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在黑羽商会用的毕竟是假名字,面孔也完全陌生,再加之他身负大圆满之境的断月拂影和极高的易容术,想要搜寻到他绝不是那么容易而他唯一可被追寻的,就是那枚火如烈给他的黑玉。

黑羽商会的那个纪先生,可是知道他的黑玉来自火如烈!希望,这不会给炎神界带来什么麻烦吧。

不过,在拿到木灵珠后,还是第一时间遁离黑琊界比较好!

黑暗之中,木灵男孩的双瞳依然透着翠绿的光彩,像是暗夜中熠熠生辉的无暇水晶。只是这抹翠绿眸光之中,却没有太多的惶恐害怕,他看着云澈,发出清澈的声音:“前辈谢谢你。”

云澈一愣,随之冷笑一声:“谢我?呵,你该不会天真到认为,我花了这么多紫玄石,还得罪了一个庞大势力,就是为了把你从他们手中救出来吧?”

“我”木灵男孩眸光轻动,他直视着云澈的眼睛,忽然轻笑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前辈一定是个好人。”

“小毛头,你果然天真的可笑啊。”云澈声音低冷,直视着他的翠绿双眸,他的心神轻轻一突,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无暇的眸光,它就像是一面至纯至净的镜子,映照着他心魂深处的所有罪恶,让它们无处遁形。

云澈不自觉的撇开目光,竟不敢再直视他的眸光,竭力冷下的声音也出现了些许的不自然:“好人?我杀过的人,要远比你这辈子见过的人都要多得多!你自己也该清楚,我花这么大代价把你搞到手,为的就是你体内的木灵珠!”

“你是乖乖的把它交出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来取?”

云澈的身上,杀气四溢。

云澈外放的杀气,又岂是一个木灵少年所能承受。他的脸上终于露出惊惧,身体在瑟缩中倒退,但一双泛起害怕的眼眸却依然在直视着云澈:“我我不,不是这样的,前辈是好人,我我可以感觉的到的,求求前辈放过我我一定会报答前辈的。”

看着他害怕的样子,云澈的双手在轻颤中默然攥起,心中一阵窒息,口中却依然发出阴沉的声音:“报答?你最好的报答,就是把木灵珠交给我!马上!!”

“不,不要”木灵男孩在倒退中摇头,然后他忽然重重的跪了下去,双目泛起翠绿的泪光:“前辈,求求你放过我。我虽然年纪还小,但我不怕死,但是我不可以死的。因为因为我和姐姐,是木灵王族仅存的血脉了,姐姐她是女孩子,而我我如果死掉的话,我们木灵王族的血脉,还有整个木灵族的希望就会彻底断绝我一定不可以死的,求前辈放过我。”

云澈眉角轻微抽搐,却是冷声道:“那是你们木灵族的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要的只是木灵珠!”

云澈胸口起伏,声音却是更加冷硬:“小毛头,那帮人现在必定正在全城追杀我,我的耐心和时间很有限,现在我给你十息的时间,要么,你乖乖把木灵珠交给我,要么,你可以强行自毁木灵珠,选择死的更有尊严,反正结果对我来说都是一样。否则,若是换我来动手,怕是你会死的没那么舒服!”

“十!”

“九!”

“前前辈!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可以死的。”木灵少年跪在地上,恐惧的哀求着。

“八!”云澈却是毫不动容,唯有口中吐出冰冷无情的字眼。

“前辈,我们木灵族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其他的生灵,从来没有犯下过任何不可饶恕的罪恶。即使即使你们人类几乎快把我们全族赶尽杀绝,我们也从来没有因为怨恨和绝望,做过任何伤害无辜人类的事”

“我那么多族人都死了,爹娘为了保护我,也死在你们人类的手上,就连姐姐我最后的亲人也都失散,或许这辈子都再也无法见到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人类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五!”云澈仰起头,深吸一口气。

“前辈,”木灵少年的脸上,缓缓的滑下两道清澈的泪痕:“爹娘生前告诉我,虽然,人类对我们赶尽杀绝,但人类之中,更多的其实是好人,我知道,前辈就是这样的好人。因为,那些坏人让我害怕,但在前辈身边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

“三!”云澈的呼吸微微混乱,牙齿也微微咬了起来。

“前辈求你放过我如果我现在死了,会没有脸面去见爹娘的只要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会报答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我都会努力做到的。”

“一!”

云澈凶狠的目光直逼木灵少年:“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如此那我只好亲自动手了!这就是你,还有你们木灵族的命!要恨,就尽管恨吧!”

云澈身体猛然转过,灌满玄力的右臂直抓向木灵少年的胸口,这一抓之力,足以将他脆弱的身体轻易洞穿。

“前辈!!”木灵少年一声悲鸣。

空气被狠狠撕裂,刚刚涌起的狂暴力量忽然混乱的逸散出去,云澈的手掌停在了木灵少年的胸口,像是被一道无情的墙壁阻隔着,再无法前进。


7gt.dzhhyy.com  ynfhs.dzhhyy.com  t9s.dzhhyy.com  5yxqj.dzhhyy.com  d833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yxwo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