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进了吕老给自己安排的房间,曹秋澜便先仔细关好了门窗。

房间的空间不大不小,收拾地很干净,不过可能是因为长期没人居住的缘故,有一股灰尘的味道,除了一张架子床之外也没什么家具。曹秋澜也不挑剔,直接就坐到铺了新棉被的柔软大床上,顺手将怀里的黑猫也放下了。

第2章 死人沟(2)

黑猫踩着轻快的步伐,在床上转了一圈,选择了枕头这个柔软舒适的地方作为自己的猫窝,舒舒服服地趴下。当然它也并没有把整个枕头都占据了,还是给曹秋澜留了半边用来睡觉的。

曹秋澜也不在意,一边脱下道袍放好,一边问道:“怎么样?有发现吗?”

此时正值冬天,又是在深山里,晚上还是挺冷的,曹秋澜穿着单薄的中衣裤感觉有些受不了,赶紧钻进了被子里,面对黑猫躺着。而那只从进村以来一声都没有叫过的黑猫,此刻终于开口了,不过发出来的却不是猫叫声,而是一个充满磁性的青年男子的嗓音,“村子里有阴气,别的还看不出什么来。”

对这种诡异的情况,曹秋澜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平静地说道:“唔,也许是因为任务还没开始的原因?毕竟按照腕表上面的说法,任务要过了今天晚上十二点才算开始。不过我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人,至少那个吕老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早先他好像是特意告诉我们村子里来了多少陌生人,他一定隐瞒了什么没说。”

黑猫有些嫌弃地说道:“嗯。还有那个王槟,看他手上的腕表应该也是所谓的任务者。”

别误会,虽然黑猫对王槟也并没有任何必要以上的好感,但也不至于厌恶,他嫌弃的真不是王槟,而是那个腕表。今天白天王槟一直想找,却又一直没有找到的腕表,确实是戴在曹秋澜的左手手腕上,只是黑猫嫌弃那腕表难看,使了个障眼法把它隐藏起来了。而说起曹秋澜手上这只腕表的来历,也实在有些奇特。

曹秋澜是孤儿,从小被一个老道士养大,那老道士便是他的师父了。两年前老道士仙逝,曹秋澜便继承了老道士的小道观,虽然道观实在很小,观里也没有别的道士,但生活无忧,每日需要烦心的也只有修行悟道,也实在称得上逍遥了。直到一个月前,曹秋澜那位于淮城的小道观收到了一个来源不明的快递包裹。

说来源不明,这点其实曹秋澜也是后面才知道的,他原以为包裹是他的一个坤道(女道士)朋友寄过来的,因为恰好那几天那个朋友说过要给他寄点东西。所以收到包裹之后曹秋澜也没多想,直接就拆了,结果就拆出了那个腕表。然后那流氓腕表就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戴到了曹秋澜的左手手腕上,拿都拿不下来了。

这腕表颇有点黑科技的意味,可以用意念控制,曹秋澜刚疑惑到底是什么情况,眼前就突然发现了一道光屏,介绍了腕表的来历和使用方法,并且给他发布了一个任务。据腕表的介绍,这腕表的制作者是一个叫做恐惧之主的存在,腕表的持有人被称为任务者,而这些任务者需要根据腕表发布的任务参与到无限恐怖游戏之中。

曹秋澜接到的任务内容很简单,就是在十二月十三日之前抵达死人沟引魂村,并在死人沟中生存六天时间,任务失败抹杀。这些也是曹秋澜从这只腕表上获取的全部信息,哦,也许应该再算上一句,“更多功能将在任务完成后解锁。”事后,曹秋澜还给那个坤道朋友打电话确认了一下,那个朋友表示她寄过来的是几本手抄的道经。

曹秋澜这才重新查看了快递单上的信息,发现快递单上寄件人的信息全部都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这明显不合常理,也不符合夏国当前快递行业的管理要求。黑猫猜测,寄件人很有可能是用障眼法或者迷心术之类的小术法迷惑了快递员。不过无论这个猜测是否正确,反正曹秋澜是无法通过这个快递反推找到寄件人的。

