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话哪里是真的想表达这种意思,她哼了哼,分明是催着她去看他。

谢清嗯一声,走回房内。

芳草道:“要不姑娘还是去宫里一趟吧?”

都这么暗示了,肯定要去,不然就他这个急性子非得跑到王府来,到时候伤口裂开了又要怪她。

谢清忽然翻箱倒柜。

“姑娘找什么?”芳林急忙帮忙。

“玉佩,”谢清道,“表哥送我那块。”

“哦!”芳草记得在何处,找出一个檀木盒子,将里面的玉佩递给她。

谢清把它挂在腰间。

她去同老夫人,母亲说一声就坐车去宫里了。

虽说没隔几日,但戚星枢觉得简直是隔了几年,早就对谢清不满了,他好歹也是为她受的伤,怎么说也该来看看吧?她怎么在王府待得住?

没办法,他只好叫砚田让那边的细作金月传话暗示。

要是她今日不来,看他怎么罚她。

幸好,砚田很快就来禀告,说谢清求见。

戚星枢恼火:“还传话做什么,不把人……”没说完,就见她已经走入。

他闭上嘴,眸光冷冷。

谢清却笑眯眯的。

小姑娘穿着月白色的夏衣,衣襟上绣着粉色的桃花,这种淡雅衬得她明媚动人,戚星枢瞄一眼,目光落到她腰间,发现她破天荒得戴着那块麒麟玉佩。

刹那间,还有什么怨念,他都要被甜死了。

“过来。”他简直迫不及待。

谢清晓得他看见了,却还是慢吞吞。

戚星枢差点下床。

见他真要动了,谢清才走快点。

一等她到床边,他就伸手将她抱上来。

用了力,肩头立刻一疼,他眉心略拧。

“知道这样还动手。”谢清急忙去看他的肩膀。

“怪谁?”戚星枢挑眉,“你不会自己上来吗?非得要我抱你。”

谢清:……谁求他抱了。

他手已经搂上她的腰:“总算还知道戴这个。”

“喜欢吗?”她问。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jhye.dzhhyy.com  pnw10.dzhhyy.com  ju6lj.dzhhyy.com  aqjo.dzhhyy.com  wp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