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一点儿他却是可以知道的,那就是那雕像身上的那三件东西,确实是宝贝,那金冠,那长戟和那宝瓶,全都是宝贝,不过这三件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现在他还不知道,不过他相信,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而这时温文海也抬起了头,他看着赵海道:“头儿,对不起,是我们的错,这么大的法阵,我们竟然没有发现,这是我们的错。”温文海真的是觉得他错了,这么大的法阵,他们这么多人,竟然没有提前发现,他们当然是错了。

赵海摆了摆手道:“回去之后在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我们大军之中,对于法阵能量的探测,还存在问题,而且这一次敌人也没有完成这个法阵,所以没有发现,也是正常的,你们之前的决定还是对的,全力的赶路,这样才能在最短的进间之内赶到这里,破坏敌人的行动,让敌人没有完成他们的法阵,这一点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非常的好。”

温文海他们齐声道不敢,白眼更是开口道:“宗主,我们最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敌人是在拖延时间,是小兕提醒了我们,我们这才发现,所以这才赶到了这里,所以这一次的功劳,应该是小兕的。”

白眼是不会抢功的,对于他们来说,抢功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他们现在的追求只有一个,与赵海一起,追求那长生大道,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抢什么功劳,所以白眼直接就把这一次的功劳,全都算到了盛兕身上。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盛兕,盛兕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赵海笑了笑,随后开口道:“义父,当时我也不过就是提了那么一句,要真的说起来,在这方面,我可是要比白长老他们差远了。”盛兕在别人面前,可以摆出长老的架子,但是在赵海前面,他一直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孩子,所以他才会是这样的表情,要是别人这么看他,他才不会不好意思呢。

第七百八十二章 法阵

赵海看着盛兕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我的兕儿终于是长大了,现在已经成了独挡一面的高手了,你的提醒就是最大的功劳,要是没有你的提醒,白眼他们也不会想到敌人就是在拖延时间,哈哈哈,不错,做的很不错。”

盛兕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脸涨得通红,对于他来说,赵海的一句夸奖,比什么都重要,他的一切全都是赵海给他的,他的命都是赵海给他的,而他对赵海也是最为崇拜的,他一直想要为赵海做事儿了,所以他拼命的修练,他有现在的实力,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天赋,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他的勤奋,而之前他所做的一切,在赵海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感觉值得了,全都值了。

赵海随后转头看了一眼前方,最后把目光落到了那雕像身上的三件宝贝上,随后又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法阵,接着微微一笑道:“看来敌人的这个法阵,是为了我准备的,他们拖延时间,就是为了准备这个法阵,而他们准备这个法阵,就是为了对付我,呵呵,这家伙还挺看得起我的。”

白眼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全都是一愣,随后却是脸色一变,随后白眼开口道:“宗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宗主就更加需要小心了,敌人与宗主你交过手,所以才想要动用这个大阵来对付宗主你,那只能说明,他们对这个大阵十分的有信心,现在这个大阵虽然没有完成,但是如果这个大阵现在可以用的话,那也是十分危险的,我们还是想办法先把这个法阵给破掉吧。”

温文海他们也全都点了点头,温文海开口道:“我马上就把老闻给叫来,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工作,而且这个法阵是以那雕像为核心建立的,我们只要破坏了那雕像,就可以把这个法阵给破掉了,那我们就直接用满天火攻击那雕像,我还就不相信了,我们不能破去那雕像,只要那雕像一破,这个法阵就算是还有一些威力,也没有多大威力了,到时候我们大军前压,任何一个法阵,都挡不住的。”其它人也全都点了点头,温文海的这个方法是最好的方法,因为这样做,赵海就不用冒险了,赵海是血杀宗的根本,所以他是绝对不能出事儿的。

赵海听了温文海的白眼的话,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你们那,还是太过于紧张了,把老闻他们叫来干什么?他们的法阵之术,最一开始还全都是我教的呢,有我在这里,叫他们来干什么,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的安危,不过你们真的不用担心,在这个世界,想要我命的人多了,但是就凭迦楼罗界这里的这个雕像,他还不够格。”

说完之后,赵海看了一眼那雕像,接着转头对温文海他们道:“文海,你说我要是带上了那金冠,手里也提着那杆长戟,会不会也看起来十分的威风?”一边说着赵海还一边指了指那雕像头上的金冠和手里的长戟。

温文海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也全都是一愣,随后温文海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头儿,你要是带那个金冠我是不反对,你要拿那长戟我也不反对,但是那东西就算是宝贝,对你来说又有什么用,在说了,你也不能一直提着一杆长戟吧?那东西对你根本就没有用啊。”

