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悄无声息地走过去,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确认源纯身上的浮肿差不多消退了,只剩下鼻尖还有点红。

“你真是……”他叹了口气,竖起一根手指在源纯软乎乎的脸颊上戳了戳,帮她摆正睡姿,盖好被子,然后离开了病房。

走廊里,卡卡西的脚步略一停顿。

他看到轰焦冻靠墙坐在椅子里睡觉,睡得很不安稳,眉心微皱,表情严肃。

……这孩子守了一晚上?

卡卡西拍了拍轰焦冻的肩膀把他叫起来,“去屋里睡,在这儿待久了会着凉的。我去买早餐,想吃什么?”

轰焦冻睁开眼睛,他像个开机速度很慢的电脑,反应了好一会儿,眼中才逐渐染上神采。

他轻声道:“我不饿。”

如果不是我推荐的那碗荞麦面,她也不会倒霉地进医院。

还有、还有她的身份,到底是不是……

轰焦冻越想越愧疚,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呆呆地在病房外发愣到天明。

“行吧,那我看着办了,”卡卡西说,“拜托你看她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轰焦冻点点头,“好。”

问:还有比“用一碗最爱的荞麦面把疑似自己姐姐的人送进医院”更令人尴尬的事吗?

答:当然有。

守门的轰焦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得知源纯出事后,她的亲朋好友们像雨后春笋般从各种地方冒出来,接二连三地跑来探病。

第一个出现的,是个把黑色跑车开出妖娆S型、最后“duang”一声撞树上差点儿车毁人亡的、身穿黑色西服套装的绷带怪。

绷带怪腰细腿长长得帅,周身透着股令小姑娘们疯狂尖叫、沉迷得无法自拔的危险气质。

他用一只在阴影中晕出深红色的眼珠静静注视着轰焦冻——他只有半边脸露在外面,另外半边脸被层层缠绕绷带遮住了——目光深沉如淤泥,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被拖入无尽深渊。

轰焦冻谨记卡卡西的叮嘱,拦住一看就很可疑的绷带怪,“你好——”

危险的绷带怪脸色秒变,从阴云密布切换成阳光灿烂,他双手合十抵在胸前,眯着眼睛笑起来,尾音带着荡漾的、几乎要实体化的波浪线,“啊~你就是小纯提到的轰君吧~”

轰焦冻警惕地点点头,“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你嫂子。”绷带怪一只手搭在轰焦冻的肩膀上,无比严肃地说。

轰焦冻:“…………”

哥哥的对象是嫂子,这没错。

可绷带怪是个男的。

哥哥也是男的。

不不不,哥哥是个女孩子。

哥哥……不对,姐姐的对象是姐夫……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458.dzhhyy.com

mbql.dzhhyy.com  1o1es.dzhhyy.com  dq2fg.dzhhyy.com  ccl.dzhhyy.com  se3q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