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呢,就算是不想忠于舒云,也没这个底气,因为他们原本出身就不高,公孙敖算是里头不错的了,但是了,他终究不是公孙家的嫡脉,跟公孙贺比不了,家里头的资源根本没多少能落到他头上,当年能掏钱让他在刘彻的太子宫做个骑郎,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总而言之,刘彻一死,最惶惑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他们原本算是刘彻的亲信,其他人早就羡慕嫉妒他们的待遇了,刘彻这一走,他们一个个就没了主心骨,要是摊上了对他们不待见的掌权者,说不定他们的编制都有可能撤销,直接编入南军北军里头去。

舒云当然不会这么做,南军北军是宿卫宫中的,等闲根本不会离开关中,算是老刘家的心腹力量。真正会出去打仗的是几个野战军,比如说飞狐军,句注军,细柳营之类的,当然,细柳营因为算是周勃当年一手带出来的,这才会出现孝文皇帝巡幸细柳营,最后还被拦在营门外头的事情。这自然是一件非常遭忌讳的事情,因此等到周亚夫死后,细柳营就被撤销了番号,里头的军官都不得不退伍,而下面的士卒却是被打乱了编制,被其他那些军营瓜分了。

刘彻对南军北军不是那么信得过,难道舒云就信得过了?她之前根本没有跟南军北军之中的关键人物有过什么往来,总不能将自己的安全寄托在这些人的良心和忠心上头。霍光当初也是武帝的托孤重臣呢,最后又干出什么事情来了?昭帝是他架空的,昌邑王是被他废掉的,宣帝一度也在被废的边缘。皇权这种东西呢,看起来很好看,实际上呢,若是没有足够的手腕和实力,那么就是空中楼阁。

舒云在军方缺少足够的臂助,所以,她作为刘彻的遗孀,能够依赖的,自然就是刘彻留下来的这些人。

因此,舒云不光不会撤销刘彻留下来的这几支军队的编制,甚至还会不断加强他们。

所以,有了高桥马鞍、双边马镫和马蹄铁,舒云第一个装备的就是这几支军队。

然后呢,舒云就在上林苑中来了一次演习,演习的自然是新的作战方法。

技术的进步势必会带来战术的改变,春秋时代,大家还都在使用战车作战呢,等到了战国的时候,战车就跟不上形势了,像是到了秦国一统六国的时候,战车什么的,纯粹只能当做摆设了!

秦朝那时候,除了驻守长城的军团之外,大多数还是步兵为主,至于长城军团,抛下了河套,河西走廊之后,中原就失去了最好的马场,以至于等到刘邦当皇帝的时候,想要凑足四匹毛色一样的马拉车都不行,可见中原缺马缺到了何种地步。

自从白登之围之后,汉室就开始重视养马,但是没有合适的马种,没有合适的牧场,养出来的马自然不会太好。一直到后来,像是韩颓当这样在匈奴那里也是贵族的人率部投降汉朝,才算是带来了匈奴那里的优良马种。

像是这些年的时候,朝廷通过走私,还有边境的欈市,也弄到了一些马匹,还鼓励民间养马,哪怕明白民间养出来的马做不了战马,但是就算是回头用来拉车,也是好的。

之前的时候,汉军一直是使用的沿袭自秦代的步战战法,就算是骑兵,马对他们来说也仅仅就是个交通工具而已,到了地方,还是继续下马步战。

当然,这也是因为在中原这边,大多数时候压根没有骑射发展的余地,中原正常是以城池作为战略基地,就算是当年,老秦人打下了河套,也是在那里筑城,然后以城池作为后勤补给中心,对外扩张,很容易就能连成一个网络,限制骑兵的发挥。

赵武灵王搞胡服骑射的时候,针对的其实也多半是当时北方的胡人,在中原地区,这一点是真的不方便。即便如此,赵武灵王也没能真正维持多长时间的骑兵,因为损耗太大,对于兵员的素质要求也很高。匈奴那边,小孩子三四岁就能骑羊,几乎就是长在马背上的种族,所以,即便没有马鞍,马镫之类的东西,他们也能够将自己固定在马背上,即便如此,能够熟练掌握骑射技能的,在匈奴那边,也算得上是勇士了。

