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沈暮央听话地将被子又裹得更严实了些。

电话又再度陷入了沉默,几秒钟之后孟寒犹疑地说,“那,没事的话.”

沈暮央心里一紧,她舍不得孟寒的声音,如果电话挂断,又恢复满室寂静,整片屋子的黑暗会吞噬掉她的,“学姐!”

“嗯。”孟寒被打断后,很快地回应她的呼喊,“我在的。”

“我害怕.”沈暮央攥着手机的掌心沁出细密的黏湿,她咬着唇很没底气地小声说着。

大半夜的跟一个学姐这样说话,是很明显地撒娇难为人了,她清楚的,可她还是忍不住,她贪恋孟寒的温柔。

听筒里传来一阵绵延深沉的呼吸,然后是极低的一声叹息。

沈暮央的心也随着那声叹息沉了下,她急急忙忙地道歉,“学姐对不起,我不该这个点吵你的,我、我就是做了噩梦,我现在、现在没事了,你睡觉吧,对不起!”

小姑娘着急忙慌、语无伦次的话语令孟寒一颗心揪得更紧,她的“没关系”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语音就被突然掐断了。

孟寒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白莹莹的屏幕上显示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刚刚沈暮央发来的那两个字,学姐。

看了眼屏幕右上方的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四十,孟寒犹豫了一下,没有再拨回去,这样下去怕是一个晚上小姑娘都不用睡了,她才16岁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不消的。

点开对话框的输入键,孟寒皱了下眉,又改成了语音输入,她感觉女孩好像很想听她的声音。

“小央,不用道歉,真的没关系的。”孟寒手指按在按键上没有松开,顿了顿,又补了句,“是小央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的。”

松手,发送了过去。

沈暮央点开的时候,还是很忐忑的,觉得学姐只是客套罢了,可听到后面的那句,“是小央的话”她咽了咽口水,感觉心好像又跳地有点儿快了,那两个梦境的后劲儿怎么这么大呢?

紧接着,又是好几条语音发了过来。

“小央不怕,噩梦里的都是假的。”

很无奈的语气,沈暮央听得出来,学姐似乎不大会哄人,但努力在安慰她,这样苍白没有实质内容的话语,孟寒平时是不会说的,她惜字如金,从不喜欢说废话。

沈暮央的恐惧好像已经被冲散了很多,她恍然觉得,这样的学姐,有一点儿莫名的可爱呢。

又等了几秒,原本以为就是这样了吧,学姐能说的都说完了,也该睡觉了,那她也睡觉吧,沈暮央眨着眼看了眼屋内昏暗的景观,准备把手机放回床头柜。

“嗡”地一声,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沈暮央无意识勾起唇角,迫不及待点开那条语音。

“明天我们就开始课外辅导吧,小央现在乖乖睡觉,不害怕了,闭上眼睛到天亮,8点整,学姐就来你家接你好不好?”

“好。”

点开只有一个字的语音回复,听见女孩软糯,终于轻快起来的声音,孟寒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黑漆漆的桃花眼微微弯了起来,被紧张感扫除一空的困意这才重新涌上脑海。

孟寒说话非常算数,第二天的清晨,沈暮央洗漱完毕,刚刚换好衣服,就收到孟寒的微信说在门口等她了。

课外辅导的地方,是鹿君曦家的酒店,那间房间是她们四个人的专属套房,不对外开放。

沈暮央因为没来得及吃早饭,孟寒还让酒店服务生上了一份酒店的早餐,看着小姑娘吃得那么欢快,孟寒都有点儿恍惚,她其实摸不大准是因为女孩平时吃的都是很普通的东西,难得吃这种早餐,还是因为女孩其实是吃什么都很欢快。

如果女孩真的喜欢这里的早餐,要不以后她都给她带一份儿,以此来报答沈暮央每天早上坚持不懈偷偷往她抽屉里塞早餐的情分。

但孟寒又有点儿犹豫,毕竟,她之前经常看到沈暮央在路边摊嗦粉都能嗦出一脸幸福满足感。

算了,以后还会经常来这补习的,她再观察观察。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l3e.dzhhyy.com  omgv5.dzhhyy.com  k4hx.dzhhyy.com  sii7.dzhhyy.com  sbt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