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余秋把人叫过来。

左鹿乖巧的坐在余秋旁边。

“我看你现在画画也需要挺大空间的,姐那屋子大,要不你去那间吧?”

左鹿的眼睛瞬间显得失望极了,甚至饱含泪水,随时可能爆发。

余秋最见不得如此。

“怎么了?是…”可是余秋发现自己也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口了,他要怎么面对左鹿?

“哥哥,我…”

忽然,屋里全部黑了下去,余秋这才想起,小区留下张贴了停电告示,因为昨天不在家,也是今天匆匆看了一眼,这一忙都忘了。

不过也知道左鹿怕黑,家里准备了蜡烛。

屋里黑起来后,左鹿下意识的就钻进了余秋的怀里,余秋轻轻的安抚他,“别怕,我去拿蜡烛,你在这里等我。”

左鹿把人抓得更紧,“不要,哥哥,别走。”余秋能感受到他的颤抖。

“我不走我不走。”

没办法,蜡烛在外面,左鹿离不得余秋,余秋也只好将人环在怀里,轻轻地安抚着他的不安。也觉得找时间该问问大姐左鹿的事。

幸亏窗外还有月光,总不至于让屋里什么都看不到。

这一停电,余秋就把房间的事丢在一旁,想着左鹿这么怕黑,要是让他自己在这房间里可怎么办啊。

在他来之前,记得左鹿都是大姐一起住的,原来想必也是因为左鹿晚上怕黑。

他忽然想到分床睡后,左鹿经常翻身,一定是害怕的睡不踏实,一时间罪恶感爬上全身,只觉得像是把左鹿又扔进了黑暗里一样。

“对不起,小鹿。”余秋把人深深地揽进怀里,害怕一松手左鹿就会再次跌进黑暗里。

左鹿听不清余秋的话,只是凭着本能的要抱紧他,他深知,过了今夜他就不能再这样抱着余秋了。

他不傻,他都明白。

左鹿抓紧余秋的衣服,甚至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可也明白,他不能再这样依赖着余秋,否则无法自拔。

余秋任由着左鹿的泪水打湿他的衣服,他不忍心,可是…

余秋不是怕他成了个同性恋会被人戳脊梁骨,他是不愿意左鹿如此。上一世他带给左鹿的伤害,够了,已经足够了多了。

这一世,就算了吧。

余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胆子都变得小了起来,是这样的惧怕,惧怕未来发生的一切。他输不起了。

左鹿还小,他还能引正他,尽管放手是难了些,但该来的总会来。

电停了一晚,余秋就抱着左鹿睡了,应该是两人近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晚。

早上是余秋先醒过来的,灯还亮着,维持着昨晚的原状。左鹿紧紧地抱住他,余秋知道,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象征。

他微微动身,左鹿就醒了过来,眼睛有些肿,是昨晚哭过后没用清水洗脸。

“起来吧,去洗把脸,不行我用冰块给你敷一敷,今天还得去上课呢。”


3jns.dzhhyy.com  mw8yw.dzhhyy.com  9295.dzhhyy.com  etl3.dzhhyy.com  qfv.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99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