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请过来的,都是在长安城贩卖材料的商人,大家相互之间都已经熟知,毕竟都是同行,也是对手,之前还在这玄武楼聚过一次。

阎立德的请帖送到他么手上的时候,他们心里就明白了这工部尚书的目的是什么。

还是材料,为朝廷收购材料,由此可见,龙首原那边的材料,已经开始吃紧了,仅仅靠着玄家手底下的商会还有几个其它商人供应材料,完全不够用啊。

也就是说,他们发财的机会来了,现在材料如此吃紧,龙首原上开始东宫,朝廷还会差这两成的价格吗?只有市场原价收购,顾不得那两成的利钱了。

这样一来,他们手上囤积这么多的材料,能赚多少?

发了!发了!!

这些商人与阎立德坐在一桌,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个个心里都十分激动,即便是向阎立德敬酒,也是恭恭敬敬,怀着一股子激动劲的。

商人逐利,而这次,赚大了。

现在他们也再庆幸,幸好当初拖住了时间,没有给玄世璟和钱堆明确的回复,若是那个时候向朝廷妥协,这两成利,可就赚不到了,累积下来,总数量的两成利,得有多少钱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诸位,想来今日聚在这里,看到这么多同行,也知道本官的目的了吧。”阎立德笑道:“不与诸位说假话,工部,仍旧有意向向诸位收购材料,由诸位大商,向龙首原供应。”

“阎大人,既然是生意,那请恕在下直言,这价格如何?”一商人说道。

“依旧按照之前朝廷给出的价格,市场价的八成。”阎立德说道。

“阎大人,若是仍旧是之前的价格,说句实在话,我等今日,也就不会来赴此宴了,之前正是因为没有答应,所以一直未曾与工部达成一致,向朝廷供应修建新宫的材料,可是都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朝廷仍旧是一毛不拔,想要借助官势来压迫价格,阎大人,我等,恕难从命啊。”

“是啊,阎大人,大家都要养活一家老小,都要赚钱吃法啊,虽然朝廷修建新宫,我等理应支持,但是也不能如此支持啊。”

这些商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向阎立德诉苦,阎立德也是有口难开,陛下那里已经知道,户部工部以市场八成的价格向这些商人收购材料,若是在此处他阎立德松口了,添上那两成的价格,那先前的一切都会被推翻,让之前那些支持朝廷,支持工部的人如何想?让玄公如何感想?

辛辛苦苦谈出来的结果,他阎立德一松口,全都推翻了?

可是不松口,龙首原上没材料,难不成真的要让长安城的十六卫去开山采石、伐木?又或者是,让龙首原上的徭役去?

第四百三十章:狡诈如厮

这些材料是很简单就能弄到,但是其它的东西呢,难不成,也让徭役或者是兵士,自己去开工坊,分心制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那新宫的完工,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诸如砖瓦、漆料这些东西,有的作坊,那是祖传的产业,都有自己的独门手艺,而新宫修建,所用材料,那自然是要当中上品,只能向那些插在中间的商人。

至于长安工学院,这些东西的确都能弄出来,可是工学院才多少人,满打满算,百余人,龙首原偌大的新宫,所用材料,难不成就要靠着这百余人拉队伍研究制造?

而且这百余人,也是分了不同类型的工匠,术业有专攻。

所以,新宫修建的材料,向大商购买,势在必行。可是却偏偏卡在了价格上,让阎立德现在进退维谷,前有玄世璟与一些商人协商好了八成的价格,后有这些大商摁住价格,死活不松口。

若是阎立德松口,那之前的商人,可就不乐意了,人家这般支持朝廷,到最后却得了这么一个结果,得罪了那些商人,也得罪了玄世璟,让陛下不悦。

不松口吧,龙首原那边,不出半个月,材料必定耗尽,修建新宫的进度势必被打断。

“本官知道,诸位都要养家糊口,可是这陛下的旨意已经说明,而且玄公也与一些商人商量妥当,若此时本官反复,不按照先前的规矩办事,那本官的这顶帽子,可就戴到头了啊。”阎立德语重心长的说道:“诸位的难处,本官理解,可是诸位,好歹也理解一下本官的难处啊,不是本官不肯松口,只是这当中.......唉,难,实在是难,或者,诸位丝毫不在意恶了朝廷。”

“阎大人,咱说句不中听的话,这朝廷,也不能让人不过日子不是。”一商人说道。

“本官知道,因为修建新宫一事,整个关中的材料,都被各大商人订购一空,纷纷运往长安,现在朝廷即便是派出人去关中收购,怕是也收不到了,只是诸位,手中囤积这么多材料,就不怕亏吗?”阎立德说道:“大唐不光有关中,还有苏杭,还有扬州,还有南方,朝廷派出去的人在这些地方收购了材料,然后沿着运河北上,走黄河运到关中,运到龙首原,或许不出半年,诸位手中的材料,就要烂在手中了。”

“这.......”一众商人面面相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oc.dzhhyy.com

lae48.dzhhyy.com  hvbd2.dzhhyy.com  j7k.dzhhyy.com  bx81h.dzhhyy.com  om8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