而在中原,一方面是身材的原因,这个时代的中原人种,其实要比匈奴人身材高大得多,这也导致了,他们骑在马背上,如果不借助其他工具的话,难免就会重心不稳,别说是脱手骑射了,就算是想要骑得比较稳当,都需要耗费更多的力气。另一方面呢,就是缺乏训练了,北地那边还好,许多中等乃至地主人家家中就会养马,从小训练子弟骑马射箭的能力,而往南之后,骑马就不是什么通用技能了。

而如今多了三大法宝,一个骑兵稍微训练一下,就可以掌握在马背上开弓射箭的能力,不用担心自己失去平衡,从马上掉下来,并且也能够更容易与身下的马保持默契。

马蹄铁呢,也能更好地保护马脆弱的马蹄,减少战马的折损,这对原本就战马奇缺的汉室是非常必要的。

汉军中的那些将领,哪怕不少已经多年不曾经历过战事了,但是眼光还是有的,羽林卫这边不过一个展示,他们就看出了将来的风向,在国内暂且还不知道,但是,对匈奴,骑兵就是最锋利的武器。

以前的时候,汉室之所以拿匈奴人没办法,那是因为匈奴人来去如风,带着的军粮都是牛羊,都是能跑的,而汉室这边呢,两条腿跑得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在相对封闭的圈子里头决战,自然步兵不会输给骑兵,可是在北地草原这样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骑兵进退自如,就算是一时失败,也能很快卷土重来。

后世北宋之所以在对外战争中一直胜利,却依旧对辽国,西夏毫无办法,正是因为如此,北宋这边实打实地是在用人命填,而就算是打了胜仗,对方丢下几个尸体,很快就跑了,回头再报复一番,依旧能够在边境抢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等到了后来,北宋君臣对于打仗已经是快要害怕了,大量的军费支出,偏偏看不到什么成果,最终,即便是曾经的那些锐意进取的改革派,在看到了悲观的事实之后,也宁愿靠着岁币维持所谓的和平了!打仗打不起啊,还是岁币比较省钱!

在汉室,之前的确也是如此,汉室比较好的地方在于,他们能够以长城作为据点,匈奴人压根无法冲破这一道防线,进入中原,若是汉室也失去了燕云地带,那就真的是难以回天了!

而如今,如果能够武装起足够的起兵出来,以汉军的素质,就算是不能打到匈奴人的大本营,也能够如同匈奴人一样,袭扰他们的部族,深入草原,破坏他们的草场,只要毁掉了匈奴人的根基,那么,他们自然也只能老老实实到别处去了。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施展这种绝户计,谁知道匈奴人的草场被毁掉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万一那些匈奴人回头发疯呢!至于舒云就更不可能了,原本地球气候就在发生变化,要是草原再出现大范围的荒漠化,那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呢,别的不说,只怕沙尘暴就要过来了。

像是这个时代,在西域那边因为富庶而闻名的楼兰国,之后就应该是被沙尘暴给毁掉了。现在的西域,风沙还不是非常大,但是呢,一方面是因为欧洲和西亚那边中前些年的时候也正处在内乱之中,另一方面呢,等到后来汉朝将匈奴人逼得无路可逃,有不少人就直接往西边去了。总之,西域这边后来人口越来越多,对于资源的消耗也越来越多,这才导致了这里后来出现了大片的沙漠,许多有着还算灿烂文明的小国就这样消失在了黄沙之中。

舒云展示了一下骑兵这三大法宝的作用之后,然后便说道:“先帝在世的时候,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匈奴人加在我汉人身上的耻辱,所谓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之前,唯有匈奴人可以袭扰我边境,不知多少军民因此丧生受辱,如今,我汉家多年积蓄,已经有数十万战马,足以组织起一支强大的骑兵,以报当年白登之辱,致书之耻了!”

舒云如果这话是放到朝堂上头说,那么,肯定还有人会在那里反对,毕竟,打仗对于国家的经济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呢,如今在场的,绝大多数都是军方出身,对于军人来说,战争只会让他们热血沸腾,因此,一个个都是轰然应诺,恨不得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就是那个最适合带兵出征匈奴的人呢!

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如今汉室这边需要的就是时机。

而匈奴那边,伊稚斜被留在了幕南,他虽说对于汉朝的财富也非常眼热,但是呢,他并不想因此损失自己的权力,他如今最想要做的,其实是从军臣那里夺取单于的位置。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9x.dzhhyy.com

tn0g.dzhhyy.com  byn8x.dzhhyy.com  rygh.dzhhyy.com  ulm.dzhhyy.com  k4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