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周寒墨的。

他们的对话非常简短,主题是还医药费。

霍宛没有做任何推迟接受了那笔数额不低的医药费,表情却没有任何放松。

周寒墨恢复记忆倒是挺会挑时间的。

他今天刚过去看他,他两个小时之后回复记忆了。

霍宛放下手机,把调查了周家的资料重新摊到桌面。

这个家族是个怪的家似乎跟养藏獒一样总喜欢放在一起圈养,让彼此撕咬。

最后剩下的那一只有成了王。

周家的每一代都只能有一个子孙入仕,另外的孩子去做别的事情。

虽然本来外界也有制衡的说法,同一代同一个家庭只能让一个人着重晋升,但并不是死规定。

但周家却一直遵循着这个习惯,还没轮到外界的竞争,他们家族内部自己先撕咬一阵,只会把一个人放出来做事。

也正因为如此,周嘉一直人丁不旺,几乎每代着有一个男丁。

也不知道他们家到底是可以如此还是在那样的生活环境待久了,会不自觉地变成那样。

周运有了个儿子之后,周寒墨没过多久出事了。

这巧合的也太过让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

当然,周家的这些事对外是保密的,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他们的保密措施几乎跟霍家一样严苛,这件事要是没有他二叔的帮忙,他查不到这么深。

而周寒墨病好之后又恢复了记忆会怎么做?

这样家庭事情的孩子怎么可能还有健全的人格?

霍宛想到这里,给霍予沉一个电话。

霍予沉很快接听了,语气简直不能更轻松,“霍宛小同志又有什么事要请教你二叔?”

“二叔,你简直神了。”

“也不看看你二叔是谁?不过我说你都这个成年人了,能自己解决问题吗?”

“你成年之后,太公和爷爷没再管你?”

“那是他们闲不住,喜欢黄横加我有什么办法?他们喜欢管是他们的事儿,问题是我并不打算这么勤奋的帮你解决问题呀。”霍予沉说的一点也不含糊。

霍宛被他二叔这臭不要脸的精神震慑了片刻,才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昨天又到了个跟你不相下的人。”

霍予沉冷笑一声,严肃又冷酷地说道:“我最近者插手了周家的事,你说的那个不相下的人不是周运吧?你要是敢说是,我非削死你不可。”

“呃,还真被你说了。”霍宛十分不怕死的回道,几乎可以想象他二叔听到的这话的时候,脸的表情会有多精彩。

霍予沉咬牙切齿的骂道:“翅膀硬了,都敢挤兑你二叔了是吧?我告诉你,你今天捅的马蜂窝后果严重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除非你去过祠堂跪三天,跟列祖列宗说10万遍的二叔我错了。”

他二叔还是这么会玩。


woc5.dzhhyy.com  pqexd.dzhhyy.com  c0qe.dzhhyy.com  6e7ds.dzhhyy.com  od8v.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mswt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