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复生叔叔就是最好的医生,全中国,全外国,最好的。”一心不高兴地噘起嘴巴。

他要最好的复生给他冶病,治好了病,他要活得很久很久,永远陪着复生。

他就不会再那么孤孤单单一个人,比他还可怜。

沈大路不喜欢这一老一少把自己当成复生亲人的样子,老的还有一点避讳,小的完全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连血缘关系都没有,复生欠了他的?

“复生现在当着医生,工资也不够负担这孩子的医药开销吧。等他回了公司,经济上更宽裕,可以给这孩子更好的照料。”

沈大路看向儿子,他知道沈复生和这两个人很亲近,心里再不高兴也不会表现出来。

以沈家的财力,养着这一老一小也不是问题,给这孩子找更好的医院更有名的专家,都可以,他一点也不介意。只要沈复生心里舒坦。

“爸,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我喜欢我的工作,管理公司什么的我真的不在行,也不喜欢,肯定也做不好。”

“只要你用心,没有什么做不好的。我会手把手地教你。”

沈大路仍旧固执,沈复生很无奈,他完全清楚沈大路为什么非要他回公司。

因为他不像大哥那样桀骜不驯,对他和方妍充满仇恨。因为他愿意承担责任,不像沈晴朗那么幼稚,不堪大用。

同事们从网上知道他家里的八卦,小三上位,豪门争产,都是点燃众人热情的关键因素,说起来都是义愤填膺,个个撺掇他回家接管公司,报仇雪恨。

见他死守着外科医生这一亩三分地,简直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如果家里有万亿家产等着继承,还有一个嚣张跋扈的小三等着去斗,谁还在医院里苦哈哈地做手术,熬资历,一台手术一站就是五六七八个小时,下来的时候就像去了半条命。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沈大路眉头紧皱地道,“以前我什么都由着你,这一次必须听我的。自从你名声大了,什么人都来找你做手术。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那么高强度的工作。何况你这么瘦,哪像个男孩子的体魄。看起来在外头也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了家,爸爸至少可以看着你好好吃饭。你不用起早贪黑地工作,公司里的事不懂也没关系,我会亲自带你教你——”

“够了!你别说了!”

沈复生突然大喊了一声,漂亮的五官都有一丝扭曲。

沈大路有些愕然地止住话头,不知道沈复生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反应。

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关心他的话,都是肺腑之言,复生为什么——

一心摸着沈复生的手臂:“复生你冷吗,你起了好多鸡皮疙瘩。我冷的时候手臂也会起鸡皮疙瘩。”

沈复生放下捂着额头的手,叹了一口气,看向沈大路。

“爸,你不用再劝我了,我绝对不会回沈家,也不会进你的公司的。”

沈大路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担忧地看沈复生的姨婆,还有搂着复生不放手的一心,心里更是厌烦。

“什么叫不会回沈家,什么叫我的公司。复生,你非要和爸爸划分得这么清楚吗。我知道,你小的时候是我做错了,我让你受委屈了。爸爸已经知道错了,我想弥补你,我想好好照顾你,你真的不能给爸爸一个机会吗?”

这些话沈大路从来没有跟沈复生说过,如今说出口,才发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复生,你知道爸爸为什么离开家出来做生意吗?我全都是为了你们兄弟俩,我不希望你们跟着一个无能贫穷的爸爸受人白眼,不希望你们长大之后还要自己受苦受累去奋斗,我希望给你们一个比大多数人都要高的起点,让你们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

忆起往昔,沈大路也是感慨万千。

他看着对面自己的儿子已是眼眶通红,晶亮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自从他小时候在宴席上被方妍诬陷,哭着解释自己之后,复生就再也没有在他面前流过一次泪水。没有哭过,没有开心过,也没有生气过,即便住在家里的那几年,也像一个谨慎的寄居者。他成功地营造出一种压抑的关系,让沈大路也不知如何打破。


ly2vo.dzhhyy.com  iatai.dzhhyy.com  5bqxq.dzhhyy.com  vy6m.dzhhyy.com  mbci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mitp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