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看来,乔郁这样的孩子已经是顶棒的了。

虽然生活在皇城脚下,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雄心壮志走仕途报国家,尤其是秋凤这种半辈子生活在西街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人,在她眼里能有个手艺挣的来钱就已经是顶有本事的人了,何况乔郁看起来还是个半大孩子。

她对乔郁十分佩服,更何况乔郁还是那个雇她给她工钱的人,心里也就不再把他当孩子,吃过饭后,不等乔郁说话,就麻利的收了碗,挽起袖子打算洗。

乔岭拦她,“婶子我来吧。”

秋凤坚定的摇头拒绝,一把把乔岭拦在后面,说什么也不让他碰,动作迅速的就从锅里舀了水,几下就把碗和锅洗完了,灶房也顺势收拾的干干净净,这才在围裙上蹭了蹭手,走出灶房。

文生正在和悦悦一起蹲在地上戳蚂蚁,乔岭大哥哥似的在旁边站着看着两人,乔郁正在和宋奶奶说话。

秋凤走到两人跟前又说想走,她倒也不怕乔郁会欠她工钱,先不说乔郁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就说中间有宋奶奶这个中间人,她也应该对乔郁放心。

这次乔郁没再拦着,让秋凤等一下,转身回房间里取了钱,给了秋凤十五文钱。

秋凤数了两遍发现比她想的多了,从里面捏出五文钱,拽着乔郁的手就往里塞,边塞边摇头。

她只做了半个时辰,说好一个时辰二十文,半个时辰就是十文,她和文生还在这里吃了一顿饭,乔郁没少给反而多给了五文,这钱她当然不能要。

乔郁却也没接,他自然不是数错了,他把钱又放回秋凤手里,说道:“婶子,拿着吧,以后要麻烦你的地方可就多了,这钱拿去给文生买点糖吃。”

宋奶奶也在后面帮腔让她拿着,秋凤这才小心翼翼的收下了,看乔郁的眼神充满感激。

秋凤走前比划了一通让乔郁有事就去家里找她后,跟乔郁和宋奶奶告了辞,招呼着文生也给大家挥手再见后领着他出了门。

宋奶奶没走,她反正回去也无事,就留下来跟乔郁聊聊天。

自然而然的跟乔郁讲到了刚刚出门的秋凤。

“这秋凤啊也是个可怜人,成亲多年也没个孩子,到处求神拜佛的好不容易求来了文生,她男人却得病死了,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也没个依靠,就靠她在外面零碎接点活维持生计,不过你放心,我虽然可怜这母子俩,却也不会给你办混事儿,她人是真能干,而且人品你也大可放心。”

乔郁说道:“宋奶奶说好,我自然没什么可不放心的。”

宋奶奶点头,又问他昨天第一天开门做生意,感觉怎么样?

乔郁把情况跟她说了一遍,她也直拍手叫好,说第一天就能做这么好,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宋奶奶也领着悦悦告辞了。

院子里又只剩下兄弟俩,乔郁把切好的面用纱笼罩着摊开放在外面有太阳的地方晾晒着,人就回了屋,乔岭跟他一起进去,进门就问他手腕怎么样,还疼不疼。

乔郁摇头,疼是不疼了,还有点酸。

不等乔岭再问,他先开口说道:“我在想,能不能再弄个什么东西帮着擀面。”

乔岭成功的被转移了话题,紧跟着说道:“不是刚雇了秋凤婶子来帮忙么?”

乔郁摇头:“就算有秋凤婶子帮忙,咱们现在的产量还是太低了,而且以后我还想添加点别的东西一起卖,不管婶子帮不帮忙,要是能做出个擀面机来,肯定要省事得多。”

乔岭不知道乔郁还想添加什么,但哥哥既然发话了他就努力开动脑筋想,奈何他从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脑袋里就对它毫无印象,又怎么可能想得出来。

倒是乔郁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坐直身子睁开了眼睛。

“我想到了!快,拿纸笔来!”

乔岭被吓了一跳,但闻言啥也没说,乖乖取纸笔去了。

乔郁没想到他就是随口一说,却还真被他给想到了个东西。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8u.dzhhyy.com  945lm.dzhhyy.com  9de.dzhhyy.com  ufiii.dzhhyy.com  lva9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