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天的进间赵海也一直在注意着厄运方舟,厄运方舟显然是没有把虚空之界这里的人当回事儿,所以他们并没有分开,而是直直的往甲布星的方舟开来。

赵海也是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厄运方舟上的人,竟然会有虚空之界这里的星图,这太奇怪了,赵海实在是不明白,厄运方舟那里的人,到底是从那里弄到的虚空之界的地图,这太奇怪了。

不过现在赵海也没有时候想这些了,厄运方舟已经到到了甲布星的外围了,而甲布星上的人,也都知道厄运方舟到来的消息了,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准备与厄运方舟大战一场。

现在整个甲布星上,集中了近千艘大法器,这其中有八百艘都在甲布星外的虚空之中,准备迎击厄运方舟,还有一些,却留在了甲布星里,组成了最后一道防线,防御甲布星上人的到来。

赵海站在冥王号上,在冥王号的后面,跟着他那个小队的所有大法器。他所在的位置不算靠前,但是也不算靠后。他还是有机会与厄运方舟一战的。

现在这些大法器都已经摆好了阵势,看样子大战一触即发,赵海到是没有太过于紧张,他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厄运方舟的方向。

厄运方舟只有三十艘,停在远处,看上去只是一些小点,与拥有八百艘大法器的虚空之界联军比起来,就好像是蚂蚁与大象一样。

不过赵海却十分的清楚。别看连军这里的大法器十分的多,但是赵海却十分的清楚,以连军这里苍促组成的连军,想要正面硬抗厄运方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时一艘厄运方舟突然动了,那艘厄运方舟飞到了联军的大法器阵跟前停了下来,接着一个声音从厄运方舟里传来道:“哈哈哈。没想到,虚空之界的人竟然如此的欢迎我啊,你们也不必欢迎了,快快退下去吧,哈哈哈哈。”

一听到这个声音,赵海就是一愣。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之前跟他交手的那个修士发出来的,看来这人在厄运方舟舰队里的地位还真的不低。

姬无命身为联盟的盟主,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让别人出头,他站在虚空堡垒的城墙上。看着那艘厄运方舟,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从那里来的。还是快一点离开虚空之界为好,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个修士一听姬无命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不客气你们不客气又能怎么样,就凭你们,挡得住我们的进攻吗我看如果你们识相的话,就早点归降我们,成为本座的战奴,不然的话,本座就把你们全都宰了。”

姬无命冷哼道:“厄运方舟也不是第一次来到了虚空之界,虚空之界这里有可不战而降的时候不要说不战而降,就算是投降的可有,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唇舌了。”

那个修士看着姬无命的样子,冷笑道:“你们我们叫厄运方舟哈哈哈,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你们管我们叫厄运,那一定十分的怕我们了其实你们不必怕,我们并不叫什么厄运方舟,而是叫做征服者战舰,怎么样,这个名字是不是比厄运方舟更加的威风我告诉你,我到了虚空之界这里,就是一个征服者,你们只有被征服的命运。”

姬无命看着那个修士,沉声道:“我不知道你们那里的人以前来到虚空之界这里的时候,是不是也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你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你们不可能征服这里,这里是虚空之界,你们最后只会被击败。”

“击败我们就凭你们”那个修士看着姬无命,冷笑道:“我到是想看看,你们是怎么击败我们的。”说完他一挥手,那艘厄运方舟,直往大阵冲来。

姬无命一直在防备着那个修士,一看他真的不管不顾的开始进攻了,他马上开始道:“一队,三队迎敌,其它人准备。”随着他的命令,在他身旁边的两只小队,突的猛了出去,直往厄运方舟迎了上去,那两队大法器上的能量炮同时的开火了,同时那两队大法器,也不要命一样的往前冲了过去,一看就是要撞击厄运方舟。

厄运方舟上的那个修士却是冷笑一声,接着一挥手,厄运方舟上突然射出几道能量光束,这些能量光束一躲到那两队大法器上,那两队大法器里所有被射中的大法器上的护罩都十分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好像随时都要破碎的样子。

而那些大法器射出来的能量光束,在击中厄运方舟的护罩时,却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做用,厄运方舟好像根本就不在这样的攻击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接近了,眼看着那些大法器就要撞到厄运方舟了,突然厄运方舟的舰身猛的往下一觉,间然一下就让过了那些大法器的拉击,同时厄运方舟上在一次射出了能量光束,那些能量光束正好击在了那些大法器的下面,这一次厄运方舟上的那些能量光束全都击在了一艘大法器上,那艘大法器的护罩叭的一下就破碎了,而大法器的低下也被打了一个大洞,不过还好,受伤好像不是很重,最起码那艘大法器还能飞。

一看到这里。姬无命他们都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这厄运方舟的灵活成度。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没有想到,这厄运方舟竟然会强悍到这种成度,只是凭着能量炮,就能打伤一艘大法器,这对于姬无命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停在后面的其它厄运方舟也动了起来他们排着阵形。往联军冲了过来,姬无命现在也没有时间在去想厄运方舟的强悍成度了,马上就下令,让各小队迎敌。

赵海一看姬无命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望,姬无命是指挥着大规模的战争,不过很显然。对于这种几百艘大法器参与的战斗,他以前肯定没有指挥过,所以他的指挥显得十分的混乱,不能从全局出发。

但是现在他却没有时候在想那么多了,他一挥手,冥王号启动了。直往一艘厄运方舟扑了过去。

冥王号一动,他身后的那些大法器也都跟着动了起来,赵海同时拿出了一个通信器,开口道:“所有船上的能量炮都准备好,就描准最左边那艘厄运方舟。我说发射的时候在发射,听清楚了吗”

赵海拿着的这个通信器。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他特制的,就是为了他们这只小队能统一行动,所以他给所有大法器上的负责人,都发了一个这样的通信器。

赵海的话音刚落,通信器里传来了其它大法器负责人的声音道:“听清楚了。”赵海没有在开口,而是把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那艘厄运方舟上。

厄运方舟的速度很快,而且十分的灵活,想要使用大法器直接撞击这种方法对付他,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赵海也只能用能量炮了。

一边前进赵海一边计算着距离,十息之后,时机成熟了,赵海马上开口道:“发射!”随着他的声音,冥王与上所有的激光武器,直往那艘厄运方舟射去,同时他身后的所有大法器上的能量炮,也都往那艘厄运方舟射去。

一道巨大的白色能量光柱一下就击中了那艘厄运方舟,那艘如同游鱼一样的厄运方舟,猛的一顿,接着厄运方舟上能量护罩,叭的一声破开了,虽然只是破开了一个洞,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而那能量光束的余威也击中了厄运方舟。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it.dzhhyy.com  2n8ud.dzhhyy.com  ec4x8.dzhhyy.com  sdvq5.dzhhyy.com  1d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