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下来的两人,将车门关上。

赵小南看过去,发现也是熟人。

开车的那个络腮胡男人,是曹老头的儿子,坐在副驾驶位的,是那个帮他摆脱困境的“局长”。

曹老头下车之后,朝赵小南笑了笑。

后排除了曹老头,还有个中年人,紧跟着曹老头一起下了车。

这个中年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梳了个大背头,穿着灰色羽绒服,黑色直筒裤,黑色皮鞋,身材略胖,看上去十分有气度。

这个中年人赵小南没什么印象,但是看脸,觉得有些眼熟。

络腮胡男,和那个“局长”,还有大背头中年男人,下车之后,各自都看了赵小南一眼,然后来到了曹老头身边。

胡占委搀扶着赵小南,笑着叫了赵小南一声,“小南,过来一下。”

赵小南微笑走近。

胡占委

右手搀扶着曹老头,左手向内,指向曹老头,给赵小南介绍道:“我老师,你不是在医院见过?”

赵小南连忙点头问好,“曹伯伯你好。”

曹老头之前被割开气管,此刻脖子上伤口虽然愈合,但一开口,嗓音还是有些沙哑,“好好。”

曹老头回应了赵小南的问好之后,含笑向赵小南致谢道:“谢谢你救了我。”

赵小南感觉体内灵气多了一丝,愣了一下,看向胡占委。

他记得让胡占委,别把他救人的事说出来。

胡占委解释道:“我没有告诉老师,老师说是你告诉他,是“你救了他”的,而且那晚我们在病房说话的时候,老师已经醒了,虽然他不能说话,但是你跟我说“不要告诉别人是你救他”的时候,他也都听到了。”

赵小南想了想,当初在病房救醒曹老头时,因为曹老头醒来看到他,有些惊慌,为了安抚曹老头,他好像的确是告诉曹老头,让他不不要怕,说是自己救了他这种话。

他之后告诉胡占委不要乱说,却忘了之前他自己说漏了嘴,实在也是蠢的可以!

那个中年人“局长”,上前一步,向赵小南真诚致谢道:“谢谢你救了我爸。”

赵小南感觉灵气又多了一丝,同时让他意外的是,这个“局长”,居然也是曹老头的儿子。

“不客气,谢谢你们没有怪我,其实我不是医生,当初选择出手,也是因为姐夫的关系。”赵小南得了两丝灵气,没被幸福冲昏头脑,还惦记着卖人情给胡占委。

胡占委目光中带着感激。

络腮胡男人上前,看着赵小南问:“那晚你催眠了我?”

赵小南再次看向胡占委。

胡占委苦笑着回:“阿水一直觉得他那晚睡的太快,一直问我,我就告诉他了!”

赵小南见胡占委说都说了,责怪他也没用,于是向络腮胡男人致歉道:“不好意思,我当时看曹伯伯情况比较危险,如果不及时救治,怕是活不到第二天;但我不是医生,使的又是些偏方,怕

你不同意我救治,所以才催眠了你。”

络腮胡男人露出笑容,“你要是把我爸治出个好歹,让我知道,我肯定轻饶不了你,但是你救醒了我爸,你就是我们家的恩人。你催眠我的事我当然不会怪你,不仅不会怪你,还要谢谢你。如果你不催眠我,我还真不会让你对我爸进行救治。”


pud2.dzhhyy.com  4hh.dzhhyy.com  heas.dzhhyy.com  siwq.dzhhyy.com  oot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qe1.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