而就在曹秋澜收到腕表的第二天,他果然又从快递小哥的手里收到了那位坤道朋友真正寄给他的包裹,正如那位朋友在电话里所说的那样,她寄过来的是几本手抄的道经,是她所在宫观珍藏的典籍,不外借但可以抄录的那种。这也从侧面再一次证明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腕表和曹秋澜的朋友无关,至于为什么会找上他就不得而知了。

从得到腕表到启程来死人沟的这段时间,曹秋澜和黑猫也尝试过研究甚至破坏这个腕表,然而一无所获。他还试着和别人说过腕表的事情,但除了黑猫之外,其他人都听不到也看不到和腕表有关的信息。

曹秋澜猜测,和腕表有关的信息,恐怕只能在任务者之间交流。而黑猫之所以能够例外,应该和他们之间的婚契有关系。黑猫其实并不是一只猫,他是一只修行千年的老鬼,真名叫做董一言,虽然实力不俗却不为天道所容,在即将修成鬼仙的天劫之下几乎魂体尽散,不得已之下只好进入了这只刚刚死去的黑猫体内,以保全自己。

董一言渡劫的地方恰好就在曹秋澜和他师父生活的道观附近,然后他就被曹秋澜的师父周子希发现并捡回去。当时周子希已经时日无多,而曹秋澜又是纯阴之体靠他自己是根本活不下去的,为了保全曹秋澜的性命,周子希为他和董一言定了冥婚。董一言也确实需要一缕和阳世的牵绊,方能得到天道的认可,继续修行。

曹秋澜和董一言之间的婚礼是完全按照古礼举办的,他们的婚书也上呈天地,可以说是在他们之间订立了一个灵魂之中的契约。都说夫妻一体,夫夫之间当然也是一样的,所以董一言才能够看到腕表上的东西。天道都认可的婚书,腕表也同样认可,这一点也说明了,这个腕表来历虽然古怪,但至少还是在天道的规则之下的。

至于腕表上所说的任务,曹秋澜和董一言讨论再三,还是觉得不能轻忽。毕竟如果惩罚不严重的话,他们还可以尝试一下,说不定能试探出腕表的手段。可生命只有一次,曹秋澜作为道家修行之人,自然不会拿命去冒险。

而来到这里之后,除了知道任务者不止自己一个,以及这个村子很有些古怪之外,对于明天将要遭遇的事情,曹秋澜还是毫无头绪。一人一猫又讨论了几句,觉得现在得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不如静观其变。毕竟今天看到的那个王槟也就是个普通人,除非腕表的目的就是想让任务者死亡,否则对他们来说任务应该不会太难。

至于有没有可能腕表的目的真的只是想让任务者死,这种可能性不能说完全没用,毕竟说不定腕表就喜欢看任务者的花式死法。但曹秋澜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个腕表来历神秘,想要杀他这样的修行之人可能没那么容易,但想杀王槟这样的普通人却有的是方法,没必要这么麻烦,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于是曹秋澜很快就抱着黑猫毛茸茸的身体陷入了睡梦之中。但同样在村子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今天晚上却是个不眠之夜。古玉今年正好三十岁,在一家连锁的西点店做店长,事业不算成功,但至少能让她生活宽裕。

除了被父母催婚外,古玉原本的生活一直没什么烦恼,直到半个多月以前,她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快递以及快递里的腕表。直到现在,古玉还有些怀疑,这是否是什么电视节目的恶作剧,但她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所以虽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影响,她还是来到了这个叫做死人沟的地方。和她同行的还是四个同伴,他们的年龄都相差不大,但其实古玉对他们也并不熟悉,还是决定来死人沟之后才联系上的。

死人沟这个地方,之前古玉听都没听说过,不得不上网查询求助,然后就有人联系上了她。

这些人自称也是任务者,希望能够和她合作一起完成任务。古玉对他们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但对这个未知的腕表和任务,她心里实在充满了疑虑,而且死人沟这样的地方,她一个人甚至很难找到地方。

之后,古玉就请了长假,以驴友的身份,跋山涉水和这些人一起来到了引魂村,并被村民安排在了祠堂暂住。想起今天白天和村民接触的经历,古玉总觉得这个村子实在有些古怪难明的地方。


qd1.dzhhyy.com  l5wig.dzhhyy.com  ti8.dzhhyy.com  ipnu8.dzhhyy.com  2ir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xjli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