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开了十天才到达一个叫双湖的办事处。

这个办事处是十多年前才有的,专门为开发藏北无人区而修建,房屋少而简陋,却是他们进入无人区前能看到的最后的人类现代文明。

看到他们的车驶进来,立刻有军人过来盘查。萧陟拿出刘景文帮他们申请的古格遗址的科考许可证,对方脸上的警惕之色才淡下来,却依然仔细对比了两人的证件后,才放他们通行。

“怎么管得这么紧?是有不法分子也进羌塘吗?”萧陟似随口一问。

军人小伙确定他们不是坏人后就露出笑容,回答说:“最近是更严了。现在偷猎者太多,还有不少老外溜进来,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反正不是好事就对了。”

萧陟点点头,“辛苦你们了。”

军人小伙请他们在食堂吃了顿热乎饭,笑称:“多吃点,进了羌塘就吃不了这么好了。”

萧陟和扎西明白这个道理,却吃得不多。这里的海拔比扎西高了近一千米,两人都有些缺氧造成的不适,他们担心吃太多会造成更严重的缺氧。

吃完饭,军人想留他们住一晚,已经到下午了,在里面开不了几个小时候就得露宿,还不如晚点出发。

萧陟和扎西却不想再拖,因为他们要去的根本不是古格,而是羌塘腹地,现在已经是天气转冷的十月中旬,每一个小时对他们而言都很珍贵。

军人无法,只得又塞了些感冒药和维生素片给他们,才肯放他们走。两人同军人道了别,终于向真正的无人区进发。

从双湖出来,沿途的戈壁滩上可以看到零星的帐篷。今天是晴天,阳光充足,布满碎石子的沙土路上一点积雪都没有,可以清楚地看到巡逻车轧出来的车辙印,勉强可以算是一条路,因为道路宽敞,不用一直上坡下坡,甚至比从扎西家刚出来的路还要好走。

这次换扎西开车,头顶就是蓝天白云,视野所及之处毫无阻碍,穿过近乎平坦的戈壁可以一眼望到地平线。

一直住在山里的扎西乍看到这样广阔的地方,也不由有些兴奋,尤其车里放着萧陟从内地买来的流行音乐磁带,活泼的节奏让扎西渐渐失了速度感,不由自主就上了一百迈。

如此开了近一个小时,扎西被萧陟无声地拍了拍手臂,转头一看,立马刹了车,萧陟没等车停稳就夺门而出,蹲在地上呕吐。

扎西忙跟了出去,在萧陟身后弯腰轻抚他的后背。等萧陟不吐了,忙给他递上水和卫生纸。

萧陟漱漱口,擦干净嘴,起身后看到扎西一脸自责,笑着捏捏他的脸:“换个慢歌,离太阳下山还有两个小时呢,咱们慢慢开。”

扎西见他还有闲情开玩笑,松了口气,之后再开的时候就时刻注意着时速表和萧陟的脸色,生怕他再难受。

萧陟一直面带微笑,看起来状态不错,但他心里清楚,一上到更高的地方,他的体质远远比不上扎西,其实现在他已经开始呼吸不顺畅了,很担心自己又会成为扎西的拖累。

宝瓶里的地图是从古格遗址开始,所以他们得先按照刘景文给的地图往西开几天,到达古格遗址,然后再按宝瓶里地图的指示往北去。

这样绕一个大圈虽然浪费时间,但一来羌塘里地标极少,严格按照地图的轨迹走不容易迷路。二来他们去古格也是专门为了等那些葡萄牙人,希望他们能给点力,别让自己等太久。

地上渐渐看不到车辙,带小石子的沙土路也变成了布满石头的坑洼草地。刘景文笑称这叫“搓衣板路”,当时他们听着还觉得有趣,这会儿真开上来才觉得真是种折磨,感觉脑浆都要被颠出来了。

这里没有路、更没有路标,他们只能靠着远山和太阳来定位。他们迎着太阳一路向西,终于等到太阳开始落山。扎西停下车,再次脚踩上静止地面的踏实感令两人同时松了口气。两声叹气重叠到一起,他们面面相觑,又同时笑起来。

两人下车一起搭好帐篷,然后用煤油炉生火烧水。

这会儿刚到傍晚,气温就已经降下来,他们带的瓶装水都结了冰,直接用藏刀把塑料瓶斩开,把一大坨冰扔进锅里化冻。

等冰融化的时候,扎西指了指远处艳红的余晖,被远山遮挡了一半的太阳放射出金色的光芒,融进着红彤彤的云彩里。

“萧陟,我们会成功的吧。”扎西眯着眼睛望着夕阳,轻声问。

萧陟舀了些融下来的水倒进碗里,递给扎西,肯定地回答他:“一定会的。”

第174章 第二天

喝了几口水, 扎西就想去放水,萧陟端着枪跟他一起过去,站在他身后守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1m5y.dzhhyy.com  etow.dzhhyy.com  rslp.dzhhyy.com  la3t.dzhhyy.com  a5f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