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她只是烦恼之下,随口一问。

那宫女一边给她斟茶,一边应声道:“自然是背叛。能让一对夫妻反目,没有比背叛更好的法子了。尤其是妻子偷人,这做丈夫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的。”

永宁公主正在苦恼之间,突然听得宫女这般说,不由激动地一拍桌子,“对,就是这个,这个一定可以。”

既然奕世子这么宠爱顾欢颜的话,那若是他知道顾欢颜背着他同别的男人私会,那他会怎么样?大概会气得发疯吧,说不定一气之下,将顾欢颜给杀了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好了,自己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全是他们夫妻两个一手的杰作。待奕世子将顾欢颜给杀了,再将事情的真相告知,那他怕是要撕心裂肺地痛苦。

光是这么想想,永宁公主就激动得手心冒汗。

可是如今她已经被禁足在宫中,被她送去定安王府的那四个宫女又许久都没有送信过来,这件事该要怎么办?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感觉订婚宴才刚过去了没几天,眼下这就到了永宁公主和那曹家三公子的大婚之日。

皇上亲赐了一座公主府,因时间仓促,只是略略修葺,不过只从外观上来看,也算是十分庄严阔气了。

大顺唯一的嫡公主大婚,但凡皇亲贵胄皆是要到场的。

今日的曹三公子一身喜服,格外地意气风发。

欢颜下了马车随着谢安澜一起进到公主府内,看到站在那里正在含笑迎客的曹三公子,心中暗暗鄙夷: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装什么温和谦逊。

那曹三公子跟谢安澜见了礼,瞥见他身边的欢颜,不由眼睛一亮。他向来喜好美色,眼见着如此美人,自然不可能完全不为所动。

只是欢颜面上神情太过冷淡,叫他心中暗暗嘀咕,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世子妃吗?为何感觉她似乎有些讨厌自己?

第363章 上当了

谢安澜皱起眉头挡住那曹三公子的视线,这曹三公子还真是死性不改,法华寺里发生的事情才刚刚过去的几日,他却一点不知道收敛,这还是在他和永宁公主的大婚之日,此人真是无可救药了。

谢安澜牵着欢颜的手径直走了进去。

今日出席这婚礼的,大多都是熟人。

欢颜也随着谢安澜一起,见到了曹家的另外两位公子,谈吐之间的确是很有教养。

欢颜之前曾经跟谢安澜提过自己的疑惑。这曹家的另两位公子都如此出色,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曹三公子在自己两位兄长的耳濡目染之下,纵然不能十分成材,却也不至于养成如今的这些坏习惯,既好色又暴戾,实在不像是跟他的那位兄长一样同出一门。

当时谢安澜就说,也许就是因为他的两位兄长太过出色,所以才造就如今的曹三公子。

曹家的头两个儿子都是小有成就,这曹三公子便免不了被拿来同自己的两位兄长相比,结果却样样都比不过,就算他的父母,或者旁人,嘴上不说什么,但神情之间却难免会泄露出来一些。

时间长了,这曹三公子心里积压了各种不满,有对自己的,也有对别人的,甚至是对自己的父母和兄长的,如此一来,他势必要找个途径来发泄。

这么一想的话,他会做出这些事情,也不会觉得太出乎意料了。

“世子妃,庆王妃她们都在后面,世子妃可是现在过去?”

皇室嫁公主,向来没有夫家说话的份儿。要按寻常百姓家的规矩来讲,这场婚礼应该是曹家来张罗才对。不过如今,却是交由礼部全程来操办,而今日婚礼,皇后则托了庆王府来看顾,免得婚礼上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没有人来主持大局。

此时大多已经到了的女眷都在后院里吃点心喝茶,庆王府特意吩咐侍女们在这里守着,若是有女眷到了,就将她们引到后院去。

此时欢颜也便与谢安澜分开,随着那侍女一起去往了后院。

谢安澜则是前去同那些年轻公子们一起说话。

“没想到祝少将军也来了。”八皇子低声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4y.dzhhyy.com  4w70r.dzhhyy.com  qa7a.dzhhyy.com  o9p.dzhhyy.com  quax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