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爹心说这小姑娘可能动手能力不怎么样,就说:“那就送个几个普通棒球好了,阿武用这个一直比较费。”

铃木小姐再次被他一堵,纠结着又补充了一个条件。

“有没有……不那么普通的?”

“不普通?”

山本爹在捏寿司的间隙里想了想:“那就《棒球周刊》好了,最近出了十周年纪念本,阿武念叨了好久,可是最近练习剑术太忙,根本没空去排队。”

虽然不贵,但是因为限量需要排队——这是又不破费又能体现心意超值礼品啊小姑娘!

眼见大叔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有钱花不出去的铃木园子不动声色的扶了扶额角。

“我是说……有没有再贵一点的?”

她顺着山本爹的思路发散了一下:“比如我可以把出《棒球周刊》的这间杂——”

话音还没落,园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原本准备先把话说完,但在看到显示的名字时,立刻选择了先接电话。

“居然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吗?”

电话那头的美作玲像是气都没喘匀一样,说:“没有!”

“没有你打电话干什么?”

美作玲被她理所当然的语气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位大小姐还真就把他当成个情报来源了吗?

听这语气,怎么觉得他不查消息的时候,连给她打个电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美作玲?”

电话那边的大小姐还在不明所以问:“你怎么不说话了呀?”

托西门的福,虽然根本没怎么见过面,美作玲却对这位铃木小姐的长相清楚的不行。

往常西门总是打电话,打着打着经常就会突然笑起来。

等道明寺被他笑毛了,可嫌弃的问他干什么的时候,他就会轻轻捂住电话的尾端,然后用只有他们这些熟人才能辨认出来的、代表开心的笑眯眯的表情比划口型说:“园子不小心把架子上的东西碰倒了,开始赖在地上发脾气了。”

美作玲当时就想:发脾气嘛,说不定直接开口骂了句脏话,贴着话筒肯定能听见——但是,你是怎么听出她发脾气之前先赖在地上的呢?

西门总二郎对此笑而不语。

美作玲也不稀罕追问,觉得这可能是只有陷入了真爱的傻子们,才会无师自通的天赋技能,现在想想……

他看了看单调的手机通话页面:与其说是西门总二郎无师自通了什么恋爱技能,倒不如说是铃木园子这个人就自带画面感。

就刚才那没心没肺似的两句话,他居然可以在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人动态(只有照片)的情况下,毫无障碍的在脑内重现出她若无其事歪着头的样子。

——讲道理,那神情光想一想就让人手痒的不行。

说起来她似乎还有点婴儿肥,美作搓了搓手指:好像使劲捏她脸时怎么回事?

“你不说话我就挂啦,”一无所知的铃木小姐毫无愧疚感的说:“我还有事呢呐。”

“跟你说的就是正事,”美作玲啧了一声,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压了下去:“你说的那个叫山本武的人,不能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zqscp.dzhhyy.com

50c.dzhhyy.com  98ke3.dzhhyy.com  fw9d.dzhhyy.com  wd8y2.dzhhyy.com  e7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