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血缘关系,她们之间却有着比血缘更深的牵绊。陆琴就是她的姐姐,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她所有亲情的来源。

“小妍,我得跟你说一声,沈大路这次逃过一劫,我暂时拿他没有办法了。”

方妍一怔:“什么意思?”

“你让我帮你逼他下决心,我不可能直接命令他,只能从生意场上给他制造障碍,让他知难而退。可是我使唤的那条狗不听话了,他竟然和沈大路勾结在一起。所以,暂时沈大路逃过一劫。”

“什么?那不是说,他现在又可以无视我和晴朗的意愿了?!”

方妍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一空,她甚至有些气急败坏,在公众场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高声叫喊了起来:“怎么会这样?!谁敢不听姐姐的话?!既然他不听话,那就换一个!再让这个叛徒付出代价!”

陆琴站在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的巨大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蓝天白云,头疼地摁了摁额头。

“小妍,你不要无理取闹。我是可以拿捏住那个背叛我的人,毕竟他是我一扶持起来的,我想处理他轻而易举。可是生意场上事情也不能做得太绝,我总不能逼得他走投无路。以前他有所顾忌,所以要听我的。现在他有性命攸关的事,那些能掣肘他的利益相关,他已经不放在眼里了。我总不能真的6把人逼上绝路。”

“那怎么办?他碰到什么性命攸关的事,要背叛姐姐才能解决?!”

陆琴叹了一声:“那个郑国涛一直想生个儿子,好不容易一个小情人怀了孕,检查出来是个儿子,结果小情人是个身体不好的,没有医院敢让她生。”

“那关沈大路什么事?!沈大路还能给他老婆接生?”

“沈大路是没有办法,但是你的那根心头刺,他正好是个医生,还是个医术很高的医生。”陆琴道,“小妍,这是天都不站在你这边,姐姐劝你放平心态,你现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别再作了。”

陆琴越是这样说,方妍就越觉得心中堵着的一口气难以平复。

所有人都不理解她的难处,所以人都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们都看不透沈大路的真面目,只有她这个枕边人知道他有多不对劲!

“姐姐,我把所有事情都跟你讲过了,连你也不理解我吗?”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方妍的偏执已经到了陆琴也无法容忍的阶段。有时候陆琴会想,这是不是她当年介入别人的婚姻的报应。因为抢了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所以方妍的内心永远不能得到平静。

耍了手段抢来的,总怕轻易失去。

“我不管,我不需要心理医生!我就不相信那个沈复生能有多厉害?!别的医生不敢让生,他就敢吗?!在他手上一尸两命,他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失败上是最愚蠢的。”陆琴沉思了片刻,“郑国涛也在等沈复生的诊断结果,如果真的不能生,他还是要来摇尾乞怜。到时候再用他对付沈大路,他会更用心。”

方妍连连点头:“好,好,那我等着。”

一旁的小保姆一直看着自己的雇主打电话,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等6挂了电话,才小心地上前问道:“方姐,还逛街吗?”

“晚辈确实害怕,毕竟任何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是害怕的。”郭青抱拳,恭敬道:“敢问前辈名讳,晚辈是否做了什么得罪的事。”

老人摇着头道:“你没得罪我。”

郭青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惹到这个老怪物就行,以他神出鬼没的本事,郭青还真的没信心逃掉。

老人又道:“老夫无名无姓,年岁也不过三十万年而已。”

郭青一阵头皮发麻,三十万年,就算是一头猪活那么久也成绝世怪物了吧!?

“咕咚~~”郭青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道:“前辈为何在此?”

“老夫是昊天塔的器灵,在这里很正常。”老人家撇嘴,淡然道:“呵呵,倒是你小子出现在这里,却是居心不良啊。”

郭青一阵愕然,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昊天塔的器灵。这玩意也有器灵的么,自己之前怎么不知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1ev.dzhhyy.com  8k1i.dzhhyy.com  l0elj.dzhhyy.com  aq1g.dzhhyy.com  haf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