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女!”

“爸!”

斑在旁边站着,嘴角抽搐,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他的目光四下一转,发现之前打得难解难分的须佐和木龙竟然停止了斗争,呆呆地站在旁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想“这其中必定有诈”,然后小心谨慎地探查一番再做决定。

但斑才不管那些阴谋诡计呢,真有人敢藏在暗处使坏,他会在自身受到威胁前解决一切麻烦。

这就是强者的自信。

等源纯和柱间终于不“闺女!”“爸!”地互相呼唤、转而想起了被遗忘的斑时,斑已经成功收回了须佐。

“看什么看,”斑抱着胳膊,眼神霸气中透着嫌弃,他不耐烦地说,“赶紧去,该你了,别浪费时间!”

柱间:“……哦。”

为了以防万一,源纯用木遁缠住了木龙,让它无法动弹。

但这多此一举了,木龙就像个雕像似的一动不动,任凭柱间敲碎了红水晶。

“奇怪,刚才它们明明打得很激烈啊。”源纯困惑不解。

“在你打完招呼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斑漫不经心地说。

源纯微微一愣,目光闪烁。

“看来你们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斑观察着源纯脸上的表情和她的反应,他露出了然的微笑,断言道,“但解决的方式不同。”

“……对。”我妈就是聪明啊!源纯定了定神,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包括这片神秘区域是如何形成的。

斑听过后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沉默片刻,提出了一个一针见血的问题:“也就是说,除了那个异能力是‘消除一切异能’的太宰治之外,你也没有受到这片迷雾的影响。”

源纯点点头,坦然道:“我也挺奇怪的。”

连柱间和斑这种强者都中招了,源纯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柱间回来了,他只听了后半截,但已经猜到了两人对话的全部内容。他拍了拍源纯的肩膀,笑道:“先离开这儿吧。”

“嗯。”源纯点了点头。

两拨人成功会师。

斑一脸无所谓,柱间笑容慈祥,卡卡西有点紧张,太宰治看似放松,实则全身紧绷。

“你是小纯的朋友吗?”柱间朝太宰治伸出手,“我是她父亲,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太宰治微微一笑,态度礼貌却疏离,“您客气了。”

斑的鼻子微微抽了抽,神色突然警觉,就在其他人以为这代表“有情况”并开始戒备时,只听斑幽幽地问了一句:“谁偷吃了我的草莓大福!”

其他人:“…………”

卡卡西有点心虚,眼神四处游移。

源纯英勇无畏,挺身而出,保护小伙伴,“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vhx.dzhhyy.com  svd40.dzhhyy.com  ohj.dzhhyy.com  3xd01.dzhhyy.com  n2t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