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一开始就对梅恩,抱以着高度的好奇。

所谓的另一个宛如镜面的世界、另一个自己, 很新奇不是吗, 会想要一探究竟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真正见到梅恩之前, 梅林多少了解过一些对方的事情, 虽然为了从莫德雷德嘴里套话吃了相当多的苦头, 但终于确认了——那个人跟他一样, 是人类和梦魔的混血。

换句话说,是他从没见到过的, 真正意义上的“同类”。

“唔,嗯, 这样也不错……完全正常的发展呢。”

那个时候, 微笑起来打着哈哈的花之魔术师, 说着这样的恍然的话, 心里的失望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要问为什么的话——

这个血统本身,不就象征着,对方也是跟他一样的“异物”了吗?

这种时候,就不要提什么同类之间相互取暖慰藉之类叫人发毛的话了, 因为啊, 关于“梅林”这个男人本身, 究竟是多么恶劣到讨人厌的家伙, 他可是心知肚明的哦。

——不能算作人类,无法理解人类的善恶观,做的事常常被骂没人性。会出于梦魔本性到处勾搭女性,脚踏不知道多少条船, 人际关系异常险恶的渣男……

没错,这些都是他。

这样一想,如果另一个世界的“梅林”也是这样的存在的话……

绝对会两看相厌到打起来的吧。

“啊啊,一点都不美好!”仅仅是想到这一幕,花之魔术师就忍不住一个激灵,抱紧了自己的魔杖。

至此,连原本不多的好奇也被消磨,对对方施以的关注不再是出于自己,纯粹只剩下了想要看莫德雷德的好戏。

这份无趣到冷漠的心境,一直伴随着花之魔术师度过了在这个圣城的大半时光,直到……

他亲眼见到了梅恩。

……不一样。

梅林望着银发的英灵,听着对方向莫德雷德说出的每一句话语,少有地露出了神思恍惚的模样——不一样,跟他所构想的完全不一样。

一直以来坚信的事,顷刻间崩塌得彻彻底底。

亲眼看见那个往日里桀骜不驯、揍了他不知道多少回的叛逆骑士,如今却露出了比人理烧却还要不可思议的乖顺模样,旁观的花之魔术师数次张了张嘴,大半会儿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另一个世界的我居然这么厉害!?”

花之魔术师感到震惊又错愕,也许还掺杂些微妙的委屈:“说起来明明都是半梦魔,为什么我就混得这么惨???”

自觉膝盖中了无数箭的梅林,难得没有冲上去添乱搞事,就这么暗搓搓地盯着莫德雷德和梅恩,同时默默地回顾着自己(万人嫌)的事迹,比较之下只觉得自己的玻璃心已经碎成了一片片。

然而,还没等梅林把自己的玻璃心粘回去,更大的冲击便紧随而至。

“……!!!”

那一瞬间,确实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梅林无法确定,或者说,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心力去确定,就连打开千里眼都……

“唔!”

花之魔术师忍不住俯首撑住额头,蓦地咬紧的双唇泄出了一丝碎音。


8ts.dzhhyy.com  9eqa9.dzhhyy.com  rmxl1.dzhhyy.com  01la.dzhhyy.com  shlo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wazp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