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只要你开口。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办法摘给你,更别说这种小事了!”

严易泽转头吻了下秦怡的额头,目光飘到了窗外,想到萧项和云夏带给秦怡的伤害,眼底闪过一丝淡漠的冷意。

回到家,凌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笑着起身和他们打招呼。

“琳丫头,来找易泽的吧?你们聊,我老太婆就先上去了!”

严老太太笑看了凌琳一眼上了楼,秦怡看了眼凌琳,又转头看了眼严易泽眸子闪了下也要上楼,不想却被严易泽给一把拽住了。

“别急,等下我们一起上去!”严易泽笑着拉她坐下,砖头脸色淡然的看着凌琳问,“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晚上我打算约几个生意场上朋友聚聚,想请你一起过去。刚好你不是打算近期回严氏集团担任总经理嘛,我觉得你有必要现在就和这些人联络下感情,毕竟你已经一年多没有……”

凌琳一脸微笑的看着严易泽,话里话外全是在为严易泽考虑,可严易泽明显很不领情。“谢谢你的好意,我今晚没时间,改天吧!”

“这样啊?”凌琳显得有些失望,还想再劝他两句,严易泽已经拉着秦怡起身要走。

“易泽!”秦怡看了严易泽一眼冲他摇了摇头,转头冲凌琳笑笑,“凌琳小姐。不好意思!易泽晚上有空的,到时候他一定到!”

凌琳看了眼不时蹙眉好奇看着秦怡的严易泽,冲两人笑笑,“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联系你!”

凌琳一走,严易泽就皱眉问秦怡为什么要帮他答应凌琳的邀请,“你难道就不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秦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着摇头,“况且今晚的聚会对你有不小的帮助,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去!”

“你就不怕我和她发生点什么?”严易泽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怡,秦怡的这一番话,让严易泽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你会吗?”秦怡突然目光灼灼的看着严易泽,轻笑。

“好吧,我确实不会!”

严易泽无奈的笑了下。

“那不就完了?那我就更没必要担心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严易泽盯着她看了会儿。拉着秦怡回了房间,刚关上门就一把将秦怡紧紧搂在怀里,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很突然,让秦怡根本反应不过来,足足过了三五分钟,两人的唇才分开,秦怡脸色通红的瞪他一眼。怪道,“大白天的,严易泽,你想干嘛呀?!”

“你说我想干嘛呢?”严易泽邪魅的笑了下,一把抱起秦怡放倒床上,伸手去解扣子。

“严易泽,你疯了!这是大白天,被人听到怎么办?”秦怡赶紧起身攥住严易泽的手,气的冲他叫。

“我才不管白天晚上呢!我只知道我想要你!现在就要你!”

说完严易泽把她推到,扑了上去……

秦怡郁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严易泽这家伙属狗的吗,动不动就往她身上爬,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足足一个多小时严易泽才缴械投降。

秦怡一把推开他,虎着脸说,“严易泽,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要不,咱们再来一次?”严易泽坏笑着伸手在她曼妙的身体上滑过,弄的秦怡心惊胆战,一把拍开他的手,往后躲了躲,“得。我错了还不行吗?别弄了!赶紧去洗澡换衣服,等下你该出门了!”

“好!你乖乖在家等我,吃晚饭我就回来!”

洗完澡,换好衣服,严易泽临出门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正在收拾床铺的秦怡,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柔情,忍不住又跑去亲了她一下,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门。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6tg.dzhhyy.com  t7b.dzhhyy.com  tcdh6.dzhhyy.com  eeiy4.dzhhyy.com  dchg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