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强者交汇低语,眼中有着一些震撼,先前牧尘出场时,竟是在顷刻间就将那位血神族的地至尊打得不知死活,虽说有些出其不意,但显然也显露出了他的不一般。

那些对洛神族并不太了解的各方强者,则是猜测那道黑衫身影,应该是洛神族中隐藏的超级强者。

不过唯有洛天神,洛天龙他们满肚子的疑惑,对于洛神族的底细他们再清楚不过,如今的族内,嫡系皇族中,除了他们二人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地至尊了。

洛天神盯着那背对着他们的黑衫身影,再瞧得洛璃的神色,他忽然间心头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顿时有着一抹难以置信与震惊之色涌现出来。

“应该不可能吧?绝对不可能!”洛天神喃喃一声,旋即狠狠的否定了猜测。

他摇了摇头,突然看向那道黑衫人影脚下所踏的血神族地至尊,眼神猛的一凝,陡然大喝:“小心!”

就在洛天神声音刚落的瞬间,一股强大的血红灵力猛的自牧尘脚下那血神族地至尊体内爆发出来,而后他身躯扭曲如蛇,直接是自牧尘脚下脱离而出,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牧尘后方,面色狰狞的一掌拍出,手掌化为血红之色,带着浓郁到极点的血腥与腐蚀的气息,狠辣无比的对着牧尘重重拍去。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那血神族地至尊暴怒的咆哮道,先前那一击,简直是把他的脸都打光了,他必须杀了眼前之人,才能够泄恨。

先前他被牧尘那突如其来的攻击直接是打入了昏死状态,但地至尊生命力何等的顽强,自然不会轻易的被斩杀。

他自然不可能认为他不是牧尘的对手,只是认为先前吃了措手不及的亏,方才被牧尘重创。

血掌拍碎空间,瞬间就至牧尘的后背,然而就当其要拍下的瞬间,一只修长的手掌便是凭空出现,直接是犹如鹰爪一般,一把就将他的手掌抓在了其中。

这看似拥有着毁灭一击的血掌,却是在那修长手掌之下,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那血神族地至尊面色一震,眼中这才涌上一抹骇然。

不过还不待他过于的震惊,眼前的黑衫男子身躯一动,便是一记干脆利落到极点的鞭腿,音爆之声响彻,道道残影浮现,其上所蕴含的可怕的灵力,直接是将空间震碎,无数道空间碎片伴随着腿影的呼啸,便是这般狠狠的轰在了那血神族地至尊胸膛之上。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那血神族的胸膛直接是塌陷了下去,而他的身体爆发出阵阵血雾,身躯犹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在那洛河河面之上倒飞出了数万米,方才极其狼狈的停了下来,又是数口鲜血喷出,面色惨白,显然是被那雷霆般的一腿伤得极重。

天地之间,再度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惊骇之声。

这一次,甚至就连那血灵子瞳孔都是猛的一缩,如果说先前他们那位地至尊吃亏是吃在措手不及之上,那么这一次,可是他先发动了攻势,但即便如此,依旧是被那一道黑衫人影摧枯拉朽般的压制……

那来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震动的目光中,牧尘则是望着眼前的洛璃,然后伸出手掌为她轻轻的搽拭去脸颊上的水花,微笑道:“你先安心完成洛神祭。”

说完之后,他便是在那一道道目光中,缓缓的转过身来。

而当他那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目光之下时,顿时间,到处都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显然谁都没想到,这个一脚便是将血神族的地至尊踹飞的神秘强者,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只有洛天神的眼神在此时凝固了下来,他有些恍惚的望着那张年轻面孔,虽说这张面孔上已经没有了青涩,但他还是立即的想了起来,眼前这神秘强者,赫然就是当年在那北苍灵院,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孱弱少年……

“竟然……真的是他!”

洛天神依旧是有些难以置信,这才短短多少年的时间?当初那时候的牧尘,甚至连至尊境都还未曾真正的踏入,然而现在……却已经踏足了地至尊境?!

要知道,就算是洛璃,以其如此惊艳的天赋,并且在洛神族倾尽资源的培养下,如今方才能够完成积累,开始突破!

而这个似乎并没有多少背景的牧尘,却是能够在这短短数年内达到这一步,这究竟是何等的妖孽?

他有些恍惚的想起,当年在那北苍灵院时,少年曾经对着试图用洛修,洛青崖的优秀来做震慑的他说:当他与他们一般年龄时,他们将会被他远远超越。

那时候的他,对于少年这般话仅仅只是一笑置之,视为少年人的不知天高地厚,然而到得如今……他方才明白,闹笑话的,恐怕是他这个顽固迂腐的老头。

洛天神眼神复杂的望着那身躯挺拔如枪的青年,然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洛璃,看来你的眼光,的确是要比爷爷要强许多,我们当初都以为你只是找了一颗普通的石头,但唯有你真正的知晓与相信,当那石头磨去铅华后,将会是何等的耀眼与注目。


re8n.dzhhyy.com  2rm.dzhhyy.com  muh.dzhhyy.com  lqy1.dzhhyy.com  a7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t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