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秦三婶的儿子吧。”阮琦指着两人合照里的年轻男子说,“但是这个人……我见过。”

陆东深低头看阮琦。

阮琦没再看画了,转身面对陆东深,“在七舍镇我见过他跟秦族长在一起。”

陆东深眉心隐隐蹙起,“确定没看错?”

“绝对是他。”阮琦很肯定地说,“虽然没像照片里的年轻,但样子总不会变化太大。”

陆东深抬眼看着照片里的男人,陷入沉思。

“三婶从不主动提她儿子,提起的话就只说是逆子。秦川人有素养,逆子算是最恶毒的话了,三婶这么说自己的儿子,难道是因为她儿子离开了秦川?”阮琦质疑。

从未在秦川见过这个人,又是张很现代化的照片,那无疑就是跟外界有联系的。

陆东深盯着照片许久,忽然笑了,低语,“挺好。”

阮琦愣住,挺好什么?

房门口有人轻咳了两声,她转头一瞧是饶尊。

明显脸色有点小不悦,见阮琦看过来,饶尊道,“在屋里磨蹭什么呢?赶紧出来。”

秦天宝的确恢复了正常,睁眼的那一刻,天宝爸妈紧张地都快断气了,然后就听他轻声唤了声,爹,娘……天宝妈瞬间泪奔。问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秦天宝表示大体上是知道的,但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无法跟他们沟通,换句话说就是,现实里发生的事情在他认为像是做梦,而他混沌封闭的世界才是他的现实生活。

“我找不到你们,看不到族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等待,一定会等到跟你们见面那天的。”秦天宝说。

天宝妈心疼坏了,将他紧紧搂在怀里。

又给秦族长请了安,秦天宝才问,“白衣女子是现实还是梦境?”

天宝妈没隐瞒,告知了蒋璃医治他的事。

秦天宝闻言后一骨碌下了床,赶忙洗漱换衣,等再出来时已是一身白袍,俊逸非常,他朝着秦族长跪地请求道,“医好我的是神女,我们秦川人应该敬礼相待才对啊。”

秦族长当场愣住。

敬礼相待,这算是秦川最高规格的礼仪了,所谓敬礼,就是要身穿白色敬袍跪地相拜,这种礼拜只有对医巫才做过。

“你的意思是,她是医巫?”

秦天宝道,“不,她是神女,比医巫还要厉害。”

秦族长虽质疑,但还是照做。并不是因为对孙儿的宠爱继而拿着全村人来开玩笑,只是因为秦天宝这孩子有旁人没有的预见性,他的感觉照比旁的孩子异常灵敏,这也是他能被看做秦川未来希望的原因,其次是蒋璃按照约定医好了秦天宝,别管是不是神女,她都算得上是秦川的恩人,敬礼相待也无可厚非。

于是,将蒋璃收拾妥当从屋子里出来时,眼前可谓是场面壮观 。

秦天宝将长袍一撩,地上一跪,声声恭敬,“秦天宝恭请神女。”

紧跟着,他身后的族人们全都照旧跪地礼拜,就连秦族长和几位族老都不例外。

一举一动十分考究,尤其是撩开长袍一角的动作,让蒋璃意识到,原来古装剧里的人物跪地形态也不是无据可依的。

只是这声“神女”一出,她第一反应是想笑。一个12岁的小少年,一本正经的在这跟供神仙似的拜她,还有眼前这些秦川村民,尤其是前排几位比她年龄不知大出几轮的老者……场面壮观庄严,可她就是挺不厚道的觉得滑稽,真心不是不尊重他们,就是觉得像是在拍戏似的。

饶尊他们没上前,真真的是被眼前这幕给折服,就连陆东深都觉得愕然,不想整个秦川的村民都能这般跪拜。

蒋璃忍住笑,赶忙上前先将老者们扶起来,她可不想折寿。又命秦天宝带着村民们全都起身,口吻也故作深沉淡定,心想的是,装装样子也好。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lwenh.dzhhyy.com

vni.dzhhyy.com  4c2k.dzhhyy.com  3ix.dzhhyy.com  p9md.dzhhyy.com  hujr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