐的玄靖,之后也学着遥夜的模样,将脸埋在膝盖里,不让旁人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火堆旁一片安静,气氛还有些沉重压抑,江清明呆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谁知他刚刚起来,还没走一步,一旁闭眼打坐的玄靖就睁开了眼:“清明,很晚了,你不休息要去哪里?四周环境不太平,莫要走出法阵,明日一早要继续往秘境深处走,你还是趁此机会好好打坐养精蓄锐。”

“我去看看玄音。”江清明笑着答道:“很快就回来。”

“清明。”玄靖的眉头微蹙:“玄音有明炴叔叔照看,你无须担心,好好休息。”

“我……”江清明犹豫了一秒,但还是很固执地往外走:“我有两句话想要告诉她,很快就回来。”

“你……唉!”玄靖还想说什么,江清明已经一溜烟跑到钱浅他们的火堆前了。来不及阻止事故发生,玄靖只好摇头叹气,跟着站了起来。他从小和钱浅一起长大,对于明炴很是熟悉,他几乎已经能预见到江清明会说什么,而明炴叔叔要发多大的脾气了。

师弟师妹为什么就不能省心一点呢?!玄靖皱着眉迈步也往钱浅的火堆前走,心里的想法居然和日常愁眉苦脸嫌弃主角团不省心的龙套钱浅,有几分异曲同工。

江清明站在火堆前,有几分局促地望着明炴。明炴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主动开口问道:“是琪儿的师弟啊,你叫玄明对吗?这么晚了,怎么没休息。”

“是的,伯父。”江清明一脸紧张的模样,恭恭敬敬地回答:“我以前叫江清明,所以师父给我起了道号叫玄明。我……我来看看玄音……内个……师姐。”

江清明一脸紧张的模样倒是让明炴微微挑眉,他盯着江清明看了两眼,突然开口问道:“你很怕我?”

“不是!”江清明赶紧摆手:“我……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明炴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但目光中压迫感十足:“有话直说,我可不喜人吞吞吐吐。”

“我只是……”江清明犹豫了两秒,突然眼一闭,心一横:“我……我很喜欢玄音。”

第1592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92)

“啊?”江清明的话,让一旁看热闹的落雪和云妖娆十分吃惊,他俩一脸好笑地看了看钱浅,又看了看江清明。在他们眼里,二十岁的钱浅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崽子,眼下居然有男孩子找上门来了,真是稀奇。

一千岁还没娶上媳妇的老宅男落雪忍不住笑了:“这孩子胆子倒是不小。琪儿真让我刮目相看,这才多大啊,就有人求亲上门了。明炴,你瞧着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火光兽老爹忍着气瞪了落雪一眼:“琪儿才多大,什么求亲不求亲的,别胡说。”

“长得倒是不错。”云妖娆饶有兴趣的模样,对着江清明打量来打量去:“胆子也够大,我说怎么总瞧见这孩子盯着琪儿看呢,原来是瞧上我们家琪儿了啊。”

不开心的火光兽老爸面色虽然依旧平和,但语气却冷硬了起来:“琪儿,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脸皮比城墙厚的钱串子同学端着一张笑脸,笑得无比无赖:“清明不是说了嘛,他喜欢我。”

明炴的鼻子差点没被钱浅气歪了,自家小崽子真是越长大越不听话,明炴立起眉毛刚想骂人,一眼看见了匆匆跟过来的玄靖,于是急急忙忙过来的玄靖还没站稳,就成了那个倒霉顶雷的人。

“靖儿,这是怎么回事?”明炴指着江清明质问:“这孩子入门多久了,不好好修炼倒肖想起师姐来了,我家琪儿是这样好惦记的吗?”

头疼不已的玄靖顾不上其他,先冲明炴道歉:“明炴叔叔,是我不好,没有管教好师弟。您放心,清明交给我,不打扰您休息。”

江清明看到明炴反应这样大,自然清楚钱浅的爹爹不喜欢他,他默默看了钱浅一眼,忍住了没有吭声,跟着玄靖朝着明炴行礼:“伯父,是我不好,冒撞了。”

“爹,你生什么气。”钱浅站起来,双手叉腰,挡在了玄靖和江清明前面:“那么凶的瞪人,师兄和清明都被你吓傻了。”

一旁半天没开口的云妖娆听了钱浅的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是儿大不由爷,明炴,我瞧着你也是白生气,琪儿自己喜欢,你还能怎样?”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2m.dzhhyy.com  ojike.dzhhyy.com  dvauo.dzhhyy.com  6iqa.dzhhyy.com  qb7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