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什塔尔在迦尔纳那双认真又坦诚的眼神之下,只觉得自己所有的阴谋算计让人羞耻无比:“吉尔!”双手捧在胸口,伊什塔尔的脸颊上泛起了一阵诡异的红色,“看看人家的甜言蜜语,再看看你。”

被点名道姓的Ruler,终于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怀里撒娇打滚的小狮子身上挪开:“你想要我怎么做?”他对伊什塔尔的语气十分柔和,“只要你敢说出来,本王就敢把你吊在乌鲁克的城墙上,作为乌鲁克受人敬仰的标牌。”

威胁的话语和他此刻带着戏谑的语气成了鲜明的反比,若是不听他近乎于宣战的话,确实像极了纵容爱人无理取闹,笑着收拾残局的老好人。

“怎么说,”伊什塔尔不惧王的威胁,“你就从来没说过‘我爱你’啊。”

裁决王拒绝说话,并将他怀里一直在撒娇的雌狮子抛给了伊什塔尔。

小狮子在空中灵巧的改变了自己的姿态,在即将落入伊什塔尔怀中时,已经调整好重心的小家伙后腿一个用力,踩着伊什塔尔的胸口借力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然后晃了晃尾巴,扭头就走。

“她在嫌弃你,Master。”粉毛球一脸认真的分析道,“可能因为同性相斥。”

……你真的不用说这句话的,小汤圆。

阿周那眉头紧蹙,看着毫无察觉的迦尔纳,抓着宝弓的手指缩了缩,按耐住了向外扩散的魔力:“正是因为如此,迦尔纳,你的谦虚,甚至已经变为了傲慢和自负……”神弓甘狄拔上有蓝色的粒子跃动,甚至隐隐成矢。

身为太阳神的儿子,身为王妃的儿子,他却一直以来以‘车夫之子’而自居。他甚至从心里理所应当的认为事情本该如此,并非是心有不甘的自哀,也不是对命运不公的自怨,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满足。

从未有愤怒,从未有不满,从未有哀怨,这样的迦尔纳,让一直以来都在掩藏最真实自己的阿周那,感到愤怒。而这样的愤怒,在世人嘲笑他假扮婆罗门学得武艺,想要挑战被称为‘最强射手’的他,却因身份被耻笑不配做对手后,那无比坦然的接受而达到巅峰。

——这样的你,让一直想要战胜你的我,算什么啊!

未能堂堂正正的战胜自己的敌人,他算什么英雄!

“阿周那,”发觉事态已经逐渐变得不受控制的伊什塔尔,喝止弓兵,“不是现在!”她并不反对英灵之间的决斗,实际上如果能够满足这些英雄们生前的意愿,伊什塔尔觉得她能开心很久。

但是不能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在她还没确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还有你,迦尔纳!”不要在别人挑衅你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我知道那是你的标准脸,但是真的让人感觉很火大。

伊什塔尔在内心里组织好语言,可当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看着施舍的英雄专注而认真的神色……

……又吞了回去:“算了,你开心就好。”所以白皮白发的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眼前这个看着傻白甜,内里是不是实心儿的还两说,但是——绝对是个KY成精!

“我并没有很开心,Master。”误以为伊什塔尔在和他说话的迦尔纳认真的回答道,“但是也没有不开心,如果Master需要的话……”

“我不需要,你闭嘴,谢谢。”伊什塔尔发现原来真的有人比吉尔伽美什还要讨人厌,当然,不是一种嫌弃法的。

似是感知到了伊什塔尔的负面情绪,吉尔伽美什站在不远处,轻声笑了出来。

不,果然还是吉尔伽美什在‘看人眼色’这方面更讨人厌一些。

“说起来,如果是印度的英灵,”Ruler吉尔伽美什,终于开始彰显自己的存在了,“这里,来自《摩诃婆罗多》——”他如白玉一般的手指划过手中的书页,缓声念到,“这时,迦尔纳对他说道:“听我说,王中之象啊!只要还没杀死阿周那,我就一直不洗脚!”

伊什塔尔:……???

金星的女神面容震惊,指着吉尔伽美什的手指甚至在颤抖:“王,你手里的……是什么?”为什么吉尔伽美什手里,会有印度的书籍?更重要的是——伊什塔尔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了某阿三的黄金靴上。

退散!

退散!!

退散!!!

“十二年过去,十三年来到,帝释天(因陀罗)为了般度族的利益,准备请求迦尔纳。”

吉尔伽美什合上手中的书,抬头,对着伊什塔尔微笑:“伊什,抱歉,我刚才在看印度传说。”他的道歉特别的认真,“能再重复一遍,你希望我向谁学习?”


1oju.dzhhyy.com  lax6.dzhhyy.com  7gan.dzhhyy.com  7ff.dzhhyy.com  gved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xyju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