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却只是微微一笑,接着他冲着马无良一抱拳,行了一礼,却没有开口,马无良看着赵海的样子,又冷笑了一声,随后直接就带着众人转身走了。于译看着马无良他们离开,这才转头看着赵海,赵海依然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于译看了赵海好一会儿,这才停了下来,接着他转头对赵海道:“走吧,我们去登记一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血滴岛死士中的第九位了。”说完于译领着赵海往前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院子门前,于译直接就领着赵海进了院子,随后直接就给赵海登记了一下。

平时岛上的死士要是死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来管,只有排名前十的死士,要是死了这才会进行登记,孙锐可是排名第九的,现在他死了,赵海胜了他,自然就排名第九了,这是要登记的,因为排名前十的死士,可是有很多的好处的。

等到登记完了之后,于译这才领着赵海往岛里走去,在各建筑之间转来转去,最后停到了一片建筑的前面,这是一大片建筑,整片建筑都由一圈围墙给围着,在围墙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门楼,门楼里面就是街道,不过这个门楼这里,却有人把守,显然这里是不让人随意进去的,而在这个门楼上,刻着三个大字,无情居!

于译走到了门楼前面,门楼前面守着的两个弟子,马上就冲着于译行了一礼,他们全都是外围弟子,不过看样子也知道,他们的实力不错。于译也冲着两人点了点头,领着赵海往里面走去,那两个弟子看了赵海一眼,就没有在管他。

于译一直往前走,走到了这条街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大院子,院子的大门打开了,两个血杀宗的弟子站在门前,于译直接就领着赵海过了这个院子。一进这个院子,就看到两旁的房子,这两旁的房子,都是依着院子的外墙而建的,窗户和门都冲着院子里,而院子里是一个很大的练武场,现在正有几个弟子,在练武场那里聊天,他们没有练武,只是在闲聊,看起来有些无精打彩的样子。

在这个练武场的后面,正对院门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影壁,在这个影壁上写着两个字,无情!这两个字笔力刚劲,字字如刀削一般,一看就知道写字的人笔力深厚,而且实力也绝对十分的强悍,因为在这两个字里,赵海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意境,法则的意境。

那是一种冰冷的,无情的意思,好像漠视苍生,这天下就没有什么东西,会是被他放在眼里,这就是无情的意境。赵海猜这两个字可能是出自诸葛无情之手,因为这两个字绝对不可能是像于译这样的人能写得出来的。

练武场上的人都看到了于译,他们马上就冲着于译行礼,这些人全都是外门弟子,不过身份看样子比于译要小了很多,所以他们全都冲着于译行礼,同时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赵海,有几个人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兴灾乐祸的神情,更有几个人的脸上带着一丝怜悯之情,很显然,他们也知道赵海的身份了,不过他们好像并不看好赵海,甚至觉得赵海可能很快就会死在这里,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不过赵海看着这些人,心里却是有些玩味儿,这些人可全都是诸葛无情的手下,而赵海是诸葛无情的死士,就算是自己真的会不久之后就死在这里,他们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吧?那几个脸上有怜悯之色的也就罢了,那是正常的反应,那几人脸上带着兴灾乐祸笑容的是什么意思?他们为什么要兴灾乐祸?看到自己这一方的人快要死了,他们很开心吗?

虽然只是看了那些人一眼,赵海就已经推断出了,诸葛无情现在的情况一定十分的不好,不然的话这些人也不可能是这样的表情,而且诸葛无情他们这一伙人中,成员也十分的复杂,里面怕是还会有其它人的内奸,这里面的水,很深哪!

第三十八章 见面

赵海跟着于译进了第二进院子,一进这个院子,就发现是一个很普通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和树,院子的中间用石板铺成几条小路,在房子的四周,全都是围廊,四周全都是房子,最里面的就是正房,正房的门开着,可以看到一个修士正坐在里面看着书。

于译领着赵海到了正房的门前,于译转头对赵海道:“在这里等着。”赵海应了一声,老实的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往房间里看一眼,于译进了房间,走到了那个正在的人跟前,这人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家居服,手里拿着一本书,剑眉,凤眼,鼻子挺拔,但是嘴唇却十分的薄,要是懂面相的人一看这人,就知道,这人是一个薄情寡意的人,这样的人绝对不好相处。

于译走到那人跟前,冲着那人行了一礼道:“诸葛师兄,赵海带回来了。”于译就是受了诸葛无情的命令,这才去接赵海的,现在他等于是回来复命来了。诸葛无情放下手里的书,看了于译一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回来就好,叫进来吧。”

