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期限之内,还捉不到那只小木灵”黑魂堂主缓缓咬牙:“我保证我们所有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那个黑魂弟子全身一激灵,惶声道:“是弟子马上去做。”

黑魂堂主目扫四周,阴沉着脸向前,却丝毫没有察觉,就在他右侧不到百丈之距,一道带着杀机的冰冷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匿影之中的云澈杀气时而外溢,时而深隐。从压迫力上判断,这个黑魂堂主的玄力应该在神劫境中后期,他几乎不可能战胜更何况周围还有几十个神魂境的黑魂弟子。

心中杀机,更有一股急欲发泄的怨恨,但他总算不至于丧失理智,最终,他缓缓后退,向北远离,足够安全的距离后,解除匿影状态,直飞黑琊城而去。

什么九星佛神玉、皇仙草、天机界,都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绝无可能真的毁了主宰一个庞大星界的黑魂神宗,但就算是拼上性命,他也要让魂宗付出血的代价!!

既然魂宗的人认定他已经不在黑琊城,那么黑琊城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而他之所以再回黑琊城,便是要探听魂宗的所在!

回到黑琊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城中依旧热闹不休。站在城门口,云澈平静的眸中深处是依旧没有平息的戾气。

作为黑琊界的主宰宗门,黑魂神宗的所在应该是人尽皆知,要探听绝对不难。

他目光扫动,随便选择了视线中的一个小商会,缓步走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他的传音玉忽然传来玄气波动。

云澈的脚步戛然而止。

这种通过传音玉进行的普通传音,不可能跨越星界。

而黑琊界中,拥有他传音印记的唯有黑羽商会!

云澈眉头沉下,缓缓拿起传音玉。传音玉中的声音却不是那个纪先生,而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凌云公子,我是黑羽商会纪如颜,要有事求见凌云公子。两个时辰后,如颜会独身一人在黑琊城东静候凌云公子,求凌云公子务必赏面赴约请凌云公子相信。如颜是你的朋友,而绝非你的敌人,也未曾将关于你的任何事告知魂宗。”

声音之后,还有一个位置讯息。

纪如颜!?

云澈的第一反应这是一个引他的圈套。

但,如果是圈套,也太低级了点。而且,为什么纪如颜会认为他还在黑琊城?黑羽商会传达给魂宗的消息,不是他已经遁离黑琊城了么?

回想昨夜纪如颜在交易会上给他的两次传音,以及魂宗之人都认为他是来自一个叫“净月界”的地方,而只字未提及过炎神界,他又感觉到,黑羽商会与魂宗的关系似乎并无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但,除了要暗算他,云澈想不出任何纪如颜想要见他的理由。

“好!那我就看看你们想玩什么花招!”云澈低吟道。

他有断月拂影在身,最不怕的就是暗算。

云澈调转方向,直赴城东。

夜幕缓缓降下,不知不觉间,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相比于吟雪界的冰光粼粼,黑琊界的夜色格外深邃。

纪如颜所约见的地点虽依旧在黑琊城范围,但却是一片极为广阔的荒废之地,数千丈的枯地之上,只有几间破败的小屋,除此之外唯有一眼可以看清全貌的空旷以及一地枯草。

连个适合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用来阴人。


e5d.dzhhyy.com  8q9lp.dzhhyy.com  cw8o0.dzhhyy.com  635.dzhhyy.com  if4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cwgx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