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句话,我便半抱着林纤,手上掐着汪如海的脖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醉生梦死酒吧,而在我的身后,眼镜蛇带着一批手下始终和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样子,他是既害怕我不放汪如海,也害怕跟的太紧而激怒我!

“小子,你已经离开酒吧了,可以放开汪二少了吧?”眼镜蛇站在酒吧的正门口,阴声喝道。

“我说过,到了我认为安全的地方之后,我自然会放人!”我不屑的朝着眼镜蛇撇嘴说道。

别看哥们我现在是孤身一人,还抱着一个醉醺醺的林纤,但哥们我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我敢保证,就算我现在当着众人的面,把眼镜蛇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一遍,他也不敢和我放肆!

这就是人质的威力,如果没有汪如海,今天我和林纤恐怕不可能这么容易的全身而退!

之后,眼镜蛇没有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我,而我则是完全无视了眼镜蛇那好似喷火的目光,自顾自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将林纤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我和汪如海则是坐上了后座,随后,出租车便风驰电掣般的驶离了醉生梦死酒吧……

第二百六十八章 抛砖引玉

出租车开的很快,不多时,醉生梦死酒吧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这时候,出租车司机歪着头,透过后视镜瞄了我一眼,道:“小兄弟,你们一上车就让我开车,也没说个具体地方,你们究竟要去哪啊?”

“还没想好去哪,你先慢慢开吧!”我有些尴尬的回了人到中年的司机一句。

“小兄弟,你们几个一定是在醉生梦死酒吧里面惹事了吧?”司机说完,眼中还闪现了一抹狡黠的光芒,“那醉生梦死酒吧,是眼镜蛇在罩,那家伙年纪不大,但手段却是阴狠无比,你若是没什么后台背景,最好还是离开西市,我保证眼镜蛇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这位大叔貌似对眼镜蛇很了解?”出租车司机这番话,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当即,我便和他攀谈了起来。

“叔叔我当年也是混的!”这出租车司机微胖,一说起他当年,司机脸上的肉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显然,这司机现在已经处于兴奋状态了,“在五年前,叔叔我也是江湖上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北区火炮,就是叔叔我了!”

“火炮?好威的名字!”我笑吟吟的顺着司机火炮的话,继续往下问了起来,“火炮叔,那你怎么会对眼镜蛇这么了解?你们两个应该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吧?”

“我和眼镜蛇的确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只不过在五年前,我老大中了眼镜蛇的圈套,被眼镜蛇栽赃嫁祸,弄进了号子,这辈子,我老大是没机会再出来了,而我也退出了江湖,干起了出租车司机这行……”

火炮话音未落,我还没来得及接话,坐在我旁边的汪如海便鄙夷的嗤笑了起来,“刚才还把自己说的很威,怎么老大折了,你就退出江湖开出租车了?”

“小子,你的手指是不是不疼了?”我冷冷的瞪了汪如海一眼。

说实话,我还真想和这位火炮叔叔好好聊聊的,毕竟我现在和眼镜蛇结下了梁子,我倒是不怕,可林纤呢?如果眼镜蛇真的打算对林纤下手怎么办?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和眼镜蛇对上了,那我就得想办法了解他,再收拾了他!

况且,出租车司机是每个城市消息最灵通,也是最全面的群体,尤其是像火炮这种有故事的老司机!

我和火炮攀谈的目的除了想了解眼镜蛇之外,还想从火炮的嘴里探一探其他方面的消息,说不定,这出租车司机还能给我透露出一些更有用的情报呢?

汪如海被我冷冷的一瞪,顿时缩了缩身体,好像很惧怕我似的,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完全没有了之前在酒吧里那种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了。

另一边,火炮又通过后视镜,朝着后面瞄了一眼,不过,他并没有动怒,相反,他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是把江湖名声和江湖规矩看的比命都重要,而眼镜蛇这小子,年纪轻轻,丝毫不讲任何规矩,在他心中好像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上位,所以他做什么事都是不择手段,而且为人更是心狠手辣……”

火炮说道这里,又发出了一道叹息声,仿佛有些伤感的说道:“我曾想过帮老大报仇,可这么多年过去了,眼镜蛇凭借他的手段和头脑,不断的上位,扩大势力,而我的那些昔日的老兄弟,一个一个的出事,没出事的也都选择了隐退,报仇……呵呵,说句良心话,我现在只想老老实实的开出租车,赚点钱养家,什么事都没有活着重要!”

火炮说的很伤感,但却是实话,真正的江湖人,能够全身而退或者真正上位的人极少,大多数的江湖人要么莫名其妙的死去,要么把牢底坐穿,结局比较好的,也就是像火炮这种人了,退出了江湖,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就要问了,卢员外不也是江湖人吗?人家混的怎么那么好?

提到此处,我就不得不说一句了,西市的江湖人没有一百万,也有八十万了,真正能坐到卢员外那个位置的江湖大佬,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这种上位的概率实在是太过渺茫了,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与卢员外相提并论!

还有田老大,他也算是这群江湖人中的幸运者了,而田老大和卢员外,还不一样!

像田老大这种人,就可以叫做真正的上位,而卢员外,则是真正的全身而退,因为卢员外有自己的企业,而且还是完全漂白的那种!

“像你这种老江湖,哪怕不出来混,人脉应该还在吧?做点小生意应该也可以吧?”我继续发问,不过,我的这个问题却已经暗暗的把砖抛出去了,现在就等玉上钩了!

“现在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世界,我们这些老家伙混不动了,而且,人走茶凉,世态炎凉,社会就是这样现实,叔叔我已经不是曾经的火炮了,我现在就是个小出租车司机,谁能给我面子?人脉?当你站在社会最底层的时候,曾经所有的人脉都只是人名而已!”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jfnds.dzhhyy.com  e7bew.dzhhyy.com  ty01.dzhhyy.com  4jc29.dzhhyy.com  5j0f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