于译应了一声,随后转身道:“赵海,进来吧。”赵海应了一声,迈步进了房间,走到了诸葛无情跟前,冲着诸葛无情行了一礼道:“赵海见过大人!”这一次赵海行的是大礼,当然,不是跪礼,而是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诸葛无情笑着道:“抬起头来吧,我到是想要看看,肖云龙极力推荐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完他还一脸感兴趣的看着赵海,诸葛无情对于肖云龙还是十分了解的,肖云龙心思缜密,从来不会轻易的推荐什么人,但是却极力的推荐赵海,而且还跟他说了,他教赵海的是血海杀神诀,因为赵海十分的善于用毒,怕赵海将来要是实力提升的太快的话,他们会控制不住赵海。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诸葛无情对于赵海也十分的好奇,想要看看赵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赵海应了一声,随后站直了身体,一脸微笑的看着诸葛无情,诸葛无情看着赵海,却是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长的如此的平凡,还有赵海脸上的表情,赵海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平静了,虽然他脸上带着笑容,但是你却根本就不可能从那笑容之中,感觉到任何的情绪,这让诸葛无情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诸葛无情是一个多疑的人,他宁可用一些蠢一点,笨一点,但是对他忠心的人,他也不想用一个十分聪明,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控制的人,而很显然,赵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城府十分深的人,这样的人可绝对不好控制。

不过诸葛无情也不会马上就把赵海怎么样,赵海可是肖云龙全力推荐的,要是赵海刚来了,他就把赵海给打入了冷宫,那肖云龙的面子上可是不好看,虽然说肖云龙是他的手下,但是他现在的情况却不太好,而肖云龙的能力是有的,也够忠心,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让肖云龙对他产生了不满的话,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所以诸葛无情虽然心里对赵海有些不喜,但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

上下打量了赵海几眼,接着点了点头道:“不错,肖师弟说你会炼毒?可是真的?”诸葛无情十分的清楚,现在宗门对于会用毒的人,十分的重视,赵海要是真的会用毒,会炼毒的话,那可能也会得到宗门的重视,当然,要是把这样的一个人控制在自己手里,那对自己就更加的有利了,不过诸葛无情也知道,要是赵海用毒的水平十分高的话,他怕是也留不住。

当然,要是赵海的用毒水平真的很高的话,他也不会留着,因为把赵海留在自己的手里,对他的帮助并不是很大,相反的,把赵海交给他师兄,就是大岛主雷刚的话,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好处,现在他被打压呢,要是他把赵海交给雷刚,雷刚要是一高兴,好好的夸他两句,那他这一次的围,可能就自己就解了。

赵海当然不知道诸葛无情在想什么,一听诸葛无情这么问他,他马上就道:“回大人的话,炼毒我到是会的,只是水平如何,这个我实在是说不好,因为我刚刚飞升上来,对于上界之毒,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不知道自己的炼毒水平,在上界算是一个什么等级!”

诸葛无情点了点头,赵海这话说的十分的有道理,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可以看得出来赵海的性格,赵海绝对是一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而且他还十分的有城府,这样的人可是十分可怕的,诸葛无情虽然对赵海有一些欣赏了,但是他却更加的不想让赵海成为他的手下了,因为那样的话他就太危险了。

诸葛无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跟赵海修练的功法也有关系,赵海修练的是血海杀神诀,而这血海杀神诀可是肖云龙传给赵海的,要是赵海以后真的没有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么他一定会恨肖云龙的,肖云龙又是他的手下,那赵海就有可能会恨他,到那个时候,以赵海的城府,要是想要对付他,那他可就危险了。

虽然心里在闪动着这些念头,但是诸葛无情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着赵海微微一笑道:“不错,你很小心,不过肖云龙说你的用毒的水平不差,这样吧,你先下去休息,我让人准备一下,三天之后,会进行一次试验,看看你的用毒水平到底如何,于译,安排赵海去休息吧,给他单独的安排一个小院。”

于译应了一声,转身对赵海道:“走吧。”赵海冲着诸葛无情行了一礼,这才跟着于译离开了诸葛无情的房间,但是诸葛无情看着赵海的样子,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却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把赵海送走。

一个人要是先入为主的看另一个人不顺眼,那么那个人所做的一切,就全都不顺眼,相反的,一个人看另一个人十分的顺眼,那么不管那个人做什么,他都会找出理由来,认为他做的对,他做的好,修士也是如此,他们的实力在强,但是本质上他们还是人,也有自己的喜好,所以诸葛无情现在看赵海做什么,都感觉不是很顺眼。

就拿赵海最后给他行礼来说吧,这本是十分正常听事情,但是在诸葛无情看来,赵海这却是不对的,他太知礼了,做事情滴水不漏,这样的人太危险了,所以他还是看赵海不顺眼,甚至是已经开始想着要把赵海给送走了。

诸葛无情知道于译一会儿还得回来,所以他一直坐在房间里等着于译,不一会儿于译果然就回到了诸葛无情这里,一进诸葛无情的房间,诸葛无情就对于译道:“把赵海安排好了?于译,你跟我说实话,你感觉这赵海如何?”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jji.dzhhyy.com  fmr.dzhhyy.com  3ml.dzhhyy.com  1yi.dzhhyy.com  0xy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