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么厉害,果然还是先绑定起来比较好呢!

对神道教不是很了解的铃木小姐苦苦思索了许久,试探着问说:“那个,我记得好像有【家神】这种说法,还有【守护神】什么的,在你们现在的系统里,可以做到这样的事吗?”

夜斗手舞足蹈的动作和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

“抱歉呐,”他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掏了掏耳朵:“这位小姐刚才说了些什么?”

园子诚意满满的回视:“问你能不能做我们家的守护神。”

姿势滑稽的神明慢慢变得苦大仇深起来,他先是收了姿势团回沙发上坐好,又蹦跶着绕茶几转了好几圈,最后一边锤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笑眯眯的直接停在了铃木园子眼前。

穿着运动服的逗逼青年神色为难的揉着自己的后脑勺,用看似爽朗、实则犹豫的小心翼翼的语气跟她解释说:“那个啊,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守护神什么的,接受供奉就可以做……但是我吧……”

他眨了眨眼睛,在某个瞬间,园子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凉气,下一秒再看,他依旧在吐字不清的解释着:“别看我说的很厉害,好像什么都能做似的,但是单纯作为神明来说的话,我没什么保佑人的能力哦,我啊,擅长的也就只有斩东西这一点而已……”

铃木园子抬手制止了神明先生的碎碎念,一脸严肃的在心里暴走了一通。

——这还不牛逼吗?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刚才那一下子,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行大字。

【直死之魔眼】。

尽管她根本闹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下意识就知道,什么都能斩断的这种能力——肯定超级厉害的好吗?!

心有所想,眼中自然会映出同样的风景,铃木园子成功用赞叹的让人肉麻的眼神,把以厚脸皮出名的尼特族祸津神看出了一头虚汗。

“你别这样看我……”

“不不不,”园子激动的摇手:“这位神明殿下请务必相信我是认真的,你超级厉害的好吗!”

夜斗倒是经常被人夸厉害,毕竟祸津神嘛,能打才是立足之本,但是这次这位信众小姐夸人的语气……

突然好爽是怎么回事?!

那边厢,一无所知的园子小姐孩子啊掰着指头算:“斩人恶念、就是带人向善;斩断厄运、就是保佑幸运;斩断病魔、就是赐予健康;斩杀妖魔、就是给予庇护;如果劫富济贫,那不就是——”

说到这里,排比句成了精铃木园子打了个磕巴,意识到在【劫富济贫】这个词里,她自己貌似是那个被杀的富,于是麻溜闭嘴。

因为排比句没能说完的缘故,园子小心翼翼的仰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神明,不过这一站一坐的身高差异有点大,她克制着动作偷看了半天,没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苦恼了没三秒钟,随着后脑勺传来的、一阵熟悉的剧痛,铃木园子又是眼前一黑。

等她再次克服黑暗重见光明,她正以一个十分熟悉的姿势仰躺在地上,身上同样也压着一个熟悉的重量,颈侧也传来的同样熟悉的潮湿感。

夜斗用和须王环如出一辙的姿势抱着她嚎啕哭,一边哭一边碎碎念,含糊的从头到尾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些啥。

于是铃木园子莫名其妙的抱着她想绑定的家族守护神,开始拍拍背的哄他。

一边哄,一边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心:大佬我们本来是想找你帮忙的,你这么哭包……真的能管用吗?

夜斗好像能听见她想什么似的,打了个哭嗝之后,含含糊糊呜咽说:“放心吧,家神我也做,嗝,守护神我也做……就冲你这番话,我怎么都会帮你们的……”

怀里抱着个情感丰富痛哭流涕的神明,铃木园子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可骄傲的冲着一直站在客厅一角的锥生零竖起了大拇指。

那双暖棕色的眼睛里写着一行清楚明白的大字:【你看,这就妥了!】

锥生零对此不予置评。


vvj.dzhhyy.com  wod6h.dzhhyy.com  ljg.dzhhyy.com  l1y7o.dzhhyy.com  y962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uoskz.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