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能找到真正让你安心的人,让你算不确定未来,不确定能不能陪她走很远,也愿意给她幸福的女人。

而姐姐永远会是你的后盾,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无论你走了多远,年岁多大,只要你回头,姐姐都在你身后。

顾蕴留。”

顾蕴写完之后,给顾道发了过去,起身离开走廊。

电梯到负一楼的时候,她一走出电梯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那怀抱温暖而让人不由得心悸。

顾蕴闭了闭眼睛,感觉一阵眩晕向她袭来。

紧接着,便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何慈颂察觉到怀里的人的不对劲,缓缓的松开了手,顿时心里一紧,将她拦腰抱起,往车子走去。

对她真是又爱又恨,好端端的硬是把自己给整病了。

又不能强制她不能做某些事,以她的性子也不可能听。

他也没有要让她改变的想法,只要她觉得这样合适,那他也尊重她。

她的性子已经固定,身为她的爱人,他为什么要强掰她的性子?

只要她自己喜欢,他陪着她继续折腾。

爱,不也是这么回事。

爱她,爱她的全部。

哪能只挑自己喜欢的优点爱,缺点各种嫌弃?

何慈颂小心地将顾蕴放进车内,系好安全带后,便车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时,天光已是大亮。

绚丽的朝霞已经出现在天空,映得只有寥寥几人的街道多了几分童话的美感来。

顾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轻轻的握住了何慈颂的手。

只是太过疲倦和情感冲击过大,让她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

何慈颂减慢车速,回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你醒了?”

“嗯。”顾蕴扭头看着窗外,声音很低很缓,“你一直在下面等我?”

“这不是应该的吗?”何慈颂笑道。

“你这话说的也对。”

“我在附近给你开个酒店,你先好好睡一觉。我参加完婚礼马回来。”

“我洗把脸也去吧,好歹是霍予沉的婚礼,一起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结个婚,我还失约也不太说得过去。”

何慈颂抽出手,摸了摸她苍白的脸,“没事儿,霍予沉看起来也不像是会计较的人,你昨天已经去霍家拜访了,今天出不出现在婚礼现场都无所谓。再说了,你又不是新娘,婚礼还非你不可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vqn.dzhhyy.com  qdm.dzhhyy.com  gmfrd.dzhhyy.com  xygmk.dzhhyy.com  03w8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