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云澈失神的低念一声,然后猛地转过身,他刚要不顾一切的狂冲过去,但玄气刚凝起,又被他的理智死死压下。

段黑沙刚才所喊的“云谷”,那是他师父的名字!

沧云大陆人人皆知,人人敬重的“医圣”之名!

他没想过,自己正在念叨着师父,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他,是远远的看他一眼,还是来到他面前和他说几句简简单单的话却在措手不及间,忽然听到了师父的名字。

他更没有想到,折天教、七星神府、飞仙剑派一起出动,三大霸主亲自到场,堪称沧云大陆百年都不一定见到一次的庞大阵仗,居然是为了师父和

天毒珠

天毒珠!!??

“师父?你说师父?”苏苓儿也在激动中紧紧抓住了云澈的手臂:“是真的吗?他在哪里?师父在哪里?”

云澈对云谷有着无与伦比的敬重,虽一直都以“师父”相称,但在沧云大陆的那一世,那是他唯一的父亲!

而苏苓儿对云谷又何尝不是有着很重的敬重与感情。

云澈目光闪烁,没有马上回答,心中一片疑惑段黑沙口中的“天毒珠”是怎么回事?这些话,分明表示这三大宗门在此,是为了抢夺他师父云谷身上的天毒珠。

可是,天毒珠明明就在他的身上,而且还和他的身体融合,随着他一起回到了天玄大陆,怎么可能又出现一颗?

而且,茉莉说过轮回镜的穿越轮回会伴随因果修正,绝对不可能违逆因果律,沧云大陆虽然时间轮变动,但不会再出现另外一个他,也不会再出现另外一颗天毒珠。

何况天毒珠它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和轮回镜一样的玄天至宝啊!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被“复制”!

还有一件事让他不解当年师父虽是因天毒珠被人逼死,但那时逼死他的宗门只是一些沧云大陆的一流宗门,顶多在苍云某国或某一个地域称雄,而绝非折天教这类圣地级宗门。

后来,他在仇恨下疯狂释放天毒珠的毒力,让世人看到了天毒珠的可怕,才引来了折天教这等宗门的贪婪以及整个大陆的追杀。

他本以为师父云谷这一世没有天毒珠在身,以他的慈心和医术,一定在世人敬重中安然一世,没想到,他竟然还是遭受了这样的境地

不但时间上比上一世要提前,而且是比上一世更加可怕三大圣地级宗门的逼迫!

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无论如何,无论对方是谁他又怎能再让师父遭遇同样的厄难!

“苓儿,刚刚那些人围着的,就是师父。”云澈已冷静了下来,他低声道:“当年,我没有能力救师父,这一次,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再动师父一根头发!!”

“啊”苏苓儿转眸看向了后方,神态一下子紧张起来。紧张云谷,更紧张云澈。

“苓儿,我们悄悄过去放心,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云澈重新抱紧苏苓儿,以流光雷隐将两个人的气息都完美掩下,然后悄然靠近他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要知道刚才听到的“天毒珠”会不会真的就是天毒珠。

靠近到千丈之内,目光穿过层层树木和人群,云澈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三大宗门围在中间的老人,云澈的心弦也猛然的颤抖,在重逢苏苓儿后数次失控的眼眶再次温热了起来。

长长的白须,长长的白眉,长长的白发,但面容却是毫无褶皱,目光清澈如水,整个人像是从云中走出的仙人,全身带着一种超凡于世,不然尘埃的卓然之姿。

即使被三大霸主宗门合围中间,即使直接面对三大巅峰宗主的威压,他依旧面淡如水,唯有眸光带着深深的叹然,似乎在叹息着世人的贪婪与污浊。

“师父”云澈激动的低念,几乎要控制不住让玄气外溢:“我终于终于又见到你了”

“云谷,你不会是想说天毒珠并不在你身上吧?”折天教教主左寒朔向前几步,目光悠然,似笑非笑:“七个月前,南天国第一宗门惊鸿山庄因私藏天毒珠,遭遇天毒珠之祸,山庄中整整二十七万人都化作毒水,整个山庄成为死亡废墟,惨不堪言,就连之后走入其中的人也都全部丧命。”


yi2.dzhhyy.com  nd49.dzhhyy.com  0s6f.dzhhyy.com  ysojw.dzhhyy.com  y9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6h5.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