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舅舅是个好舅舅,而傲雪...不是一个好侄女。总让舅舅担心。”白傲雪涩涩的说道,眼眶有些酸涩,却强忍着落泪的**。

前世接受训练时,教练便说过,泪水是弱者才有的东西,作为一个强者必须舍弃这些。每落一次泪,人便会软弱一分,她不想成为懦弱的人,所以每次都会将这样酸涩的泪水忍住。

“傻孩子,在舅舅眼中,你一直都是个孩子,可是却是舅舅眼中最好的孩子。”叶昭觉笑道,话语中带着无法诉说的欣慰。

而这时,原本紧紧拥着白傲雪的君夜魇,却缓缓将手放开。

转头看着叶昭觉,琥珀色的光芒忽明忽暗的闪烁,好似星光。忽远忽近。

“以前师父说过,一个男人想要顶天立地,就必须有足够庞大的野心,和能够征服这些野心的坚韧意志与耐心。而我从来不缺野心,意志也足够坚韧。”君夜魇轻启薄唇,淡淡开口。

“我用八年的时间来布局,整个天下,没有人能有这样的耐心,我做到了,如若不是遇到阿雪,我可以继续耐心的与君无痕玩下去。可是现在我不想在等下去,我只想让这天下的流浪孩子,都能得到一个温暖的住所,能让阿雪不再看到这些流浪的孩子时,再露出那样的神情。”

君夜魇抬手,铁链叮叮当当的响起,却不能阻止他抚摸白傲雪的发丝。

而白傲雪,早在君夜魇说出这些话时,人就顿住了。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从来没有想过,君夜魇会以因为这样的理由,而放弃八年的局。让天下的流浪孩子,能有一个温暖的住所吗?

是啊,她曾经还是流浪孩子中的一员时,有多么渴望那暖黄色的灯光,有多么渴望大雪时温暖的壁炉,这样的渴望,最后变成了让她堕入黑暗的理由,她的渴望与黑暗并存。

因为只有堕入黑暗了,她才拥有了渴望的一切。只有渴望,她才能在黑暗中不会迷失。

看到莫离莫殇的时候,她心中的悲伤原以为隐藏的很好,却还是被君夜魇发现了。

呵...她该庆幸还是感叹?

而叶昭觉听了君夜魇的话,紧紧褶起的眉,此刻也渐渐松开。

不管如何,君夜魇是为了白傲雪,便是好的。他心系白傲雪,是真的,很多时候都说男人看男人最准确。

此刻看来,最真实不过。

“既然你现在清醒了,是不是该让傲雪回去休息了。”叶昭觉看着脸色苍白的白傲雪,淡淡说道,没有继续这些话题。

听叶昭觉一提,君夜魇才发现,白傲雪胸前的白色衣襟,此刻猩红一片。

原来,胸口的伤口又裂开了。

“,软椅!”君夜魇眼中闪过焦急与心疼,更多的是自责。

早已命人抬起软椅,此刻已经走到了白傲雪身边,君夜魇将白傲雪放在软椅上,轻轻道:“回去休息吧,明日再来看我。”

白傲雪轻轻点点头,看着紫鸢月道:“时刻关注他的情况,两个时辰让他喝一次药。”

紫鸢月点点头,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洛烟走到白傲雪身边,握了握白傲雪的手,轻轻点头,眼中的赞赏与钦佩不言而喻。

木棉几人也跟着白傲雪一起走出了暗道,心中被白傲雪刚才的一席话震惊,还有些不能回神。

特别是木棉,她一直将自家小姐看的太坚强,却没有想过,小姐也有难过的时候,毕竟她们的小姐,不是铁人啊。

她的心也不是冷的啊!

这边白傲雪离开后,叶昭觉冷冷看着君夜魇道:“虽然我不想多说,但如今傲雪既然和你在同一条船上,我也只有帮衬着你一些。君无痕的专横与漠然,让百姓早已寒心,帝都这边还不太明显,但边境与各个地区,早已民不聊生,两个驱逐的皇子,早已有了行动,如若你真的有那样的打算,便有所准备吧。”

“我知道的舅舅。他们我还不放在眼中,早在一开始我就说过,这场博弈必定是我胜利。”君夜魇谦虚的接受叶昭觉的提点,自信与傲然并存的说道。


sg8e.dzhhyy.com  ojd.dzhhyy.com  8i88.dzhhyy.com  it1.dzhhyy.com  12ke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zyeu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