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只见林灼华又摇了摇头,“瞧我,尽说这些没用的,人生在世哪有十全十美的……”

罗家小姐若有所思地看着身旁的林灼华,所以她是在告诉自己,她是因为怕自己走错这一步,惹祸上身所以才过来阻止自己的吗?

罗小姐却不知到底该不该信她这话,她跟自己并无多少交情,为什么冒险来阻止自己?不过罗小姐听了她这一番之后,也不是没有感触,她说当今皇上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她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就想着不如破釜沉舟算了,当时全靠着胸中那一股万一能侥幸成功的意气……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得手脚冰凉……

她不知自己以后再想起今日之事,是会后悔还是会庆幸,但此时的她却是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任由林灼华挽着自己往前走。

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到有人在她们身后开了口,“二位小姐请留步。”

林灼华和罗家小姐一同转回头去看,很意外地发现一个宫女正快步朝她们走近。

待那侍女近前之前,先是给二人分别行了礼,然后才对着林灼华道:“太后娘娘身边的崔嬷嬷说是有事请林小姐过去一趟。”

不说是太后有事要请林小姐过去一趟,而是说太后身边的崔嬷嬷有事要请林小姐过去一趟,这中间的区别可大了。

而林灼华更为担心的是,难道太后已经带着众位夫人去了玄宁殿,那自己不见了人影,简直是太失礼了。而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这罗家小姐也跟自己一样不在殿上,却为什么只找了自己,没找她?

何止是林灼华奇怪,那罗家小姐也感到奇怪得很。

但眼前这位毕竟是宫里的宫女,跟她们在府中的那些侍女还不一样,有些事不能多问。

“既然太后找妹妹有事,要妹妹就赶紧去吧,我先回玄宁殿了。”

这回,她倒认得回去的路了。

而那宫女则引着林灼华转身往回走,一直到那宫女又引着林灼华进了那道拱门,林灼华不由得背后冒冷汗,只怕……找自己过来的不是太后身边的崔嬷嬷,而是另有其人吧?

那她还有拒绝的余地吗?只能跟着那宫女一起往前走了。绕过那处清荷飘荡的湖泊,宫女停下了脚步,转身对林灼华道:“奴婢只能送小姐到这里了,林小姐自己进去吧,奴婢在这里等着林小姐出来。”

“有劳了。”林灼华对那宫女如此低语了一句,抬眼看了一眼那竹屋上头挂着的匾额,上头写了‘红蓼汀’三个字。

定了定心神,林灼华迈步走了进去。

竹屋里很安静,林灼华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进去之后,一长身玉立的男子正负手站在屋内西边的书桌旁,见着林灼华进来,便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

林灼华不敢抬头看他,连忙矮身下拜,“臣女见过皇上。”

“罗小姐可回去了?”皇帝淡淡开口问道。

听到皇帝这样说,林灼华反而镇定了下来,泰然自若地应声道:“是,罗姐姐已经回玄宁殿去了。”

“你是怎么猜到她会来这里的?”皇帝问完之后,又在靠窗的竹榻上坐了下来,一双幽深的眸子看着面前的林灼华。

林灼华迅速在心中斟酌了一下,方开口道:“臣女和其他众位小姐一起过来的时候,恰好走在最前面,所以看……看到了皇上的身影,就想着罗家姐姐肯定也看到了。后来进到玄宁殿之后,看到罗姐姐一直都心神不宁的样子,然后又看到她突然站起身往外走,臣女就想着她大约是……往这里来了。”

“就只是这样?”显然,皇上对她的答案还不满意。

“罗姐姐对进宫一事一直都很热衷。再加上罗夫人进来身子不大好了,罗姐姐担心自己的前程,心有焦急也是情有可原的,臣女原也只是担心而已。”

皇帝在心中暗暗点了点头,很坦诚,但也不是市分行坦诚。

“这么说来……你是为了救罗家小姐,以免她闯下大祸?”

林灼华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顿了片刻才开口回答道:“不是,臣女是为了不让皇上陷入无谓的风波之中。”

皇帝闻言只是盯着面前的林灼华,不说话了。

若是她开口说她是为了挽救罗家小姐所以才铤而走险,那自己是不大会相信的。母后说要给自己选皇后,母后中意的是霍家三小姐和林家大小姐,这毕竟事关大顺国母的大事,他自己也派人私底下去查过这两位小姐。就他得知的结果来看,这林家大小姐跟罗家小姐并无什么交情,而且生性谨慎,从不做冒险之事,再稳妥不过的一个人,他不相信林灼华会为了救罗家小姐,而让自己陷入这样的风波之中。而且,从林小姐将罗家小姐带走之后,她们两个的对话听来,林家小姐跟罗家小姐不仅没有任何交情,罗家小姐对她还很不友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butso.dzhhyy.com

qr5v.dzhhyy.com  aglar.dzhhyy.com  317mf.dzhhyy.com  9u4k2.dzhhyy.com  0t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