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了,三个穿着夜行衣的夜行宗弟子被赵海给打死了,而那些厉鬼,根本就没有办法近赵海的身,赵海的身边好像是有一个个的佛印圈绕着,那些厉鬼只要一靠近他,马上就会被那些佛印给罩住,所以被佛印罩住的厉鬼,全都惨叫连连,接着慢慢的消失了。

砰!最后一个穿夜行衣的夜行宗弟子,被赵海一禅砸死,赵海身边的佛印这才消失,而那种怪异之极的感觉,也是这个时候才消失了

赵海一脸的平静,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几位施主,到你们了。”说完赵海提着禅杖,往那几个夜行宗的弟子走去。

那几个夜行宗的弟子,一看到赵海这个样子,却不由得一愣,领头的那个夜行宗弟子,深深的看了赵海一眼,随后开口道:“我们走,他要守着洞口,不敢来追我们。”说完他身形一动,往身后纵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的感觉到头顶上金光大盛,他们好像被这金光给罩住了,没有办法移动,他们惊骇的抬头望去,却发现之前赵海使用的那金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们的头顶上,把他们给罩在了其中,现在他们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而赵海这时已经到了他们身边,那几个夜行宗的一看到这种情况,身上马上就冒出了层层的黑气,把他们给包围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是要使用什么术法。但是他们这黑气刚刚冒出来,就直接被那金光给破掉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那几个夜行宗的人,不由得脸色一变,领头的那个人更是两眼闪过一丝厉色,随后他手一动,之前攻击赵海的那飞镖,在一次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接着他手一动,飞镖直接金刚上打去。

就在那飞镖快要碰到金钟的时候,他低喝了一声:“爆!”随着他的一声,那飞镖竟然轰的一下炸开了,这一炸金刚都晃了晃,他们几人趁机,直接就离开了金钟的范围,往远处跑去。

赵海一看他们的样子,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追不上了,他也没有在追,不过那个夜行宗领头那人,他却记在了心里,此人善长指挥,而且心思果绝,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以后要是在对上,一定要小心他才行。

要知道夜行宗可不是铁佛寺,就算是铁佛寺里,你想指挥别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定要有过人之处才行,而魔门弟子,在宗门里就是争来斗去的,谁也不服谁,更加不会轻易的听从别人的指挥,但是那个夜行宗领头的弟子,不但可以指挥其它人,而且其它人还十分的听他的,最主要的是,他最后被赵海困住的时候,十分果断的引爆了他的法器,这才破了金刚钟的力场,得以逃出生天,这样的心智,这样的绝断,此人绝对不简单。

虽然他们都带着面具,赵海没有看清他们的长相,但是此人的气息赵海却记住了,下一交遇到的时候,赵海一定会小心他的。

赵海收起了金刚钟,然后把那几个夜行宗弟子身上的东西给收了起来,随后把他们给埋了,接着这才往洞口那里走去。

他刚刚走到洞口那里,突的就感觉到两股十分尖锐的气息,直往他的身上刺来,那气息十分的尖锐,一个冲着他的咽喉,另一个却是冲着他的胸口而来。

赵海两眼一立,手里的禅杖猛的挥出,竟然不管那两次尖锐的气息,以一招以命换命的方式,往对方打了过去。

虽然赵海现在还没有看到对方的人,但是他却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前面有两条气息,这两条气息十分的弱,要不是他的精神力强悍,在加上对方要攻击他,他还真的没有办法发现这两条气息,也正是因为他发现了对方,所以他才会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招式,他相信对方是不可能跟他以命换命的。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对方一看赵海不管不顾,直接就是一杖扫了过来,他们也身形一动,让过了赵海这一杖,手里的长剑剑招一变,一个改刺赵海的小腹,一个却直刺赵海的头顶,而赵海这时禅杖的招式已经用老,没有办法在攻击对方了。

不过赵海也随知变招,他右腿一伸,脚一卷,直接就把刺向他小腹那一剑,能踩在了脚下,同时他的左手往上一举,五指如花一样的张开,手掌转头,直扫就打在了那长剑上,当当几声,那长剑被他直接打偏,对他在没有什么威胁。

也正是这人时候,那两个攻击他的人,也现出了身形,这两人穿着华丽的衣服,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白天的时候,想要打劫他的那两个剑舞宗的人。

这时那个女人因为刺像赵海头顶的一剑偏了,所以身形一翻,落到了赵海的身后,而那个男人也已经从赵海的脚下抽出了长剑,在赵海身前指着赵海。

说实话,刚刚这一招真的是十分的凶险,赵海刚刚与夜行宗的人大战完,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埋伏在这里,而且对方显然是早就发动了剑器舞空诀,所以他进入到幻境之中,而没有发现,这才让对方抓住了机会,直接就给了他一击。

要不是两人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在出手的时候,就暴露了自己的气息,被赵海给发现了,并且马上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之法,怕是赵海这一次就危险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九章 恶人

赵海看着两人,竖起单掌,行了一个单掌礼,沉声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我们又见面了,两位这见面礼,实在是有些重,贫僧有些生受不起。”

那个剑舞宗的男修,看着赵海,冷笑道:“和尚,白天的时候让你胜了一招,我们就来找回场子的。”

赵海看着那个男修,冷笑道:“两位真的是来找回场子的吗?而不是为了那个来的?”说着赵海还看了一眼那个洞口。

那个男修冷笑道:“和尚,这应该问你吧,你白天的时候,装的很向啊,好像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一样,现在却如同守门犬一样的守在这里,你绝道不知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吗?”

赵海看着那个男修,微微一笑道:“施主说的不错,出家人不打诳语,我确实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宝物,到现在我依然这么说。”

那个男修用剑一指赵海身后的洞口道:“那是什么?”

赵海沉声道:“一个山洞,里面是什么样的,贫僧不知道,因为贫僧也没有进去过。”到现在赵海已经知道了,这两个人,一定没有进入山洞,他们显然也是刚到不长时间,不然的话也不会不知道赵海和夜行宗的人为什么打起来,也许他们以为赵海是从山洞里出来,被夜行宗的人给发现了,所以这才打起来的。

那个男修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不过随后他冷笑道:“和尚。你们佛门不是讲究一个缘份吗?我们又见面了。这也是一个缘分。那么我们就把今天白天的事情,给了结了吧。”说完他手里的长剑一动,下一刻他整个人就消失了,而那个女修也是一样,手里的长剑一动,那个女修也消失不见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go.dzhhyy.com  krr.dzhhyy.com  klr.dzhhyy.com  3pgkw.dzhhyy.com  ttpm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