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古玩摊位区的时候,叶小池看到有一老一少俩人在两排摊位之间的道上负手缓行。俩人刚离开那个摊子的摊主刚把一个青花玉壶春瓶放回去。

“三爷,刚才那个玉壶春瓶我看挺好的,是清初的,给的价也很划算,三爷你怎么看看就放下了。”

俩人说话声音不大,不过他们走的慢,叶小池跟他们走了个对面,擦身而过时,他们显然把她当成了无所谓的路人。

所以说话虽然压低了声音,可也没特意避着人,叶小池听到那背着手的老者说道:“你啊,还是嫩了点,瓶身是早清的没错,可是底不对,十有八九是拼接货。”

叶小池听了,不动声色地走到他们刚才停留过的摊位前边,然后经过那摊主允许,随意地拿起几个东西看了。最后表现出一副被那玉壶春瓶上边的龙形图案吸引的样子,把饭盒放到旁边纸盒子上,去拿那个玉壶春瓶。

这瓶子较大,用单手拿不保险,得一手托着底,一手握住瓶颈,确保拿稳了才好拿起来。

要是在摊位上把人的东西碰坏了踩坏了磕出残损来,原本便是平平无奇的东西也能秒变珍宝,等着赔钱吧。

在摊主眼里看来,这女孩子似乎很喜欢这瓶子,不然怎么把那瓶子翻来翻去地看个没完。

叶小池在这看得专心,路过的人便有人停下来也煞有介事地蹲下来看,一时间摊位前围了五六个人。

摊主觉得他今天说不定就开张了,他想着低调的人有的是,别看这姑娘穿的一般,可不等于买不起。所以他觉得这姑娘看完了放下这瓶子,大概要问价了。他甚至想好了要跟这姑娘要价多少。

可他等到的只是轻飘飘一句话:“再看看吧。”然后那女孩就走。

摊主:“……”

其他人见叶小池走了,也没久留,过不一会全都走掉了。叶小池真没注意这些。她现在脑子里全是刚才手触及瓶身和瓶底的两种不同的感觉。

那老者说的没错,这瓶子应该是拼接的,瓶身触上去的感觉与那些笔筒竹木制品都不一样,她说不清楚,似乎能从中感受到钟鸣鼎食之家厚重的历史感,而瓶底跟她平时碰到的家具电器墙壁窗户桌椅等物并没有什么不同。

到了店里,董庆觉察到她的异常,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回去一趟,遇着啥事了?”

“没,没有事,可能是走了一路有点热。”

俩人正说着话,一个身量不高,晒得黢黑的青年率先进来,一进来就用胳膊圈住董庆脖子:“胖子,你一天天的看店倒是挺轻松啊,看把你白的。”

“屈小五,你给我下来,你也不看看你才多高,你这么勒我脖子我还怎么喘气?”董庆说着把屈小五从身上扯下去。

然后才问他:“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外边收货呢吗?”

“最近不去了,天天在外边晒着,快成黑炭了。歇几天,听说左老二一会儿要带个高手过来,我要见识见识。有些话你们可能不太好说,我这个粗人没那么多忌讳。”

这时他注意到了叶小池,忙掩去了刚才对待董庆的那份放肆,客气地叫她小叶。

董庆听到他这么说话,觉得很不习惯,看着刚进来的左煜诚,指着屈小五,用口型问左煜诚:“你小子是怎么回事?说话这么客气呢?你平时很爱撩闲的,突然这么客气真都不自在了。”

左煜诚摊开双手,明显不想参合这个话题。不管是从叶小池自己还是从她舅身上论,屈小五都不敢对她造次。

下午三点整,店门口轻响,叶小池从楼上望下来,见到鱼贯而入的四个人。

其中一个脸型与左煜诚有几分相似,然而神情气质全然不同。可以说是相似在皮不在骨。应该就是屈小五说的那位左老二了。从屈小五说话的语气里,叶小池就知道他跟左煜诚关系了。

“诚子,你看看我把谁带来了。”左老二指着他身后的几个人说道。

第60章 真的是青花釉里红吗

“哦,六爷怎么也来了?”左煜诚看到左二叔身后那个身高一米九的老者,满脸惊讶。

“你小子,这么说是不欢迎我?”那老者状似嗔怪地说道。

“哪儿敢?我这个小店能立起来,还得多亏了六爷你当初伸手帮忙呢。快进来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kqnje.dzhhyy.com

5kyo.dzhhyy.com  3m6.dzhhyy.com  n42ed.dzhhyy.com  1prjn.dzhhyy.com  5s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