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温驯乖巧看不出什么,二哈可是最害怕孤单寂寞的,一寂寞就拆家,再寂寞就要抑郁了。

一想到那么可爱活泼的二号会抑郁会拒绝食物直到最后的虚弱自杀,还真舍不得。

似乎知道是在谈论和自己有关的话题,二号蹲坐在苏千凉的脚边,模样很是乖巧。

唯有爪子底下按着的那个布老鼠知道,就算是这样,二号也没放过它,爪子的肉垫不停地碾压着它可怜的小身子,薄薄的布料岌岌可危,棉花快被挠出来了!

顾湛也说:“就在这里放两个月,让将军教教二号怎么护主,到时候还要让它保护小主人呢。”

这话算是说到爷爷的心里去了,舒坦得不得了。

要他说,世界上最好的狗当然是自家的将军,体型彪悍,威风凛凛,每次出门遛弯要是不牵着绳子必定会吓得一众路人哇哇大叫,但将军又是最温柔最护主的,只要别人不对主人做什么,绝不会咬陌生人。

让将军教二号护主?这有什么问题!

爷爷下巴微抬:“放着吧,两个月后一定让你们见到一只护主的二哈。”

众人:“……”这话吧,真的有点不太敢相信。

二哈是能拯救抑郁症病人的欢乐又治愈的狗狗,可论到护主,怕是二哈血缘上的祖宗才能干得过藏獒。

见他们不太相信的样子,爷爷不服气地本想说什么,后来想想事实胜于雄辩,现在说再多有什么用?不如最后拿出个结果来,堵死他们的嘴!

于是,摆出张“你们不信,我很不爽”的臭脸。

童云清哪敢得罪这位大佬?

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顺毛,奶奶的动作比她快了一步,“千凉别理他,来来来,让奶奶好好看看。”

苏千凉听话地坐了过去,奶奶的视力不太好,年纪大了有点远视,没戴眼镜就眯着眼瞅了瞅,“真好看,像我们顾家的种。”

顾湛无语半晌,叹气:“奶奶,她要是顾家的种,那我们成什么了。”

好看就是顾家的种,那全天下好看的人都得姓顾么?爷爷当年是播了多少种啊。

这是一看就得被打屁股的欠扁神色!

爷爷举起了手,想动手扁孙子,又觉得在第一次上门的孙媳妇面前这么做不太好,举起的手落在身边将军的头上拍了拍,指着顾湛道:“将军,去,追他!”

“追”与“咬”是不同的。

“咬”是面对猎物或者玩具的时候,能够用咬合力强大的大嘴。

“追”更多的是惩罚的手段,顾湛幼年还小的时候就被将军的爸爸追得漫山遍野地跑,至今还有心理阴影。

一听“追”字,顾湛比将军的反应还要快,拔腿就跑。

将军乐呵呵地站起来,优雅地抖了抖毛,还有空冲阳光和二号“嗷”一声,下一秒三只汪一前两后地追了出去。

将军跑得最快,身体线条流畅,奔跑的速度与动作一看就是长年累月快速奔跑追逐积累下来的。

阳光与二号经常待在市区,顾家的别墅再大,到底是平坦的地方居多,做不到让它们和将军一样在高低不平的山野间奔跑嬉戏。

看着顾湛在前面跑,三只在后面追,苏千凉的表情十分微妙。

奶奶哈哈笑:“没事,顾湛他从小被追习惯了,不会受伤的。”

苏千凉担心的不是受伤不受伤的问题,而是觉得这画面太美。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kzcfh.dzhhyy.com

fx08.dzhhyy.com  pf4.dzhhyy.com  sxk.dzhhyy.com  r429.dzhhyy.com  0f1j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