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对面的周桀像是恍若无人般安静地勺粥喝着,他动作不快,也不像其他男生一样吃相粗鲁,安静地勺起喝着,升起的热气显得他的颜值有些朦胧,倒是有种书生秀气端正。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空盘,怎么觉得自己才是男的?

“诶,你昨天跑过来找周桀让他小心点是因为刚才那群人?”李佑智吃着吃着好端端问起。

关小南随意点了点头,李佑智看着她,“看你这么弱弱的样子,怎么刚才那一脚踢的那么溜?”

“小时候打架打多了。”

可不是打架打多了?小时候假小子一个,每天拉着珍珍在军区大院里头东窜西窜的,曾爷爷也教过她们拳术,打架都是习以为常了,但随着年纪慢慢变大,她也不喜欢去凑那热闹,打打杀杀的听着关节就疼。

记得唯有一次出了手是初中有次回家,不知道是哪只癞□□瞧上了珍珍,莫名其妙找人拦住她们俩和曾起晟,而珍珍性子又沉,没多说什么但那小子居然想动手动脚的,她直接一拳上次把人家打破了嘴,战斗就开始了。

珍珍不喜动手,默默推到后头说了句,“别打死人。”

事后当然没出人命,但是他们被罚了负重越野。

李佑智闻言点头,忽而又觉得有些不对,“他们找你这样的美女我可以理解,但是找周桀这一男的为什么?”他看着两人的气场,眯眼问,“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他这问的关小南顿时愣住,这……如果回答了是因为那什么小雅,但就暴露那天她躲在二班的事情,她忽而想起了当天晚上做的梦,什么恶魔追着她,杀人灭口的情形。

看了眼对面的人,他刚巧喝完了粥,抬眸静静地看着她,好像没有想回答的打算。

大哥,这事好像是你引起的吧?

周桀不想解释,但总不能不解释,她磨了磨后槽牙,清咳了一声,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人透着“你委屈一下”的含义。

周桀还没看清她的眼神,就听见她说,“其实是——那群人看上了你家周桀,胁迫我把他拐过来,奈何我觉得至少同学一场,不能让他羞耻委屈做他们的——”

少女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停了一秒吐出一个词,“床伴。”

“啪嗒。”

手中的筷子掉在桌面上,李佑智扭头瞠目看向周桀,“你……”

周桀:“……”

“桀啊,这种事你怎么能现在才说呢,你居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作为兄弟的我都不知道!”李佑智在站起身想抱他,周桀一个冷眼看去,“滚开。”

听到他这声低哑的嗓音,李佑智随即转换了方向抱着张能,嘤嘤嘤一声,“能啊,我们桀怎么办?”

关小南在一旁看着他这么浮夸的动态,嘴角微抽。

这人智障吧?

收回视线,不巧刚好和对面人的视线撞上,周桀静静看着她,她却好像看出了他透出的委屈。

默默拿起筷子从旁边李佑智的盘子里夹了一个小笼包,然后。

放进了他的盘子里。

她还抬头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以示安慰。

已经有些冷的小笼包,白白的面皮底部肉汁有些渗出,周桀垂眸看了眼。

四人结完账,衣兜内的手机响了一声,关小南拿出看了眼是萧洁打来的,视线移动落在上头的时间,已经快两点了。

她随意朝几人打了声招呼便转身接起萧洁的电话,离去。


6071j.dzhhyy.com  38p.dzhhyy.com  hr5x.dzhhyy.com  twtyx.dzhhyy.com  9uj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efhn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