赵海虽然很多的时候,穿的都是袍服,在加上他的长相其实也并不是很出众,只能说是普通,要真的说他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身上的气质了,赵海身上的气质十分的好,给人一种十分文雅的感觉,要是他头上带上金冠的话,可能会显得更加的帅气一些,气质更好一些,但是,要是他手里在提着长戟,虽然不能说别扭,但是也不会太过于好看。

赵海一听温文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笑道:“哈哈哈哈,你小子,那长杆确实是一件好东西,不过就像是你说的,对于我来说,用处还真的是不太大,不过要是时不时的拿出来用用到是也不错,至于说那宝瓶,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东西。”说到最后,赵海已经把目光落到了那宝瓶的身上,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温文海看着赵海的样子,他连忙道:“头儿,你可不能冒险啊,你是我们血杀宗的根本,你可不能有任何的意外,要是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我们血杀宗就完了,宗主,你绝对不能冒险那,绝对不能啊。”温文海跟在赵海的身边长了,他太了解赵海了,一看到赵海这样的神情,他就已经知道,赵海准备自己动手了,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其它人一听温文海这么说,也全都是脸色一变,他们十分的清楚,在血杀宗里,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出事儿,都可以死,只有赵海不能死,如果赵海死了,那么他们所有人就全都完了,血杀宗就完了,所以赵海绝对不能出事儿。

所以众人都齐声对赵海道:“请宗主不可冒险。”他们真的是担心赵海会进入到了那大阵之中,要是赵海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后果就真的是不堪设想了,所以他们一起来劝赵海,让赵海绝对不要冒险了。

赵海看了他们一眼,最后也是微微一笑道:“好,我不冒险就是,文海啊,就按你说的去安排吧,把老闻叫来,看看那个法阵,用满天火去攻击那尊雕像,我到是想要看看,那雕像能不能挡得住我们满天火的攻击。”

一听赵海这么说,温文海他们都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正在这个时候,突的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传来,随后白眼的脸色就是一变,他马上就转头对赵海道:“宗主,有一只双头鹰骑兵,从我们的身后冲过来了,人数超过了一百亿,可能是之前我们冲破的那些双头鹰骑兵所剩的残部,重新的联合了起来,准备攻击我们,我马上就安排弟子前去迎战。”

赵海摆了摆手道:“去安排吧,也不用在训练弟子,直接就用巨剑阵,尽快的把他们给收拾了,文海,你安排一下,这里不能停,我就亲自在这里坐镇,看看那雕像还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了。”说完赵海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那丝微笑怎么看都好像是很有深意的样子,不过温文海却没有多想,他马上就应了一声,直接就去安排去。

不一会儿闻于名就到了这里,在他的身边,还跟着几个神机堂里的法阵高手,他们一到了这里,马上就冲着赵海行礼,赵海冲着他们笑着点了点头道:“去看看吧,这个法阵到是有点儿意思,要是你们不能落到地面上,就仔细的看看这法阵的阵符。”

闻于名他们应了一声,随后他们试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的是不能落到地面上,不过他们也有办法,直接就用术法,把地面上的法阵给放大了,这样他们就可以看清那法阵上的阵符都是什么阵符了,在跟据这些阵符,推断出这个法阵到底是什么法阵了。

就在闻于名他们开始忙的时候,赵海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多了,而这个时候,温文海也报告说,满天火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进行攻击,在听到了温文海的报告之后,赵海却是摆了摆手道:“不用了,现在攻击也晚了。”

随着他的声音,一声惊呼声传来,温文海他们转头一看,却发现发现这声音的正是闻于名他们,而闻于名他们现在正呆呆的看着他们面前的屏幕,一脸的震惊,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温文海他们都有些不解,不过他们相信,闻于名发出这样的声音,一定与下面的法阵有关,所以他们的目光,全都往下面望去,他们还真的是想要看看,下面的法阵那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会引得闻于名他们如此的吃惊。

他们这一往下望去,这才发现,下面的法阵竟然好像是在动,本来下面的法阵,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圆形的黑色地毯一样的铺在地上,但是现在这张黑色的地毯,却好像是活过来一样,正在慢慢的向那雕像的身上爬,那法阵里的阵符,就好像是活过来了样,一个个的爬到了那雕像的身上,那情况,看起来无比的恐怖。

一看到这里,温文海他们也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赵海却是开口道:“全军后退一百里,列阵,不得参战。”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温文海他们却全都听到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51ge.dzhhyy.com  y71o7.dzhhyy.com  rxv.dzhhyy.com  wjxn.dzhhyy.com  ky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mzgy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