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万分防备着,不敢怠慢,将士们刀剑相向,生怕晖王等人突然生变,于是跟着晖王和两位尊贵的人质,步步后退,握在刀剑上的手青筋尽露,充分显示着每个人内心的紧张。

一直僵持到皇宫门口,长长的一段路,走的如同几个世纪一般,几个人也终于停了下来。

晖王冷笑的倒抽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看了眼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快马,紧紧的捏了捏魏若水的胳膊,小声的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估计是来不及了,这个,就当是我给他的见面礼了。”

说着,便将一个银色的小镯子从她的身后塞到了她手上,狠狠地将她推离开来,被楚将军扶上马,便扬鞭而去。

不带有一丝犹豫。

被推离着踉跄了几步的魏若水一脸懵,疑惑的看着自己手里绣着芍药花的小银镯,一脸疑问,而乾荒却早已经扑了过来,将她一把搂入了怀中,紧紧的,险些要透不过气来。

楚将军将晖王送上马,也站在了自己的快马旁,这才放开了老皇帝,仓皇间,他眉间一凌,飞上快马之后,便一剑刺入了皇帝身后,急匆匆架马离去。

“父皇!”

太子睁大了眼睛,内心大恸,连忙奔了过去,将皇帝抱在怀内,无措的看着皇帝背后溢出的鲜血,却怎么按也无法止住,焦急的看到皇帝早已经黯淡了的神色,这才开始狠狠的握住双手起来。

“追。一定要给我击杀在长安郊外。尤其是楚将军,遇到后,杀无赦!”

太子怒吼道,早已经双目通红,带着浑身的绝望和肃杀之气。

一旁的琴里将军早已经带着人追了出去,身旁的胡嘉犹豫的看着自己弟弟的尸体,也狠狠的捏了捏拳头,架马而去。

魏若水被乾荒抱在怀中,如同失而复得一般,来回看了好几遍,直到确认除了脖颈处的伤其他都无事之后,这才缓缓的放下心来。

晖王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长安,这个被楚将军关了一个多月的长安城门,也终于缓缓的被打开了,由他亲自关上的,也终于……被他亲自打开。

那日,长安城内外的兵器声响持续了一天,血腥味经久不散,百姓们瑟瑟发抖的躲在屋内不敢出门。

所幸的是,战火并没有蔓延,没有人闯进平民房内,也无人伤害长安的百姓,战况一直固定在街道中,只有浓厚的味道和叮铃哐啷的声音警示着人们,这确实是场战争。

琴里将军带着所有的士兵出去,直追了几里地才追到了楚将军和晖王等人,将楚将军。黄鑫击杀至马下之后,所有人围绕着中间依旧没有一丝狼狈的晖王,默不作声,却警示性十足。

眼前这人,绝不是一位善茬,断腿如此,还能够保持如此冷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谁都知道,这位晖王殿下才是此次叛乱的真正大头,而琴里将军也对此表明了深刻的尊敬,将刀剑指向他,恭敬的说道。

“晖王,跟我们回去吧。”

晖王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缓缓地抬头,看着天空越下越大的雪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白绒绒的雪顺着天空散落而下,盖在他的肩膀上、头发间、大氅外,留下一阵阵湿漉漉的湿意。

小的时候,母妃经常抱着他坐在皇城的长廊旁,看着院子里细细散落的雪花,笑的温柔。

“这雪啊,素来最是公平无私。你看,它不分贵贱,哪里都落,不论是污秽的泥垢地,还是金贵的皇城墙,只要有它,哪里便是雪白的,它遮盖住所有的肮脏和丑陋,只露出洁白的一面,让天下万物都保持一致。”

“小时候,母妃总是喜欢在外面打雪仗,一玩儿有时候就是一整天,不知疲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外面有何变化了,啊……好想出去看看啊。但是,估计这辈子都出不去了吧。瑾瑜,以后你要是出去了,记得替母亲看看,这外面的雪,是不是也像皇宫里的一样,这么寒冷、没有一丝温度。好吗?”

小小的晖王那时不懂,只缓缓的点头,奶声奶气的说,“好。”

晖王叹了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围绕在他身边的士兵,开口笑了。

正当人们还沉浸在他突然的笑中,却看到他突然出手,迅速的将周围的士兵屠戮殆尽。脑袋滚落了一地,汩汩的伤口冒着血还停留在原地,十足的表现着被害者的无措和惊讶。

琴里将军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出手,更没有想过他会如此疯狂,不看人就砍,短短的片刻,竟然已无一人敢接近他。

琴里将军怒极,终于提上了自己的剑,飞下马,一手挑开了对方的剑,狠狠的将武器刺进了马上那人的胸膛。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zihtd.dzhhyy.com

dvb.dzhhyy.com  3yt0.dzhhyy.com  f9tao.dzhhyy.com  uf6.dzhhyy.com  ykct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