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峰瞄了一眼詹红贵空荡荡的左手臂,一只手用镰刀割大豆确实做不到,他也只能在家里干点能干的活儿了。

“你家有多少地呀?”

“三垧,两垧小麦,半晌玉米还有半晌大豆。”

这里虽然地处三江平原,但是人均土地面积并没有红色农场那里多,因为这里涝洼地特别的多,不适合耕种。

半晌大豆,七亩半地。

不多不少,但是靠一个妇女一个人收这就是一项比较浩大的工程了。

“你们这里的大豆收割也是用镰刀割倒后用拾禾机拾禾吗?”

北方大豆收割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收割机直接开进去在大豆秸秆站着的情况下进行收割,这叫联禾。

优点是人可以不出力,缺点是损耗率惊人,豆荚被收割台一碰就会破裂豆子嘣得哪里都是,一亩地连一半都收不回来。

因此这种方式只有在收割小麦的时候还有时会用到,收大豆几乎早就没有人使用了。

普遍采用的方式是拾禾,就是用人工把大豆放倒铺成一个一个趟子,然后用拾禾台拾禾。

虽然拾禾也有损耗,但与联禾比起来它的损耗率就小的多了。

八九十年代北方大豆都是采取这种收割方式。

“嗯!拾禾,等放倒了雇收割机来拾禾。”

万峰没再说什么,在韩广家铺行李他走出屋子,在詹红贵家的院子里东看看西看看。

院子东边贴着墙根有一个鸡架,里面养了十多只鸡,其中有一只红冠子公鸡,可能万峰面生得很它不认识,因此当万峰走近的时候警惕地盯着万峰。

万峰没搭理鸡视眈眈的公鸡,走过鸡架来到猪圈外。

猪圈里有一个二百多斤的小猪,小猪一看有人出现以为是来给它送吃的,噌地就从猪圈里趴出来了。小猪跑到猪槽子跟前发现猪槽子里连片菜叶都没有,就开始哼哼地发出抗议。

这离过年也就三个来月了,这猪长得有点小呀。

冬天的猪几乎生长速度就慢了,这头猪再有个三十二十斤够它长了,到杀过年猪的时候撑死也就二百三十多斤。

这算是小猪了。

虽然那时候的猪没有后世的猪长得大,但不超过二百五十斤的猪怎么看都小了点。

万峰摇摇头,幸亏詹家就四口人,人少吃的少。

这要是十多个人的大家口,这么点小猪年过完了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詹石头从院子外面突突地跑了回来。

“带叔叔到你家的地里去看看。”

詹石头摇头:“记不住道。”

“你看,我就说你的小废材吧,你还不承认,连你家地都记不住。”

“我才六岁,我是小孩。”

这货又卖惨了,首先强调他是小孩。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lwvek.dzhhyy.com

gdb.dzhhyy.com  d2s2.dzhhyy.com  ipp0.dzhhyy.com  dguvr.dzhhyy.com  pw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